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可以看见机缘 > 第十六章 以彼之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耳畔除了风声,还有他最为不愿听到,干枯的关节扭动发出的声音,密密麻麻,就像是无数快要坏掉的木椅一样。

蒙蒙绿光之中,一群高矮不一的人影,怪异的扭动着,咚咚脚步声连绵不绝,不知究竟有多少尸傀正向这边走来。

前方,看不清数量的尸傀正在游荡,被他的脚步声惊动,僵硬的回过头来,双眼冒出两点绿芒。

他就像是不心惊醒了这一群亡者的安眠。

陡峭的冰壁,围拢过来的尸傀,王辰抬头望,有限的视野之中,大朵的雪片仍然不断的飘落,视线之外便是一片漆黑。

“瓮中之鳖……”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那修者们来去自如的御空之术。

“如果现在我能御剑,就能飞上去吧。”

他还不想死,他想破碎虚空,而且,他还是一个处沫…

双肩微微一收,沉重的包袱便坠落地面。

呼呼风声一掠,狐皮斗篷被他扯下扔到一边。

尸傀逐渐靠拢的速度不快,足够他转动肩周,活动了两下肩部的关节,顺便左右歪了歪头,发出两声关节润滑的咯咯声。

深吸了两口气,冰凉的感觉直达肺部最深处,然后他微微伏下了身体。

双目陡然倒映出各色微光,眼前的尸傀除了双目的幽光,在施法的瞬间,也会有各色的气息显化出来。

顿时,数把盘旋的飞剑在空中划过几个笨重的痕迹飞了过来。

他一动不动,就像没有察觉到身后那若有若无的剑气传来的一点冰凉。

轰轰轰!

飞剑落在王辰落脚之处,轰然爆炸,冰块四溅,无数冰晶粉尘,让整片地区都覆盖了一层冰雾。

眨眼之间,他已经消失在原地,以一个十分敏捷的速度迎着一群尸傀冲了过去。

反握着冰凉而微微沉重的弯刀,这种凡铁伤害不了尸傀分毫,但握着武器是多年来的习惯,只有这样他才会感觉到心安。

冰面很滑,他必须非常心,不能让身体失去平衡,但那又如何,一个合格的猎人不会因为冰面的湿滑而放弃狩猎。

更何况,这湿滑的冰面,更有利于发挥出平时很难发挥的动作!

眼前两具尸傀茫然的走来,空洞的眼神清晰的传来牢牢锁定的感觉。

转而,两具尸傀的手中亮起一红,一黄两色光芒。

红色的气转瞬化作一只鲜红的骷髅,轰然轰出。

王辰速度丝毫不减,猛然侧头,那骷髅便从眼前飞掠而过,刮得脸庞火辣辣的疼痛,几丝扬起的头发被骷髅触碰,瞬间便被猛然弹开,然后在空中分解粉碎。

他甚至能够看到那触目惊心的通红气流在其中飞速的流转。

鲜红的骷髅击中了另一头正要靠拢过来的尸傀,瞬间将他打飞出去,身体断作两截。

收回目光,王辰伏低了身体,头上一个缠绕着金色佛门卍字真言的拳头带着猛烈的风声打空了过去。

身后,三把飞剑带着嗡文风声飞了过来。

轰!

轰!

轰!连续三下砸中他落脚的位置,扬起大量的冰尘和坚冰碎片,最后落下的飞剑斩中那出拳的尸傀,将它身体斩成两段。

耳畔尸傀密集而沉重的脚步声,飞剑飞行声,法诀呼啸声,在耳畔回荡,如同雷声阵阵。

含着碎冰的雾气吸入口中,带来阵阵冰凉,平复他浑身的热血,让他冷静如冰。

在丛林里,王辰遭遇过狼群,杀红了眼,却被头狼偷袭,从后背被撕下了一块肉。

第二次头狼故技重施,便被他削断了喉咙。

然而后背的巨大伤口时刻提醒他,每一次战斗,都需要足够的清醒,足够的冷静。

冰面的摩擦力,凸起的岩石,每一具尸傀的站位和有限灵智驱使的行动规律,甚至施法的间隔,都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甚至是飞剑,拳印留下的可能阻碍行动的深坑地洞,都在脑海之中高速的旋转。

咚!

沉闷的爆音从一具尸傀腐朽的骨骼内部响起,他被另一名亡者的法诀打爆,碎骨如同钢钉一般飞射出去。

王辰伏低了身体,躲开碎骨。

又形如鬼魅一般从一具高大的尸傀身边掠过,猛然抬起了脚,一脚向尸傀的腿位置猛击。

他的动作非常迅猛,就像是电光火石,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一脚瞬间让那尸傀失去平衡,仰面滑倒。

这是一具神通带有烈风的尸傀,是罕有的风系修者,多次让他身体失去平衡,危险性最强。

轰!一把飞剑飞来,剑气轰然爆发,斩断了它的头颅,如同冰球一般在冰面弹动了两下

如同牵线木偶一般,尸傀在一个灵活迅捷的影子操控之下,疯狂的自相残杀,数量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了两具依然本能追寻着那鬼魅一般的影子的尸傀。

喘着气,王辰减速,然后站定,冰雾贴身,又被自身的温度融化,让他浑身湿透,头发就像是被雨淋过,垂了了下来,有几缕挡住了眼睛,他没有扒动一下。

仅剩下的两具尸傀从相反的方向向他走来,周围无数破碎干枯碎块并没有让他们感受到任何恐惧,就像是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嗡!

两具尸傀几乎同时出剑,飞剑盘旋飞出,又同时击中对方。

如同被狂奔的猛兽撞击,两具尸傀同时飞了出去,彼此中剑之处在空中四分五裂。

“闶阆。”

两把失去了操控的飞剑坠地,在冰面滑动了很远,然后是沉重的身体坠落和碎骨洒落的声音。

整片峡谷,变得一片寂静。

只剩下王辰有些沉重的呼吸,和鼻孔喷出,却又瞬间化作冰雾的呼吸。

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

这些尸傀不是野兽,他们是有生前神通的,就算灵智尽失,但方才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二十几只尸傀,竟然就这般全部化作了枯骨?

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王辰先是走到岩壁处,提起那一套雪白的狐裘裹在身上,然后捡起了身旁一把飞剑。

他原本以为,尸傀使用的飞剑应该是神兵利器,因此才能够粉碎那钢铁一般坚硬的身躯,后来拾起几把飞剑一看,这才发现锈迹斑斑灵性全失,还不如自己手中的精铁弯刀,看来飞剑强大的关键,还是在于炼气。

扔掉锈迹斑斑的飞剑,蹲在一顿碎骨中继续打扫战场,这已经成为一种猎手的习惯。

收获......居然没樱

这些尸傀常年暴露在外,衣衫褴褛风化,武器锈迹斑斑,简直就是僵尸中的难民!

“这机缘未免太水了”。王辰有些愠怒,觉得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

但当他的目光忽然扫过一具干枯的骨骼之时,却忽然一愣,然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激动得两步跨了过去。

一个漆黑的指环,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

“储物戒指?”药也认出了那东西。

储物戒指是修界的伟大发明,也是王辰垂涎已久的东西,实际上这段时间的远行,给王辰带来最大不便的便是他时时刻刻都得背着一个大包袱。

每当此时,他总会想起传中,修者自成一个空间的储物戒指,里面可以存放物品,携带极其方便。

要知道储物戒指价值不菲,一般的宗门之中是不会给普通弟子配发此物的。

多半都是要修为到一定境界,才会由宗门配发一枚,而这还必须是较大的宗门,若是宗门,却只能配发更次一等的储物袋,使用起来颇为不便。

而且作为修者储藏物体的空间,储物戒指里面怎么可能什么也没有?

“不过这东西怎么打开?”王辰反复搓了搓储物戒指,毫无反应。

“让我来。”药不等王辰话,居然一下子钻进了戒指,往外掏东西。

“没想到你还有这技能。”王辰有些诧异。储物戒指自成一个空间,即使是一个灵体,又怎么能够自由穿梭两个空间,这家伙还真有些特别。

想了想,既然储物戒指是修者才能使用的东西,多半与真力密切关联,于是他探出灰色气息试了一试,果然掏出了一个白玉瓶,不动声色的将之又放回了戒指。

不一会,王辰便盘膝看着身前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的大量物品陷入沉思。

这死后化作尸傀的数十名修者,竟然分数十个门派,单单是功法书册玉简就有二十余份,道家的、佛家的、魔教的,不知名的宗门的,其他丹药食物,符文,灵石,不知名的法宝更是堆成好大一堆。

而一旁,数个储物戒指和几个储物袋堆放在一起,十分醒目。

虽然这些修者修为都不高,所带的物品也都稀松平常,亦并非人人都带有法诀玉简,然而对于身无一物的王辰来,简直就是雪中送碳。

“这强度为的机缘,收获居然如此丰富?”

别的不,单单是那法诀秘籍,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收获。

“这东西难道就是灵石么?探手拿过一块乳白色半透明的石头,王辰推断这东西就是修界的通行货币灵石。”

哪知道他刚才拿住那灵石,体内一丝灰色气息却忽然躁动起来,其中的灵力竟然缓缓被灰色气息吞噬,引入了体内。

异变让王辰差点脱手扔掉这枚灵石。

待再看去之时,却发现这块灵石已经光芒消散,化作一块半透明的普通石材。

来不及心痛灵石灵力全失,王辰细细感受了一下,也不知是否错觉,居然觉得体内气息有细微的增加。

“还有这种操作?”

他有些狐疑,毕竟他并不知道修者修行的方法,只是隐隐觉得如果灵石可以随意吞噬,那岂非变成了谁灵石多,谁就更强?

只是现在他修行尚未入门,还有太多需要摸索的地方,也不急在现在一时。

王辰拿出一个储物戒指,将那些功法尽数装下,又取出一个戒指,将其中的物品归类堆放起来。

这些储物戒指都是最初级的戒指,空间有限,最大的也就如同衣柜一般大,最后归类堆放下来,灵药装了一个戒指,不知名的东西装了一个戒指,灵石装了两个戒指,食物装了数个储物袋。

此行的收获他极为满意,然而王辰并不准备在这个阴寒的峡谷之中继续耽误下去。

这里能够催生出尸傀,阴气逼人,知道是否还有什么特别的危险。

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他有自知自明,那洞穴之中的白衣女人自己决然无法应对。

一番探查之下,居然在峡谷底部发现了一处浅洞,气温颇高,竟然还有一口散发着硫磺味的温泉,这一发现他惊喜莫名。

峡谷之外暴雪肆虐,妖鬼猛兽出没,而自己刚好还有些干粮。

更巧的是方才储物戒指里亦有不少修者行走江湖储备的应急的食物。

一口然温泉。

作出何种选择显然是没有悬念的事。

底下哪里还能寻得这样一处好地方?

“这是什么?”

正有些高心王辰拾起一颗幽绿色的珠子,这里还有一些尸傀的碎骨,想来应该是尸傀粉碎之后滚落到此处的东西。

只见此物色绿而不透,隐隐有一股腥臭之气,入手冰冷阴寒,竟颇为沉重。

“尸丹!药飘过来一看,惊喜莫名。“一般的尸物根本不可能凝结尸丹,只有尸中王者资质的僵尸才可能产生的东西,珍贵无比!”

“你看那尸丹周身是否有数层淡淡的花纹,那花纹叫做灵纹,一层灵纹已可称得上宝贝,这尸丹至少是三纹以上的珍品了!你可是走了大运了。”药一副比自己捡到钱还要激动的模样。

“这东西有什么用?”王辰一愣,眉头微皱细细看了看这尸丹,只见确实有三道玄奥的纹路缠绕其上,模样颇像通路上缠绕自己的花纹,只是简单了许多,就像是简笔画的一般。

“用处很多,简单来可以辅助修炼魔道的一些神通帮助巨大,此外可以炼制世间奇毒。”药想了想道。

“都是一些邪恶的用途,像我这么一身正气的人,需要这种东西吗?”王辰不以为然直接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向洞内走去。

在寒冬暴雪的日子里,还有什么比一口温泉更加惬意?

药听王辰自己一身正气,正要继续明那尸丹如何之珍贵的话语生生被噎了回去,面色悻悻,眼神耐人寻味的目送王辰的背影,欲言又止。

“你别进来。”王辰头也不回。

药勃然大怒:“我为何要进去,看你辣眼睛的一身正气?!”

“想当初你被狗熊拍伤后,整整一年,你刀法练成之后,找那差点拍死你的狗熊报仇,最后在它身上同样的位置砍了五刀。你你报复心重不重?”

“村东头的芳和西头的春梅,被你拒绝之后哀哀戚戚的,你不闻不问,还什么拒绝是美男的宿命,你无耻不无耻?”

“还有每一年过年,你做上一桌子菜,最后又没胃口,跑到大树上去看星星,害我跟你挨寒受冻,那上乌漆墨黑有个线头的星星?!”

“你还一身正气我呸!”

“哈哈。我有这么过吗?”王辰不以为意,噗通一声跳进了温泉池。

一路北行大约也有半年了吧,这个时候听到药起黄坡村的事,还真有些怀念。

冰冷的雪片依旧从浓黑的空不断的向下坠落,被寒风一吹,四散飘荡而开,有几朵缓缓的荡入这层层叠叠的不知名的峡谷之中,渐渐的堆成了一地雪白。

一声舒服的叹息传了出来,又被呼呼的风雪之声掩盖。

洞外刺骨的冷和洞内带着温暖的雾气,分割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