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帝缠 > 第103章 凑巧罢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马车上两人心思各异,陆万万万没想到不经世事有些骄横的丹阳郡主会有突然之间转变,不仅干净利落的设计合理,还能让辰王府压下所有怒火,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离京受罚。

这也就罢了,她竟然在宁州布局捏住了白家的错处,一举将白家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都给流放不,还将本已经痴傻聊女帝之子给救下。

如今在汴京又几次三番化险为夷,那晚永泉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到现在还探听不出来,上上下下瞒的那是滴水不漏。

再有这次,如果不是知道丹阳郡主确实重病卧床,他也会怀疑到她身上去,这些错漏百出的流言是她故意放出,为的就是让谢容珍和林曼吟名声尽毁。

只是陆万还没想到为了什么?如果是想让两人为孟夏的死负责,那直接以杀害辰王府十二卫的名义岂不是更直接?

楚珞想的却是别的,他没想到白露这个贱人竟然这么会玩儿手段,当初娶进王府的时候可没看出来,那时的白露分明就是个一心只倾慕与他的傻子,怎么突然之间人变了这么多。

还是她一直有所隐瞒?

但也不必以身犯险吧。

楚国民风尚算开放,也不乏嫁人后和离的女子,但多半还是会惹来闲言碎语,尤其她还是女帝的侄女,一言一行多少人盯着,就怕她不出错。

马车缓缓朝着豫王府过去,楚珞见陆万自那句之后不再多,可他心中疑问仍多,忍不住问道,“可这么做是为什么?”

陆万淡淡的看了楚珞一眼,这位亲王被梁氏家族给予厚望,本以为能登上帝位,却不想女帝白媗横插一脚,就这么与帝位擦肩而过了。

可这其实起来也怪不上女帝,实在是这位亲王自己不争气。

想到这里陆万在心中轻轻叹气,“暂且不明,不过一定有其用意。”

绕了这么大一圈,绝对不是为了女帝的颜面轻易放过那两人,也肯定不是为了顾及谢氏颜面,陆万总觉得这事儿没完。

他顿了顿道,“殿下如今盯着沧州即可,汴京里的动静一时半刻烧不到咱们身上,有我盯着便可,殿下只管将那件事...”

“本王知道,那边有人盯着,本王倒是觉得那个人不是太可靠,他真能办成?”楚珞想起那人孱弱的样子,就忍不住皱眉。

陆万的话没完便被楚珞打断,他似乎习以为常,肯定的道,“殿下放心,此人手段不俗,又狠辣毒绝,尤其是他心中有恨,此事绝对不会出错。”

楚珞嗯了一声,“那就好,既然放了这么大一张网出去,本王肯定不会让它空着拉回来。”

顿了顿又道,“那个贱...白露那边也得注意,本王觉得她跟从前不一样。”

那次交谈之后他就觉得白露看他的眼神不太一样,似乎带了一丝冰冷,像是恨,又让他不太确定。

毕竟在楚珞看来,他并未对白露做过什么,即便算计她对自己一见倾心,但那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应该不至于让白露恨之入骨吧。

“是,我会注意。”陆万点头应下。

马车在豫王府门口缓缓停下,下了马车,楚珞先行回了王府。

陆万坐在马车上看他进了王府,这才让马车转到往城东去。

连江阁上,楚月恒早早坐在雅间中,听着隔壁有人推门进去,抬眼给云销使了个眼色,后者点头心从窗外翻了出去。

楚月恒等云销消失,这才起身走到窗前,他伸手将窗子关上只留个缝隙,转身走到屏风内坐下。

自始至终都轻手轻脚,似乎不想发出一点声音。

隔壁雅间内,陆万刚坐下,秦承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怎么样?那女的有没有机会跟丹阳郡主开口?”

陆万斜了他一眼,气定神闲的道,“慌什么,又没查到你身上,不过是得知了谢府有家贼,你怎么敢确定她就知道是你?”

秦承一听就更定不下来,皱眉道,“不止如此,那个叫孟夏的女婢亲眼看到我跟别人一起,不除了她,我实在难安心。”

“应当没事,我找人去查过,孟夏并未跟丹阳郡主什么,也许是你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陆万这话的时候眼睛中有一抹阴影一闪而过,今日他不辞辛苦来连江阁,可不是单纯来听眼前这饶胆战心惊。

“没有?怎么会?”秦承搓着手走了两步,又重新坐下道,“那先生今日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吩咐?”

“给你主子传一句话,殿下只要事成,其余皆随他意。”

陆万完便站起身,秦承赶紧跟着站起来问道,“只这一句?殿下没别的吩咐?”

陆万转头看着他,不解道,“怎么,殿下还该有什么吩咐?此事本是你家主子一力促成,殿下只是顺水推舟,这么多年耗费心力,陆某就先预祝皆大欢喜了。”

秦承抬手回了一礼,心将人送出门外。

等了约莫一刻钟后,他才心从雅间内转了出去。

两人一离开,云销就从屋顶翻到了楚月恒所在的雅间,他微微垂首道,“殿下,确实是谢三公子身边的秦承和豫王府的陆管事。”

楚月恒点点头,他耳力不错,坐在屏风内听隔壁很清楚,只是两人词含糊不清,不过秦承应该有什么事被孟夏发现,陆万似乎也藏着一件什么事。

云销颔首问道,“殿下怎么知道他们今日会在连江阁秘密约见?”

“不知,只是凑巧罢了。”楚月恒道,他不会告诉云销他只是心血来潮想过来坐坐,不曾想却见有人鬼鬼祟祟定了隔壁的雅间,这才起了窥伺之心。

“呃...殿下可有听出什么?”云销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心理素质越来越好了,这都是拜自家殿下所赐。

打击不气馁,表扬不骄傲,简直是宠辱不惊啊。

“秦承这个人有问题,但他的主子不是楚珞,不过他们之间有牵扯,似有大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