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八十八章 取丹(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十八章 取丹(下)

三年前,王辰不过凝气六层,尸修是他根本不可能匹敌的存在。

如果可能,在尸修杀戮他之后,甚至不会对这种修为低下的血肉感兴趣。

时间会悄然改变一些东西,每微的积累如果有了数量的加持,就会变得十分强大。

就像是此刻的王辰,即使面对眼前这强大诡异的存在,心头也没有任何慌乱。

从他御空上的那一刻起,就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败。

此刻更加坚信了这一点。

他很清楚尸修在尸化之地是最强状态,但如果不惧尸毒,传承克制......

在占据这些优势的形势下,自己还能不敌,那还不如买一块豆腐撞死。

干枯的头发根根倒竖,尸修在疯狂的嚎叫,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就像是一条不甘心的恶狼。

晶莹如玉的白骨长剑,掀起一道带着幽绿火焰的剑气轰然落下。

刺骨的阴风扑面,王辰就这般抬头看着,没有眨一下眼。

双目倒印着那冰冷刺骨而又滔燃烧的火海,他双足微微下沉,原本笔直的身体微微弓起。

右手握着剑,很自然的斜指着地面,然后一步踏前。

咚!足音腾起之间,六道剑已然斩出。

一道极度浓缩的剑气,就像是悬在夜空中的一缕金色丝线一闪即逝。

没有华丽的光芒,在那带着冰冷的罡风狠狠压下的诡异碧焰之下,偏偏那一缕金色,成为了这一片漆黑的空最亮的光。

轰!

尸修的狂怒一剑,被毫无悬念的碾压,剑气在空中炸开,残破的宫城有承受不住的迹象,不停的震动摇晃起来。

巨石开裂,沙土哗哗的流下。

噗!便在这时,所有大殿之中长明灯同时熄灭,尸修如鬼魅一般潜伏在暗处,双眼闪过深深的怨毒之色。

大风忽起,整个金銮大殿的尸气在翻腾。

“死!”

剑尖闪烁着漆黑的光芒,如一朵黑色的莲花,尸修大喝一声。

嗖!长鲸吸水一般,整座大殿浓厚的尸气如一条游龙,瞬间凝结压缩,化作夺命的一刺向王辰刺去。

这一刺,它酝酿了太久!

那一道尖锐的尸气急速旋转着,成一道螺旋,发出剧烈的尖啸之声。

咚!王辰再度踏前一步,落脚之处陷入平整的黄金地砖之中,六道剑金光闪烁,梵文之中似有金色血液流淌。

纠缠盘旋的剑气发出飓风一般的呼啸,以剑身为中心,如水波一般荡起涟漪。

大殿的上空、地面、四周,无数游离的剑气如道道闪电倦鸟归巢,浓缩在剑身,随后六道剑重似千钧,却以极快的速度狠狠一剑荡开。

剑气凝化成壤主剑的轮廓,横亘大殿,轰然飚出!

音~两股能量太过集中,竟然没有发生想象之中的大爆炸,却发出刺耳的尖啸,刺耳欲聋。

黑雾蒸腾,那一股浓烈的尸气瞬间便被那一道刚正不阿的锋锐剑气净化。

金色的剑芒如潮水将尸修淹没。

他的身体如同风中的柳絮,瞬间被切割了上千次,一身残破的衣甲瞬间化作齑粉,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狠狠的击飞,将那龙椅撞得粉碎,最终深深陷入宫城厚实的石壁之郑

提着六道剑,王辰走了过去。

尸修睁着猩红的双目,看着王辰越走越近,漆黑的尸液泊泊流淌。

“不可能……”他死死的盯着王辰,满眼尽是怨毒。

就在不到一炷香之前,他就是这般看着王辰越走越近,心头隐隐有些见猎心喜和难以置信,而此刻已经沧海桑田。

一道剑光闪过,无法动弹的身体身首分离。

缺少了尸气的抵抗,灭魔真力化作跗骨的金色暗火,缓缓将这具尸骨融化。

除了那一身褴褛的布絮,最先残留下来的,是一枚六角形的印记,它似乎被尸修吞下藏入腹中,印记之上雕刻了一个升腾的火焰图腾,入手隐隐有一些沉重。

未知机缘,探索范围:极,探索进度15。一行文字浮现了出来。

探索范围极.....王辰有些无语。

这句话的意思可以这么理解:“到死你都不一定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这应该是一件古修界的东西。”

但他觉得这火焰不简单,隐隐有一种特殊的韵味,不过自己不是火修,无法参悟。

将印记放入储物戒指,

王辰的目光落向那一枚足足有拳头大,皎白如月的内丹。

清香已经扩散了许久,仿佛净化了大殿之中的瘴气尸毒。

这样一具诡异的僵尸,体内居然有这种奇香之物,还真是有些讽刺。

探手一摄,内丹便落入手郑

七道呈淡金色,花纹玄奥的灵纹攀附在丹体。

七道灵纹的灵物,对于高阶修者来虽然罕见,却称不上奇珍。

然而尸修极为稀少,即使尸化成功,也很容易陨落在各大修者的剑下,因此修炼有成的尸修更少。

更何况眼前这只尸修,无法选择猎杀修者吞噬生机提升修为,他的修炼,只能依靠数千年如一日,吞吐极为难以累积的月华获得提升,内丹纯净无比。

因此这一枚内丹的价值,甚至可与九道灵纹的稀世奇珍所媲美。

扑鼻的清香,触手的冰冷,王辰有些怔然。

即使常常把破碎虚空挂在嘴边,但自己也许从没有想过有一,会有足够的力量斩杀这样一只诡异的尸修。

他想起了慕容虚木。

”虚荣是真的强。“王辰感叹,即使是现在的自己,也远远不如。

现在自己实力,应该是当初禁林发生青年大战之时,狂僧那个级别。

不过那是涅元前。

现在这罕见的月华内丹在手,一旦成功涅元,即使阴师玉再生,他也可以功法克制,将之斩杀剑下。

正思绪万千,

一阵指甲摩擦岩石的声音传来。

刺破了这一片寂静,也打断了王辰的思考。

他细细一听,随后一道金色的剑气闪过,金銮殿的地面,竟然塌陷了下去,露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一阵沙哑无力的嚎叫从其中传出。

王辰走了过去,只见那塌陷的坑洞之中,两具几乎是枯骨一般的僵尸正在虚弱的挣扎。

其中一只身上的龙袍已经腐朽,头顶的冠冕在数千年之间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深陷的眼眶只剩下两个孔洞,干枯的嘴张开。

它一只手死死箍着另一只僵尸的的枯手,另一只手却竭力伸出,向着王辰发出虚弱的嚎叫,更似哀鸣。

被它紧紧箍着手的,是一只伏在地上,如同一具皮包枯骨,却没有任何残衣的女僵,更加虚弱,只剩上下颚能够轻微张动,长发如同枯草一般杂乱。

目光一转,王辰便看到一旁被撕成碎片,却镶着金丝的凤袍碎片。

是腾国的王和王后。

推导出两饶身份,根本没有丝毫难度。

没有月华,也没有血肉,这两具僵尸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不问可知。

究竟是何种狠毒,才能让一名修者以世界最毒的恶咒折磨凡国的国王和王后数千年?

在骨骼机械摩擦的生硬声音中,腾国王对着王辰伏倒下去,干枯的头颅微微敲击地面。

咚......咚......

空洞微弱的声响,回荡出去,

瞬间便被剑气的轻鸣所掩盖。

两道细如钢针的剑气同时刺入了他们的头颅,不差一分一毫。

细微的动静戛然而止,顿时这一片宫城静谧得就像是迟来数千年的解脱。

王辰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两只干枯的手。

也许数千年前,腾国繁花似锦,千年后繁华落尽。

都没有什么不同。

那两截枯骨的模样,就像是两条枯枝,从枝繁叶茂,到枯萎凋零从不分开的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