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帝缠 > 第111章 谢家大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腊月末汴京城中已经开始热闹,家家户户都已经把过年需要的东西准备的七七八八,辰王府也不例外。

鸣蜩一早就抱着账本看个不停,这都年末了,最后这几总得把帐给理一理。

七月到帐房的时候,鸣蜩刚好对完最后一本账本,想着是不是该出门去走走,一般年末的八卦都比较多,尤其是谢家被渝州信王府提亲的事。

这事儿赶在年关前就递了帖子,听还是信王妃亲自书写,正式的不能再正式。

更听谢固拿到帖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倒不是懵信王府求娶自家已经名声尽毁的女儿,而是信王府除了信王外还能有谁娶他女儿?

别楚国,就是西凉、东临,谁人不知信王就一个女儿和一个幼子,如今女儿被陛下赐婚远嫁北狄,而那个幼子尚不足五岁,肯定娶不了谢家女儿。

而信王对如今这王妃那可是全心全意,要不先王妃也不会忧郁成疾而亡。

鸣蜩正琢磨着这种八卦该去哪儿听的比较全面,就被七月给打断了思绪。

七月朝鸣蜩躬了躬身,“主子让我来问问先生,那件事查的如何了?”

“白氏那边?差不多了,不过我发现郡主也派人盯着,似乎盯的时间比我们久。”鸣蜩搓了搓手,他本想出去前把这消息告诉给王爷,他还没去,七月就先来了。

“郡主?也许是为了公子吧。”七月想了想到。

不过公子早已从宁州安全回到了汴京,郡主似乎没必要再花费精力。

“不,郡主如今大不一样,她看似随意,但每一步都似乎另有深意。”鸣蜩想的是永泉山那件事,本以为孟夏的死会让郡主发疯一般要致那些人死地,可她却用一出流言,硬是欲盖弥彰的搪塞过去了。

如今这汴京百姓一提到那件事就一脸饶有兴趣,什么谢家姐和林姐不知道在山上到底遭遇了什么,但肯定是害人不成害了自己啥的。

“这倒是真的,如今连主子都不能看出郡主的心思。”七月点头,她虽然没有刻意关注郡主的一举一动,但零星听来的那些也足以让她明白。

“所以啊,此事你只需报给王爷即可。”鸣蜩抖了抖袖子,“反正我没打算干涉郡主行事,若是坏了她大事,我可赔不起。”

七月干笑一声,转身就打算离开。

鸣蜩哎了一声叫住她,“听郡主今想出去,马车我已经命人重新弄过了,出去的时候记得给郡主多带些御寒的物件,梁公子的叮嘱一定要谨记。”

“我知道了,等我回了主子,便跟郡主一道出门。”七月朝鸣蜩点零头,转身往前院去。

自病倒之后白露便没有出过一次门,这次适逢谢修志打边关回京,她总算央求着梁烁准许她出门透透气。

“不用那么麻烦,咱们是去谢府,又不是出院门,不必准备那么多东西。”白露无奈的看着七月和竹春忙里忙外,她这几日已经好些了,能勉强下地走几步,连梁烁也只需注意不要着了凉便好,可这两人却不依不饶。

“主子出门须得心,梁公子的叮嘱不能往。”竹春把一件厚重的狐裘盖在白露身上,这才算完。

马车一路缓慢而平稳的从辰王府往谢府去,一路上摊贩叫卖声不绝于耳,白露听的仔细,偶尔会让孟冬停了马车下去买些来。

其中不乏是孟夏生前喜欢的。

孟冬一言不发的去买,又一言不发的递进马车里,他想妹妹若是知道主子这般挂念她,泉下有知定然会觉得值得。

谢修志刚进谢府大门就听白露要来,当即脚下一转又重新跑到了门口,眼巴巴的等着辰王府的马车到自家门前。

他踮着脚朝马车里望去,“月明可在车上?”

坐在马车里的竹春强忍着没有翻出个白眼,这是辰王府的马车,寻常人谁能用这样的马车出行?

白露抿唇笑着答道,“大哥这话问的,不是我还能是谁?”

着便打算起身,腿脚却有点不听使唤,今日份力气算是用完了,“竹春,扶我下去。”她声同竹春,站在车外的谢修志听的真切,不由蹙眉。

回来前就听表妹被人害的差点就死了,他当时就挺揪心的,这会儿听见马车里刻意压低的声音,忍不住拳头攥的紧紧的。

“月明身子不适就不要勉强,大哥抱你进去。”谢修志上前一步站在马车边上,他声音很温柔,时候家里没个妹妹,直到白露出生,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的人儿,开心的不得了。

他还记得,那时阿娘妹妹从出生就没了娘亲,他们这些做哥哥的一定要好好疼爱妹妹,让她感觉到世上还有很多亲人是很爱她的。

竹春扶着白露的手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主子...”

“无妨,我大哥肯帮忙,多好啊。”白露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随后示意竹春把车门打开。

谢修志就站在马车边儿上伸脖子,见她整个人艰难的从车厢里往外挪,当即就心疼的伸手将她扶住,轻轻松松就把人抱进了怀里。

“怎么感觉比上次见面清瘦了许多,那时候脸上还肥嘟嘟的,这会儿都没几两肉了。”谢修志一边着一边心的把人往谢府里抱。

对于这件事白露印象不深,她从前只一心扑在楚珞身上,对外祖家并不怎么上心,尤其当时谢家跟豫王的关系有些微妙。

现如今想来,那微妙似乎就是因为谢家人觉得她不该嫁给那样一个人,也许当时谢家人就已经和阿爹和姑姑们一样看穿了一切,只有她鬼迷心窍死乞白赖的往陷阱里跳。

“谢将军笑了,上次您见到主子是在几年前,那时候主子确实圆润,不过那是婴儿肥,如今都是大姑娘了,肯定没当时那么圆润。”

竹春忍不住道,她记得那时候谢将军带了不少好东西给主子,可主子却只想着快点见到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