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人道帝元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萧尘的女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八十四章 萧尘的女儿

萧尘打开了画册,画册上是一个粉雕玉琢的人族女孩,大概一两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他有些不信,按理来,纳兰彦墨的血脉要比他强大的多,就算诞生了孩子,也应该是神族才对,怎么变成了人族了?

可惜,现在,纳兰彦墨已经昏迷了过去,他什么也无法问出来了。

“萧尘,现在你还有什么可的?”魔皇太子冷冷的道。

萧尘摇头:“谁知道她的是真是假啊,这只是她的一面之词而已,你亲眼见了?滴血认亲了?一切,等她醒来了再吧。”

“这里面有很多疑点啊,我们还是不要妄加讨论,等她醒了在仔细问吧。”梵梦珞也点头道。

“哼,他中了火龙毒,能不能挺过今还不一定呢,那是其他世界的毒素,我们这里没有解药。”魔皇太子冷冷的道。

他喜欢纳兰彦墨,结果纳兰彦墨给萧尘生了女儿,现在,纳兰彦墨又无药可救,这让他的心情坏到了极致。

萧尘看了他一眼:“谁不能治的?你们不是有那么多神桥老祖吗?他们研究不出来解药吗?”

“没有解药,我们已经封闭了八百万年了,很多东西都失传了,我们没有办法。”魔皇太子恶狠狠的道。

萧尘冷笑连连:“原来偌大的魔族,竟然连地行龙的毒药都解不了,你们也只会争强斗狠,真是可笑至极。”

魔皇太子冷哼一声:“哼,的你能解除她的毒素一样?”

“我需要她的血液,否则无法分析她的毒素。”萧尘冷冷的道。

魔皇太子立刻拒绝:“不可能,谁知道你是不是要趁机杀害她?她这么虚弱了,怎么经得起你放血呢?”

“那就只能看着她死掉了,没有得到任何确切的证据之前,我是不会相信我有这个女儿的。”萧尘冷笑着道。

梵梦珞开口了:“你们这样僵持不行,万一这个神女的是真的呢?我觉得,可以取一些血液给萧尘,她这么虚弱,就算再少点血,也不会死掉吧,再了,我们不是有造血丹吗?”

“造血丹治不了她的病,她中的毒,抑制了造血丹的能力。”魔皇太子冷冷的道。

萧尘同样冷笑一声:“这也不让碰,那也不让碰,那还治疗什么,等死吧。”

完之后,他转身就向外走去,遇到一种从没见过的毒,他可不想胡乱治疗。

“其实,有一种方法可以治疗,调和阴阳就行了。”苏雪青从外面走了过来,慢悠悠的道。

她解释道:“我们检查过那个地行龙了,发现一切都在,唯独少了一颗妖丹,想必是这位神族的神女,吞食霖行龙的妖丹,然而,地行龙本身就是火属性,修为又比这位神族的神女高一些,伤痕累累的神女无法炼化妖丹,就变成这样了。”

萧尘有些疑惑:“妖丹不是妖兽最强的攻击方式吗?纳兰彦墨怎么会吞噬妖丹?她不想活了?”

“弹尽粮绝之下,生物是什么都会做得出来的,当时,纳兰彦墨追杀地行龙到了城池前面,伤痕累累,为了活命,一口将地行龙的妖丹吃了下去。”苏雪青解释道。

“调和阴阳?有,我魔族有这样的丹药。”魔皇太子一脸恍然,连忙道。

苏雪青摇头:“丹药没用,地行龙的妖丹压制住了纳兰彦墨的玄气,丹药根本化不开,更不会沿着经脉流转了,唯一能够化解丹药的方法,则是有人帮助纳兰彦墨压制着妖丹。”

她看向了萧尘:“而这个人,在这里的,只能是萧尘。”

“为什么是我?前辈不可以吗?前辈修为比我高,足以压制她啊。”萧尘不解的问道。

苏雪青一脸笑容:“因为,我讨厌神族,不想救,其他人,不够资格。”

她慢悠悠的道:“纳兰彦墨给你生下了孩子,理论上就是你的女人,你自己的女人,你不动手,难道要别人给你送上绿帽子不成?”

“我没有,神族卑鄙,谁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我不想当接盘侠。”萧尘立刻否认道。

“那个孩子就是你的,她的是真的,更何况,要不是生下了人族的孩子,就凭孩子是太阴之体这一点,她就可以在神族享受荣华富贵,不必到处乱跑,艰难求生了。”苏雪青慢悠悠的道。

她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纳兰彦墨:“可怜的神女,若不是真的为了活下去,又怎么会跑去和地行龙拼命,因为地行龙的龙血,可以让他的女儿渡过幼年期,不被太阴之气所害。”

萧尘沉默了下来,如果苏雪青的是真的,纳兰彦墨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母亲,确实不该就这么死掉。

可是,纳兰彦墨却是他的敌人,救活了纳兰彦墨,那就意味着资担

苏雪青看出来了他的顾虑:“你不必如此顾虑,你可以把她炼化为你的奴仆,她不是你的敌人吗?对待敌人,无论多么残酷都不为过,更何况,神族都不要她了,你还有什么顾虑?”

“对了,”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可以趁机看看她的脑海记忆,看看她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还有什么担心,你可以用一道神念进入她的紫府中,询问她的先一炁真神,看她愿不愿意配合你的治疗。”

“好吧,我先问问。”萧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他其实更想看着纳兰彦墨死掉,让神族和魔族闹矛盾,可惜,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自己的女儿,他不得不心一些。

梵梦珞顿时就愤愤不平:“这不公平,凭什么她能做萧尘的魔奴,我就要被萧尘抛弃了,我可是全身都被萧尘炼化过聊。”

“因为情况不一样,你又怎么知道,萧尘救下来了纳兰彦墨,不会把纳兰彦墨释放掉呢?萧尘可是很专一的。”苏雪青微笑着道。

梵梦珞更加不高兴了:“既然要专一,那当时就别救我啊,救了我,炼化了我,又把我扔了,这不叫专一,这叫始乱终弃,薄情汉。”

“当时是情况紧急,现在情况好了,当然要放了你了,萧尘可是从来不喜欢搞什么尊卑贵贱的,而你们,偏偏就是要分三六九等。”苏雪青笑容更胜了。

萧尘没理会他们,伸手按住了纳兰彦墨的额头,一丝神念,进入了纳兰彦墨的脑海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