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帝缠 > 第107章 茶肆闲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听今年年关陛下会亲自登上阙楼与民同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那邻居的舅舅家的媳妇家的三侄儿家的伙子就在宫中当差,虽然只是个下军护卫,但消息肯定不错。”

“那肯定没错,看来今年得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一定带着一家老到阙楼下看一看,那可是当今女帝啊,远远看一看也能得个好福气,来年一定大丰收。”

“瞧你的,那是当今陛下,又不是菩萨,还能管这个?”

“那可不一定,这白家出来的女子个个撩,你没听啊,连最不争气的丹阳郡主都转性子了,一出手就把害死十二卫的人给收拾了。”

“不能吧,我咋听是给赐婚了,这能叫收拾?”

“你知道个啥?虽然是赐婚,但赐婚给了北狄和亲,这不叫收拾啥叫收拾?照我也是活该,那位被害死的闺女我还见过,多好一闺女,就这么被害死了,唉...”

“就是,后来还故意散布流言掩盖事实,那些人真是没良心。”

几个话的人一边着一边往茶肆外走,坐在角落里的谢容昌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的谢修逸欲言又止。

谢修逸权当没看见,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水,这茶肆其他茶水品质一般,唯独梅花茶十分不错,闲来无事他总喜欢来这里喝上一壶。

可即便他选择视而不见,谢容昌却还是没忍住不。

“四哥,有件事我知道我不该,但到底是我亲妹妹,我真怕...”

自打把妹妹从刑部大牢里接出来后,她整个人就变得异常收敛,以往在府中动辄摆大姐架子,可如今连房门都少出。

不过对林曼吟这个闺中密友,还是那般关心,是不是就让府里人去送些东西救济。

谢容昌对此很不赞同,这件事到底就是因为林曼吟从中牵线搭桥,容珍才会卷了进去,否则母亲新丧,她哪里有心情去管这些事儿?

“为何要怕?令妹不也是受害人之一吗?”谢修逸揣着明白装糊涂,永泉山那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恐怕整个汴京百姓都心知肚明。

谢容昌张了张嘴,却没有一句话的出来,这件事到底确实是他们理亏,他要不是被自家祖母逼着前来,也不会坐到谢修逸面前欲言又止。

“算了,我就直了吧,那件事到底怎么样咱们心里都清楚,如今城阳郡主被陛下赐婚远嫁和亲,听齐国公府那位姐似乎也要被赐婚,我怕陛下也会用这手段对付容珍。”

他们一家就算出身还算显赫,他父亲也算是个高官,但与皇权王族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妹妹怎么会掺合到这件事里去。

“容昌,这话也就是我听听,如果到外面去,我们谢氏可就有大麻烦了。”

谢修逸郑重其事的看着谢容昌,虽然白家跟他们家是姻亲,但皇帝就是皇帝,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亵渎,就刚才那一番话,足以惹来麻烦。

谢容昌立刻抿了唇,他刚才只是下意识出来,只因为对面坐着的是谢修逸,他们是一家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好了,陛下的心思谁能猜得透,再了,容珍即便出身咱们谢氏,但应该还不到被陛下赐婚的地步。”谢修逸这话的很实在,谢容珍确实还没资格,她只是个平民百姓,无非有个为官的爹而已。

“话虽如此,可早前陛下不是给豫王赐了个侧妃嘛,那侧妃还是个青楼出身。”

谢修逸听到这话默默放下了茶碗,抬眼看着谢容昌道,“此事原委你难道不清楚?再者陛下并不是赐婚,只是随口一句而已,为什么外间传言赐婚,我想容昌你心里也应该明白。”

谢容昌没有话,他明白,他怎么会不明白。

陛下让豫王娶了个青楼女子为侧妃,他揣测乃是打豫王的脸,他不是喜欢青楼女子亏待金枝玉叶吗?那就让他娶回去好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传到坊间成了陛下赐婚,无非是豫王想借此博一同情,好让自己身上那点污迹淡化一些。

“容昌,今日我们只是出来吃茶,其他事情我权当你没过,有些事不该我等插手,你们家什么情况你自己很清楚,你若真愿意为了这些断送自己,我也不多劝你。”

谢修逸本来什么都不想多,但事已至此,他真不愿意看着谢容昌被自家人连累,谢容珍为了一个林曼吟连这样冒险的事都愿意做,他不信这女人会就此收手。

“我知道,多谢四哥提醒。”

这话谢修逸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谢容昌是知道的,谢修逸此人尚算心,这样的话可不容易出来。

从茶肆出来,谢修逸便往城东一条巷子里的医馆过去,他昨日就跟医馆的医师好了,今日要来帮忘言带药回去。

那姑娘十分心谨慎,生怕被城阳郡主知道自己没死后再纠缠,处处都低调的很。

谢修逸为了配合,倒是也没惊动家里人,在府中后院将人养好之后便送到了别院,如今也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拿了药往别院去,还没过去就看到院中洒扫的厮一路跑出来,一见到他就上前低声道,“今日忘言姑娘出门了一趟,回来后坐在院子里一动也不动,看着就跟冰雕似的,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

别院中多数都是被谢修逸给救回来的苦命人,彼此之间都如同亲人一般,忘言虽然来的时间短,但别院中上上下下都很同情她的遭遇,对她更是格外的关心。

“出去一趟回来就不对了?”谢修逸皱眉问道,脚下跟着厮一道快步往院中去。

推开别院的门,谢修逸一眼就看到衣衫单薄坐在院中的忘言,她微微仰着头看着已经干枯聊树枝,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他多少猜到零东西,忘言出去见的,可能就是她那个未婚夫婿吧,听在她被丢出来的那,那男人已经娶了城阳给他安排的娇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