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连环算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连环算计

“乾坤剑莲……是姜瑜……”

“死了……全部死了……”崔一文喃喃道,他已经惊愕得呆了。

“齐手下,果然都是些阴险的人。”王辰冷冷道,他早知道姜瑜一行会回来。

却没有想到,这看上去如同苦修者,给人一种老实憨厚的人,会用了这么一种阴险的手段回来。

一击不中,姜瑜御剑疾驰,他身旁四名涅元修者分向不同的方向逃窜。

“想走?”

王辰一把甩开崔一文,化作一道金色残影,手中六道剑发出耀眼的光芒,急速逼近姜瑜。

他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姜瑜就被赶上,金芒一闪,王辰一剑刺出。

剑尖剑气微吐,浓而不散,锋锐至极。

眼前的姜瑜似早有预料一般,不慌不乱,凌空一个转身,大喝一声,手中一把宽阔重剑狠狠一剑劈砍下来。

当!

两把剑交击在一起,硬碰硬发出刺耳的鸣剑

“嗯?”手中忽然一沉,六道剑之上竟然传来一种恐怖的重量,瞬间将王辰的手压了下去。

他的剑竟然这么重?

“不对,这是一种类似重力的法诀。”

王辰瞬间判断出,姜瑜在短短时间,竟然又设了一个局。

嗖!

四道风声响起,方才佯装逃跑的四名涅元修者竟然齐齐折回,利用王辰被压制的这一瞬间,四道巨大的剑气凝聚了他们毕身的修为发出剑啸疾刺而来。

姜瑜脸上露出得计之色,这是他的队伍的战术,尤擅长以弱胜强。

“土鸡瓦狗。”王辰冷笑,手一抬,身后壤剑印金芒忽然大盛,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大日焚!

在姜瑜惊骇的眼神之中,滔金焰如巨龙吐息,瞬间喷射了半壁空,将空化作一片火海。

所有云朵水气尽数被蒸发,就连那四道剑气也瞬间气化。

轰!火焰呼啸,那四名修者无法抵挡着恐怖的火焰,惨叫着,坠落下去。

以他们的修为,即使是当初的薛无血的火焰,他们也无法抵挡,更何况是现在融合了真仙血脉,又有壤剑印加成的王辰。

方才这火势,就连浸淫火系法诀一生的薛问也比不上,遑论这些修为不如他的修者。

姜瑜脸色大变,他防御法诀极其强大,周身迅速凝结了一重青铜色的光罩,堪堪抵住大日业火,迅速抽剑疾退。

这一套战术,是他们队配合的一击。由他放弃攻击,用秘术限制敌人,再由四名队员舍弃所有防御,发出必杀一击,无往不利。

凭借这个办法,其队已经成功击杀了两名五次涅元的修者。

可惜这次遇到了王辰。

六道剑之上的重力陡然消失,剑法陡然展开,姜瑜被卷了进去,苦苦挣扎。

在成庆城上空,竟然发生了战斗,这种肆无忌惮的事情早已惊动了簇的修者。

无数剑光亮起,浮上空郑

“那是大日业火?这是大日剑宗十剑之中的哪一位?太强了!”有人认出了大日业火,猜测道,毕竟十剑势大日剑宗年青一辈最出色的十个人。

“这火焰太可怕,瞬间就有四名骄陨落。真是十大宗门里的人物,行事如此肆无忌惮。”有人感叹。

“他的对手,似乎是乾坤剑宗的姜瑜?”我听他已经五次涅元,是谁能够将他压制得全无脾气?

崔一文远远的看这,心头各种滋味浮现,当初他以为绩八在姜瑜这种名震修界的青年才面前,不过是一个屁。

然而却没有想到事实刚好相反,更没有想到一个眨眼之间,就在几分钟之前还一并谈笑风生的同事就瞬间死亡,若非绩八将他提了起来,他也必定死了。

“任谁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杀死他们?”

此时,崔一文坚守的新闻工作者的优越感和信仰发生了巨大动摇。

“你去死吧。”他看着姜瑜恨恨的低语

“乾坤借法,万古帝剑,斩!”

姜瑜猛然爆发出全力,荡开王辰的长剑,法诀一起,空中凝结出一柄满身青色铜锈的巨剑,以开劈地之势斩了下来。

游离的六道剑气瞬间汇聚。

同样凝化巨剑,剑身通体金芒,醇厚,凝若实质,剑身尽是铭文。

轰!两到巨型剑气撞在一起,发出大爆炸,青铜古剑在六道剑气跟前如同泥沙所铸,顷刻之间崩坏破碎,剑气四射。

眼见那金色长剑铺盖日一般斩来,姜瑜神色一阵慌乱。

噗!他果断喷出一口能量满溢的精血,浑身陡然爆出一蓬血雾,化作一道血色残影奔逃。

“这一口血是本命精血,就算姜瑜能够逃出去,修为只怕要下降两个等级,问鼎九次涅元终身无望,哎。”

有观战者惋惜的长叹。

“跑得挺快?”

轰!虚空一震,王辰周身陡然杀气环绕,轰然冲出。

姜瑜这一招秘术太快,他不得不展开修罗道剑诀。

两人瞬息之间已在百里之外。

距离在急速逼近,姜瑜的秘术似乎持续时间有限,速度渐渐衰减。

一道血芒闪过。王辰与他擦身而过,一剑划过他的脖子。

剧烈的御空急行之中,姜瑜头首分离,陡然失去真力支撑,在空中不由自主的翻滚,急速坠落。

而此刻,他断裂的脖子之处忽然喷涌出纯黑色的血液。

血液之中,一道黑影闪电般向王辰扑来。

“哈哈哈,这具身体我喜欢。”

那黑影速度极快,超过音速数倍,而且更重要的是王辰根本没有想到这苦行僧一般,出招稳重的青年修者竟然有这种类似于邪法的功法,顷刻之间就被那黑影平了眼前。

嗖。那黑影陡然消失。

王辰脸色一场难看,全身祖气疯狂运转,遍查全身,然而却毫无异样。

“可怕,这究竟是什么,他做了什么?”

王辰耳中依稀回荡起那一句古怪的话语。

这具身体我喜欢?

“他要夺舍?”

王辰脸色极度难看,他不怕敌人,然而此刻,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涌了上来。

因为他就连敌人在哪也不知道,甚至怀疑,自己现在的意识和思维,会在无声无息之间缓缓的被吞噬,最终化成另一个人。

“这是什么?”

“你竟然有锁灵器!”

“放我出去!”

疯狂而慌乱的尖叫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