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救人的不一定是医生,也可能是和尚......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六章 救人的不一定是医生,也可能是和尚......吧

片刻的寂静瞬息即过。

“你究竟和我家有什么仇......”龙葵死死的盯着王辰,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这句话,声音并不大,然而却流露出切齿的仇恨。

随之,她头发飞扬,状若疯狂,真力流转之间竟然传来如海浪拍打一般的声音。

她想要含恨出手。

“够了。”王辰眉头一皱,森寒的剑意陡然迸发,整个房间顿时散发着刀山一般的锋利气息。

眼前虽然空无一物,但所有人却如同被万千利刃迫近身前,只觉得就是最细微的晃动,也会被利刃绞杀,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真力顿时收敛。龙葵见过自己的父亲最巅峰的状态,此刻她惊愕的发现,眼前这名龙秀请来,居心叵测的和尚,竟然是一名远胜自己,甚至足以和自己的父亲巅峰时期媲美的高手。

现在的正海帮,根本不具备和这个级别的存在对弈的实力。

眼见王辰在向龙振海走去,龙葵的双目忽然变得空洞而呆滞。

“如果不是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才懒得管你们死活。”

修者陨落如花开花落,哪有那么多行侠仗义之士救人于水火,至少他王辰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神识细细的感应了片刻,王辰探手一招,一道灰色的真力便没入了龙振海体内。

他不懂医术,但却可以确定,龙振海的病,不是医道能够解决的。

仅仅瞬间,龙振海无意识的身体便抽搐了起来。

随之异变陡生,他的腹部一阵诡异的蠕动,将一身薄衣撑了起来,就像其中有什么活物在蠕动。

即使是在昏迷之中,他的模样依然极为痛苦。

不过片刻,只听他喉咙一阵瘆饶咯咯之声接连响起,从他的口中,居然爬出来一只如人血一般鲜红的蜈蚣!

这蜈蚣浑身精亮,背生双翼,身后九条触须一般的尾巴,方一爬出来,便双翅一振,发出如虫鸣一般的声音。

顿时,一阵可怕的音波散发出来。

嘭!

整个房间的玻璃容器,窗户,如同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同时爆碎。

此间毫无真力修为的凡俗武者不能抵挡,就这般直挺挺的晕倒了下去。

修为稍低者,均面露痛苦之色,苦苦抵挡那恐怖的音波。

“九尾蜈蚣?”龙葵认出了这绝毒之物,脸色唰的变得苍白。

传九尾蜈蚣生活于禁林深处,好捕食筑基期妖兽,并且在其体内产卵,幼虫出生之后,便以筑基期妖兽的尸体为食,直至长成成虫,是下诡异奇毒之一。

谁能想到,龙振海仅仅看上去日渐消瘦的身体之中,竟然隐藏了这样一条可怕的毒虫。

这九尾蜈蚣显然没有完全化作成虫,但即使是这样一条幼虫,竟然也有凝气八层的修为,若是龙葵遇上,瞬间就会被毒毙!

她心头正胆寒,却只见王辰轻描淡写的屈指探出一道微弱剑气。

“危险!”她大急,正要提醒王辰别惊动了这可怕的毒虫。

却只听吣一声,这条血色蜈蚣如同被那剑气猛击,痛苦的扭动着坚硬如铁的身躯,被猛地击飞出去。

通红的身体在空中被剑气绞得粉碎,只留下一蓬血雾。

龙葵的神色之间,尽是惊愕,她张着口,话到口中,却没有发出声音。

看着王辰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她想起方才对王辰高呼低喝,心头涌起无尽的悔意。

“自己的这个妹妹……究竟找来的是什么人?”

转而她忽然愣住:“这条九尾蜈蚣,是谁放在龙振海的体内……”

“若是自己和龙秀真的按照陈医师的吩咐,日日以人血喂食,七七四十九之后,会发生什么?”

想到此处,她不寒而栗,眼中浮现出一头筑基期妖兽从龙振海身体之中开膛剖腹而出,整个正海帮尸横遍野的画面。

眼神,不由自主的投向倒在地上的陈医师,显然此人和那九尾蜈蚣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这是一个局。

一丝黑烟从她眼前掠过。

龙葵还在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只觉得罡风轰然爆发,可怕的能量冲而起,一股筑基修者的威压如浪涛一般涌来。

在那滔的威势当中,无人看清陈医师什么时候立起的身形,此刻的他,头发倒竖,双目一片漆黑。

“鬼,你是何人,竟敢坏我好事,我必将你炼成毒傀!”

陈医师厉声尖啸,如同来自九幽,前来复仇的恶鬼。

夹在这恐怖的威压里,恐惧如同本能一般覆盖了龙葵每一个细胞。

她胆寒,同时一股绝望情绪涌上心头。

在龙振海倒下的那一刻,整个龙家便没有了与筑基修者博弈的资格。

筑基的力量随时可以覆灭正海帮。

那为何陈医师竟然还要对自己使用如此手段?

究竟是何等仇怨,有人要用这种诡毒的手段施加在本家之身?

呆呆的看着那汹涌澎湃的黑色真力,就像是一片黑暗,是她根本无法穿过的黑暗。

“区区一个被筑基力量附体的傀儡,也敢放狠话?”王辰冷然道,他是吓大的。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剑气如同刺破黑暗的光芒轰然落下。

清脆刺耳的剑啸声响彻耳畔。

万千剑气迸射,如同一团一闪即四下飞逝的光。

那如同鬼神一般威风无二的陈医师,瞬间化作碎块。

龙葵呆呆的看着。

看着锋利的剑气将整栋宅院刺得千疮百孔,有久违的日光投了进来,

看着龙振海的气色渐渐的恢复,眼珠一阵颤动,随时可能醒转。

转而她低下了头,缓缓走到王辰身前,虔诚的跪倒。

“谢谢大师,不敬之处,还请恕罪,凡有我龙家能够回报的万一的,万事不辞。”

王辰没有话,却也没有推迟。

他不是事了拂衣去的大侠,正海帮确实有他需要的东西。

“但就算是光头,也不一定是和尚吧。”他心头五味杂成。

~~

就在陈医师化作碎片的同时。

南海王城。

一处偏殿之中霍然响起了怨毒的咆哮。

“谁人竟敢毁我毒傀?!”

随即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轰然腾空而起。

他看上去慈眉善目,却穿着一身漆黑的衣袍,黑得发亮,让人生出诡异畏惧之福

瞬间,从中央宫殿之中飞起一道蓝光,几个呼吸之后,一名衣着华贵,脸宽耳大的中年修者迎了过来。

“何供奉因何动怒?”

那修者声音浑厚,蕴含着不怒而威的威势。

“南海王,你让我出手对付龙振海,却没有告诉我,龙振海竟然能够请动高手,如今我的毒傀被人所杀,就连种在龙振海体内的九尾蜈蚣也死了,你怎么赔我?”

何供奉怒道。

毒傀没了可以再炼,但九尾蜈蚣极其诡异,他也是在禁林之中偶然获得了几枚毒卵,想来视为珍宝,如今两样都没了,如何不怒?

“龙振海还认识这等高手?”

南海王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冷哼道:“龙振海修为不如我,却一直不愿归顺于我,莫不是想要等我陨落,他来做这个王?今日他竟然能够请动这等高手,日后那还撩。”

“何供奉,当日我想以雷霆之势灭杀正海帮,你却想要利用龙振海的筑基身躯养九尾蜈蚣,如今生出了变化,却要来怪我?”南海王心头一怒,庞大的威压散发出来。

何供奉脸色一沉,但想到南海王修为比自己强,却生生咽下了这口气,不发一言。

“不过我倒想看一看,谁敢管我南海城的事。”

沉吟片刻,南海王沉声道。

身形一闪,他离开了这处偏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