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八十一章 那天天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晶莹的雨水滴落在蓝色琉璃瓦上,顺着檐尖滑落,在一尘不染的光滑石面上绽开,化作一朵四溅的水花。

古朴而名贵的寒玉桌上,摆放着两杯灵茶,袅袅的热气带着醉饶清香飘荡。

隔着淡蓝色的玉桌,广寒宗主关浅离与慕容虚木对面而坐。

关浅离一身威严的深蓝长袍,黑发白眉,面目冷峻,身躯却极为魁梧,几乎比慕容虚木大上一圈。

看着面目身形近乎完美的慕容虚木,关浅离的目光柔和,虽然慕容虚木整整比他了两个甲子,然而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师弟却极为喜爱。

修长的五指一扣,关浅离端起灵茶,淡淡的品了一口。

广寒宗太上长老周陆封,也就是关浅离的师尊闭关冲击金丹大道,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闭关之前,两人也是这般在同样的位置面对面谈了一夜。

随后,周陆封闭了死关,他怀着陨落的觉悟冲击金丹,即使失败,也希望能够给关浅离等三名广寒宗的大修者指引修行方向。

就是那一夜,周陆封提出要好生照顾慕容虚木,因为他资冠绝广寒宗,很可能是广寒宗唯一能够踏上金丹大道的修者。

当日的话音犹在耳畔,但关浅离却发现,这段时间,自己这个师弟情况不对。

“师弟。”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自己无法解决的事?”

关浅离忽然问道。

然后便是一阵沉默。

看着窗外的雨帘,和那一片灵山之上的郁郁葱葱,即使是下雨,也有鸟儿的叫声清脆,悠扬。

慕容虚木觉得这一片世界曾经属于自己,然而现在他却越来越害怕面对这片世界。

然后,他缓缓转过头来,一双空洞的眼神看向关浅离。

他衣着依然考究,他的发丝依然柔顺,他一双蔚蓝的眼睛依旧像一片美丽的深湖。

然而他的神魂就像是困在了那一。

那碧绿火焰的可怕高温瞬间就将自己倾力布下的七道冰盾溶解。

那一颗满是复眼,长着可怕龙角的狰狞头颅和诡异恐怖的身躯就像是烙印在脑海之郑

还有那一片熟悉的全身凉飕飕。

自己居然,又没有穿东西!

是恶梦吗?就像是每都做的那个一样。

人不会被同样的绳索绊倒两次,作为广寒宗的骄,几乎在质疑的瞬间,真力便已经沟通了锁戒。

转而他的眼睛瞪大了一圈,同样空旷的锁戒和同样的深深的绝望。

如果现在面前有一件衣服,即使是粗布麻衣,就算是满是补丁,他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能够遮掩那生而为人才存在的羞耻。

“啊!快看,什么都没穿,是虚木公子.....正在

全下寻找的银魔绩八。”

“哪,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人!”

“太恶心了!”

“抓住他!”

耳畔还在回响这些声音,就像是恶魔的低语一刻不停。

如果只有一块树皮,那挡上面还是挡下面?

恐怕所有人都会选择挡下面,但慕容虚木展现出一个修界着名骄的应变能力,毅然决然的抓住问题的关键放弃了下面的防守,遮住了自己的脸......

因为那里有泪水划过。

一道残影疯狂的飞奔。

就像是一只在禁林之中飞翔的鸟.......

看着慕容虚木空洞的眼神,关浅离神色一片凝重。

“无论你遇到什么事情解决不了,我可以出手。”

关浅离的声音低沉。

作为上三十三宗一宗之主,关浅离这句话不可谓不重,而且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就像是可以挑战全下一般霸气十足。

“你不用刻意为了宗门去讨好那什么公子,师尊如果闭关成功,便也将成就金丹化作真仙,那时候就算是真仙降临,我宗也不一定会怕了。”

慕容虚木的瞳孔仿佛恢复了一些神采。

转而他想起了那个凝气六层的散修。

让上三十三宗一宗之主,一个修界赫赫有名的大修者去对付一名散修?他广寒宗,他慕容虚木都丢不起这个人。

起身向外走去。慕容虚木淡淡摇头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

走了两步,他停在原地道:“师兄。”

“不要惹公子。”他摇头,声音极为低沉。

“就算是师尊成就金丹,也不要和他作对。”罢,他便在那漫雨丝之中御空而去。

背影有些萧索。

~~

世界上总能找到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谈论同样话题的两个人。

“只要你修成金丹,这里的规则就限制不了你,那时候再来找我玩。”

“一定要啊。”

书库就是书妖千万年的居所,它对其中时间的把握已经精确到了每一秒。

在它带着将哭的颤音完这句话的瞬间,王辰眼前便一花,出现在书库之外。

声音依旧回荡在耳畔,王辰回头,却发现那一间破木屋已经不见。

在书库的日子里,王辰凭借着家乡世界的文明屡屡刷新书中仙的认知。

这书妖不愧是书册成精,对异种文化的接受程度十分惊人,在略微思索之后,便发现了这些文化的精妙,进而沉醉其中,对王辰这个文抄公佩服得吹胡子瞪眼相见恨晚。

而王辰见惯了修界的尔虞我诈你死我活,觉得这个有点贱的书妖单纯得可爱。

两人相谈甚欢。

微微低头,目光下垂,看着手中一个淡淡金色光晕包裹的白色玉简,如果没有书中仙这层妖力包裹,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带出这片空间。

透过那金色的妖力和温润细腻的白玉石,可以看见其中山河森林交替轮转不休,波澜壮阔诡奇不凡。

那是书中仙以法力包裹后送给他的礼物。

当神识投入其中,便能从玉简之中看清古修界地图的全貌。风土、古仙国领域、名山大川、古传送阵等等都历历在目。

不过经过现在的沧海桑田,修界的整体地貌与之古修界已经出现了翻覆地的变化,难以比对,但王辰依然认为,这一份地图的价值,足以引发修界大战。

所有明知生在末法之地的修者,做梦都会想要追寻古修界的荣耀。

将玉简收回了储物戒指。王辰抬头看了看,刺目的阳光反而让他觉得有些阴沉,眉头便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这是目前还在努力长高的王辰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如果就是为了压死他而塌下来呢?

他还躲得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