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帝缠 > 第102章 断无差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从刑部大牢里出来,谢固便单独在街上走了走,到了一处茶摊前,他一撩袍子坐了过去。

“听了吗?前阵子永泉山上发生的事儿,原是有山匪出没,还死了个人,就是辰王府的呢。”

“听了,不过跟前阵子听的咋不一样?不是有旁人害了辰王府的人,还抓进刑部大牢两个。”

“就是,那晚上我还看见宫里的卫士出城去了,肯定不是事。”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听的谢固心里直打鼓,怎么事情会成了这样?这辰王府到底唱的哪一出?

一碗茶水喝完,谢固总算把事情听了个大概,是有人从永泉山中抓了几个山匪,这才把那晚的事儿给清楚了。

只是白家三姐是如何知道城外有山匪,又是怎么知道有人被掳了去?

还有,明明是往山下送人,怎么都在传冉半山就抵抗死了一个,还丹阳郡主和翊王殿下及时赶到,救了人,但刑部把人给带走了,是此事蹊跷。

也就有了现下他女儿和林曼吟待在大牢这一茬子事儿。

谢固今日在大牢里看过,那可不像是对待受害人,反倒像是对待犯人。

如今这汴京城中,可不止谢固一个人疑惑。

落霞宫郑

楚珞坐在一侧的位子上,手重重拍在扶手上怒道,“没想到这贱人这么机警,竟然从宫里追了过去,险些坏了大事,还有那个城阳,真是个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

梁妃坐在上首淡淡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她是着实没想到这混子竟会借她的地方整治白露,不过这回倒是听话,没动白露,只弄死了她身边的贱婢。

“此事外间这么传,无非是辰王的意思,一个东西翻不出什么大浪,到底只是一个下丫头死了,且牵扯了谢家和渝州那位,必不会大张旗鼓的处置。”

她着用帕子掩了掩唇,“倒是江氏的事儿不可外传。”

人死了就死了,只可惜没能让白露那贱丫头一并给气死,如果人给气死了,她也好跟那边有话。

“张咏之把人推下来的时候并无人看见,母妃放心吧。”楚珞着叹了口气,“只是如今事情闹成这样,接下来会如何发展,还真是让人看不清。”

梁妃摆摆手道,“不必担心,此事牵扯不到我们身上,我无非拖了那贱丫头一点时间,你那日更是什么都没做,一切不过是城阳那丫头自己发疯而已。”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前阵子谋划的事儿可有着落了?若不是那贱丫头突然跟你闹起来,也犯不着搭理一个贱商。”

楚珞点头道,“母妃放心,已经布好了局,只等猎物上门。”

“嗯,你最近多留意京中局势,辰王经此一事不得会有所动作,他最疼爱那个女儿,能忍着没找你麻烦已经是蹊跷,再加上楚月恒回来了,白媗又如此器重,不得不心提防。”

“母妃不必担心,咱们的人不是楚月恒身上的毒无解,他现下就是活一算一的人,何必多费心管?”

楚珞话音刚落,梁妃便面色冷凝的看着他,“愚蠢,只要这人一没死,便得盯着一,须知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一个毫无退路的人。”

梁妃袖中的手微微握紧,尤其当年那件事,这孩子多半知道些什么,她怎么能放心?

“母妃的意思是?”

楚珞本不放在心上,不过也知道毫无顾忌之人一旦反扑有多疯狂。

“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但那毒又做不得假,即便有梁家那子在,也不可能解得了。”梁妃蹙了蹙眉,从上首缓缓起身。

“那毒不是很多年前就一点一点下了吗?定然不会出差错,母妃多虑了。”

当年出主意的可是陆万,方法万无一失,那毒也万无一失,且有自己人每次都亲眼看着楚月恒把毒给吃了下去,一吃就是这么多年,就算现在不喂毒给他解药,他也断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话虽如此,可翊王那样子,可不像是毒入骨髓的样子......”

她在这宫中十数年,什么没见过,那人是不是垂死挣扎之人,她没道理看不出来。

楚珞不在意的道,“母妃不时常见他,我倒是碰见过几回,脸色确实跟常人有异,我看到那线都快到领口了,必不会有差错。”

梁妃见自己无论如何自家儿子都不放在心上,便知道她什么都无用,只在自己心里留了个神,如今外头蹦达那几个,一个也不能松懈。

“罢了,你这些时日老实待着,暂且看看事态如何发展,此事到城阳郡主止了最好。”

如若不然......

“儿臣知道了,儿臣在外一定会多加留心。”楚珞着起身告退。

等出了落霞宫,楚珞便把身边服侍的侍卫叫到了跟前嘱咐道,“去打听打听流言到底从哪儿传出来的,又是谁传的。”

侍卫应了一声旋即离开。

出了宫门,一辆马车已经等在那里,楚珞从自己的马车上下去,见左右无人便上了另一辆马车。

“殿下有何打算?”陆万坐在下首位置问道,来时他便已经知道外间传言,此事他也是刚知道,但却比旁人猜的都多。

这件事只要细细一想便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人是在落霞宫丢的,又顺顺当当的出了城门,这一连串事儿做下来,整个汴京除了落霞宫那位,还有谁?

“陆先生有何话?”楚珞挑了车帘朝外看了一眼,见不少百姓议论纷纷,的都是永泉山那晚遇到山纺事儿。

“辰王府好计谋。”陆万云淡风轻的道。

“此话怎讲?”

“如传言一般,几个姐遇上了山匪,辰王府的孟夏身死,可其余两位姐还在,从郡主和翊王到半山之前那个把时辰,两位姐都遇到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此一传,那两位姐今后的亲事怕是难了,这是要毁了她们的名声啊。”

楚珞经他这么一才想到了这个,与女子而言,名声还是很重要的,当初白露若不是因着名声,那嫁给他哪会遭人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