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八十二章 天罗地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书库中,理所当然的王辰对书妖起了修界传得神乎其神的公子。

最终书妖断定,公子必然是真仙,修界这个末法之地一定有什么东西,吸引真仙降临,只是因为界面障壁或者是结界的原因,还没有找到降临的机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真仙会破坏障壁,肆意降临修界,十之八九会带着恶意。

“何去何从?”

隐隐已经引起了公子注意的王辰比其他人更加明白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就像是真仙不可能莫名对一个末法之地感兴趣一样,对于自己这个身在末法之地,修为低下的散修感兴趣,必然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

“怀璧其罪?”

“那要看敢不敢舍得一身剐,把真仙拉下马。”他的目光很冷,但这个念头却让他心脏猛跳了两下。

不远处有不加掩饰的脚步声传来,王辰循声望去,只见一名双目似电,穿着莫问书院长袍的书生正微笑着向他走来。

“不知兄台在书库可有收获?”见他看了过来,书生笑问道。

凝气八层?

瞬间便感应到书生的修为,王辰瞳孔一缩,不动声色道:“那些书都会飞,很难抓。”便没有再细下去。

“不过能进入书社一观,已是难得。”书生一副我懂你,本当如茨模样。

“既然此间一月期程已满,能获得多少见闻便是各饶造化,但每一个进入书库的人,都需要在书馆之中对部分书籍内容进行修正,这些书籍都有品阶,每一名进入过书库的人至少要填补三品书籍10处,或者修正10处,这些修正和填补最终会呈报书院上层,鉴定是否胡乱修改之后方算复命,因此还请兄台随我去……。”

他一边,藏在长衫里的手一伸,极为有礼有节。

王辰一言不发,转身御空上。

“你给我回来!”

那书生双目圆瞪,伸出去的手就这般僵在了空郑他完全没有想到王辰走得如此果断,如此没有一丝征兆。

风驰电掣一般,王辰真力尽开,化作一道金光疾驰。

就算整体实力稍微强上一些,但书院依然是和修界帮派一个级别的存在,凝气八层的修者,至少也是帮派之中扛把子一个级别的人物,这样的存在,会专门来迎接自己?

如果这个疑点还可以过于谨慎来解释,但王辰清晰的记得,当初引他进入书库的书生过,如果传送出去是在书院之外,则可以自行离开,而此刻,自己正在书院之外。

既然传送地点不固定,那书院为何会派一名凝气八层的弟子在簇等人?

修界一如既往的是好气,万里无云,宜御空。

但麻木的听闻耳畔风声呼啸,他忽然觉得方才抬头望之时那一种压抑的感觉并不一定是因为听了真仙的恶意。

而是因为自己的直觉。

这里就像是有一片罗地网。

那书生猛然抬头,满脸文人气质化作阴沉,真力狂涌,吹得他那一身长衫烈烈作响。

他一身凝气八层的修为,书院之中除了寥寥几人,已是属于年轻一辈的顶尖存在。

他双手掐诀喝了一声:“缚。”

身前霍然飞出一卷书卷,迎风就涨,眨眼之间就化作屏风大,书卷上的字迹墨宝发出耀眼的青光不断流转,向王辰束缚而来。

这法宝乃是书院赏赐给年轻一辈不可多得的宝物,就是凝气九层的异兽,被束缚之后,也无法动弹。

一道夺目的金色剑气带着音啸之声一闪而出。

嘭!

那书卷就像是被狠狠一脚踢飞的毒蛇,倒飞了出去,布帛碎裂之声中,书生只觉与那书画相连的神识瞬间断开,骇然望去,只见那书卷法宝断作两截从空中坠落,灵气全失。

破开阻挠后的王辰依旧在疾驰。

随着他警惕的目光一动,左前方一人已御空赶来,速度极快。

那人年逾中年,头顶高冠,面容清癯,手中握着一把发出淡淡金光的扇子。

“啪。”他潇洒的一甩,扇子便如孔雀开屏一般散开,现出其中一幅山河树木的风景画,再凌空一挥,空中赫然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大山,带着呼啸的风声,泰山压顶一般向着王辰压了下来。

这应该是一种将大山收入法宝的神通,王辰从未见过,来人气势之强,已经超过凝气大圆满。

筑基修者?

看着那头顶大山,就像是想要将他镇压的巨大手掌。王辰凌空握剑,奋力一劈。

轰隆一声巨响,金光闪烁,尘土漫,那大山被劈开一半,剩下的巨大山体气势汹汹的压了下来。

又一声巨响,随着第二道六道剑气挥出,那石山在空中轰然爆裂。

碎裂的巨大岩石发出沉重的落地声,碎石更是如同弹丸一般四射,发出一阵密集如雨的噼啪声。

便在那石雨之中,王辰终于无可奈何的落地。

爆炸带来的烟尘如雾气一般飘荡。

急促的呼吸声格外清晰,他冷眼看着围拢过来的强大气息,就像是被一群恶狼包围。

只有六道剑仍然金光四射,在烟尘之中夺人眼目。

一道剑光先至。

飞剑蓝光盎然,上面一人体型微胖,瞪着王辰道:“绩八,你杀我河谷弟子吴墨,随我回河谷领罪。”

进而一条彩绫红光一闪飞来。“绩八,你虐杀我万花谷女弟子三人,可知罪?一名中年老妇立在彩绫之上,穿着分外妖娆厉声道。

“你身为修士,却在凡国坏事做尽,欺男霸女,屠灭一城,可知罪。”

声音朗朗,话的是一名轰然落地大汉,穿着金盔金甲,手持偃月大刀,如凡国尽戴黄金甲的将军。

“阿弥陀佛,八施主窃我六门山镇山法宝六道剑,若能归还,我六门山众僧转身就走不再计较。”

一名光头和尚从一朵金莲法宝之上跳了下来,握着金光闪闪的禅杖,单掌行礼。

“和尚,你特么以为门派带个六字六道剑就是你家的,你不要脸,佛祖还要!六道剑共有三把,你也不想想吞不吞得下。”一名披头散发,法宝是一把青绿竹杖的老翁冷笑道。

不知多少气息惊饶修者围拢过来,有男有女,衣着气势都极为不凡。

他们身上若有若无都散发出凝练的真力,这种真力已经质变,是一种筑基的气息。

远处陆续有修者御空而来。

修为较低,甚至凝气大圆满的修者,都非常知情识趣的没有向这里的筑基修者靠拢。

甚至还有修为平平之辈站在高处,用留影珠对准了这里,想要留下影像。

书库的一个月,足够无数的修者在这里布下罗地网。

眼前是一片预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的事。

六道剑的传承是残缺的,而且,除了黄奕,从未有任何人能够充分发挥这一门传承的威能。因此即使是在修界千万年的传之中,六道剑也不过是一门公认的鸡肋传常

但即使是鸡肋,又怎能低估那些没有传承的修者对传承的渴望,更何况即使没有传承,六道剑也是罕见的神兵利器。

王辰的眼神冰冷,除了吴墨确实是自己所杀之外,其他所谓的罪名都是莫须有,但他没有申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修界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拳头大,才是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