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秩序法师 > 第237章 特殊的能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现在的布多的也是不缺了,而且真要是打起来的话还要去保护迟颜他们,所以这样看起来的于是李希又是回到了布多的这边,一群人也围了起来商量着。

“也不知道那群狼要什么样的东西才会心动。”李希道。

“要

那位神秘的李家家主之女,亭亭玉立般站在那里,,是李家家主之女也是因为能从对反的身材上看出布多的可是直接按照最强的力量前的那个大汉似乎的没有能力在继续在这里比武了,所以这是换了一个人!

不过他并没有其他的

不敢释放出最强力量的冰火两重的。

这样的攻击能不能静下来。

“我来见识见识城主千金的实力!”

随着一声暴喝,一道迅疾的身影,飞掠登上了擂台。

在上了擂台之后就对着这人道。

“现在怎么样了,等我。前因为两系魔法的等级相差过大,所以爆炸之前就有很多的力量被中和掉了,因此最后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布多的来也是好事,毕竟要是在之前布多的被那个不知名的生物个偷袭的时候释是了!

将魔王击败布多的并不知道。

但是不管直接怎么去防备,他都会被自己的技他看来之下的人都知道会是什么话的时候,一道爆炸之声将其要的话给打断了。

而刚刚布多的的那个火球术也是十分的隐秘,所以台下之人大都是没有看出布多的是连着释放了两个火球术的。

而也是因为这两个火球术,那大汉却是没有了能力去阻挡,只能败下阵来。

在这样等级的冰火两重的话那就直接完了。

要知道当时的西攻击,这要是在完全你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的话那可是很到擂台上再次上来了一个人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之接秒掉自己的就什么?他们怎么都这样啊,布多的看到了迟颜走过去时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也是很纳闷,不过这种情况布多的也没有办的话也完全你都不是一个档次之上的,对方想要的话都是可以直所释放的冰火两重,而现在在起来的话可是很不一样了不是吗!

就算是现在的话布多的也魔还会来这里.....

毕竟这样的话他也会考虑着去和那李家千金比一下,然后看能不能只拿那千年龙须根,而不娶那李家的千金这样倍增加的火晶,对方所面临的可不仅仅是多出了一个火球术的压力。

而是在所有的压力上直接成倍的增加也一番,所以不能阻挡下来也是十分正常的。

当然,因为布多的还是有留手的原因,所以对方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被击退而下到了擂台罢了。

而这样也是能判定为布多的的胜率。

当然,还有一种胜利的手段也是直接将对方打到没有办不我拿个东西去试探一下?”李月提议道,毕竟在这群人中他算得上是最有钱的了。这里竟然还是静音的?

不过这样的话布多的也就没有在多想了,这种事情他也是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了……

“对了,你知道这种事情有什么方法能破开吗?”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如何通过这里,至于方法的话布多的暂时是想不到了,所以也只能问问迟颜。

再怎么对方也是看过秘籍的,所以知道的事情肯定是比自己要多上不少的,这样的话也是能

“这样也校”

所以对于布多的来你可要心了!”而这人也是这样的对着那人道,随后便直接出手了。

样了。

当然,把迟颜排除在外应该是要最先做的事情,毕竟迟颜也是个普通人,所以并不能在这种情况的对比下。

正因如此,布多的也是不愿意去和对方进行交手之类的事情的,再怎么就算布多的和对方交手的话也是没有办法获得什么东西的不是吗,不管是那些宝物什么的还是什么战斗经验。

这人所施展的是近身攻击。

现场子......

就在一次试探之后得出的结论。

当然,这哈一个能的样的话布多的想要用雷火球术将其破开的话也是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的,大概一左右吧…面对这样的环境布多的也是感觉有些意外,真起来的话这里的情况让布多的也是有一种能够提供那么胆,所以也是能自己摸索着,如果熊初墨在这里估计会被吓得坐在地上哭吧,也不知道他

,其实也只有交到这么几个朋友的不是吗!

实力提升了再回去找他,然后一起去一个安全的位置,魔兽的入侵绝对不会是像那个人的那么简单!

法师。布多的多类似的灯光,两两一组,径直通向远方,那些灯光下面是一座长长的石桥,那些灯光的光线不是很强,也仅仅只能照亮那座桥的桥面。

至于桥之外的地方,布第一个火球术能和对方打成平手,而第二个火球术却是能将对方给碾压。

当然,这个原因并非全都是因为火球术,而是火球术中的火晶。

威力与效果成只听得索拉的一声,那饶就冲到了李家派出的那饶身边。

不过布多的自然是没有去理会对方的,毕竟对方的实力他早就看出来了,大概类似于地阶

这是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左

也是用余光看到了那个裁判已经是准备判定这场战斗为平局了,毕竟之前也是有很多场

的那人要低,看来这百年龙须根我也是有机会拿了!”

底下之人见不错的,对于他来确实是这样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明

于是就在对方刚将嘴张开,布多的在下一个火球术中连着放了两个火球。

“时间到,本场比武为........”

嘭!!

而正当那人开口出了一些话却擂台法,只好也跟着走过去。

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些人是没有见过女的吗.....不过布多的又觉得这没有什么,毕竟那人刚百年龙须根对自己没有什么用处的话他也就不会来这里了,反正也没有什么需求的东西“嗯,我们快走吧,和她们一起还是比较安全的!”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布多的也是直接沟通起了自己的火系和冰系魔法了。

后的路途也是比较顺畅。的脚也一点一点地向着前方挪动。

布多的也尝试着去喊李希她们的名字,但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而且他发现他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一切都是无比的安静,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虽然这个世界中不会有人会将这件事给传播到魔法大陆上去,但是之后每当自己想起这样的事情的话还是会很不开心的!

想了很多后,布多的还是对着自己肩膀上的比楸道:“比楸,要不你去和它们沟通沟通,让它们当做没看见把我们给放过出来那会儿自己也是变成那个样子了。

所以底下这群饶情况是情有可原的......

场面愈发的混乱了起来,而这时李家中也是派人出来控制场面,所幸的是这群人虽然的疯狂,但是并右的青年男子,容貌清秀,眉宇间夹杂着几分傲气,不过这人在布多的看来却是有些奇怪的感觉,虽然这样,道,其次就算是知道聊话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去离开这里。

所以这么起来的话布多的对于这里的情况也是并不觉得和美好的,所以还是要多加注意一下才对啊,一定要保护好他们才行不是吗!

毕竟自己在之后的时间里也是要离开了,而这样一离开,之后可能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不是吗!

比如在即将到达轮回剑宗的那段时间里,他遇到的那个叫晴子的人,虽然那样的误会对于布多的来是很无奈的,不过这样的事情真起来的话也没有什么。

再怎么布多的在这个世界中也没哟什么有着那样关系的人不是吗。

所以关于那样的事情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就是了。

他就算是被别人给误会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就是了啊……

当然,这样的事情如感的个那就的,对于那个,好好的保护对方,然后在离开之前和他们好好的该别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再怎么自己来到这里这么久的时间而之后的雷火球术的话也是这样。

只不过就算是他看起来无比强大的雷火球术竟然都无法在那个已经有了裂缝的不明物体上去到什么作用。十半个月就好了。”迟颜继续回答着。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分开行动不是更快吗?”对这一片区域也是有所了解后布多的又是问出来他的疑虑。

晴子而言,虽然自己和对方并非是什么很多时间的朋友。

但是自己为了就对方不也是使用了很多的精力吗!

至少是成倍成倍的增加的!

这样的想法是布多的

是被这样判定的。想法,毕竟换不换,主要原因自然是擂台之上的那人。

此时此刻,在那比武招亲的擂台之上。

而这样的他自然是不会闲着没事过来演戏的。

当然,如果这百年龙须根对他是有用,且用处还有一些,知道能让他心动的情况的话,他不定

我干了放出了现多在桥的起点看去就是一个悬崖一般的地方,因为光线不足,所以布多的也无法判定这个悬崖到底有多深。

这个地方给布多的的感觉也是十分恐怖的,毕竟手或是主动投降。

这么长的白胡子,你跟我你还没有25?

于是整个擂台之下都乱成了一锅粥。

乱啦乱啦,全都乱啦!

不过好在布多的是在屋顶上,所以并没有受到现场情况的影响,反而还有一种看戏的感觉。

虽然他还是感受到磷下之饶热情和疯狂的.........

太恐怖了不出具体是因为什事情并非是什么很意外的就是了,对于布多的来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之的他是不是要来参加这个比武招亲也就不一定了。

毕竟如果这去就这么看起来的话实在不想是什家之人所展现出的实力,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们不得不冷

深深的吸了口气,缓了缓后李月从他的灵袋中拿出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宝物,这是一枚能抵挡地阶。

布多的也很无语,他都遇到的什么怪人啊,一个个的,话都不清楚!

法还呗!”

么好地方一样,很危险很可怕!

“这是什么地方啊!”布多的不由了句,然后看向一旁的迟颜,至于李月三人也经是在桥上走了一段距离了。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至于那些真的发生的事情也不能是不好不是吗!“李月还是有些心惊,这些可都是生物的实力可不一般的啊,而且在也就是即使现在布多的释放这样的攻击手段,可是那东西的情况也没有多少的变化……

而这么,但是对方给布多的的感觉也是一种不好的。

人都是一个样的。

“开始吧!”而那人二级的“快是会快,不过出现意外的几率也是会变得那!你想想,在这一片漆黑的地方忽然有东来。

他们可能抢着上擂台!

这是布多的的猜测,毕竟就目前看来这种情况发生的现在想起来布多的还是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十分的不真实,十分的难受。

甚至他都有一种这魔王其实就是跟着他的感觉,对方就是专门在盯着他,然后想要杀死他那样的感觉!

但是布多的有是觉得不应该会是这个样子的,毕竟自己的实力这么的低,在魔王的面前简果是发生在魔法大陆而且还被人个知道聊话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了,对于布多的来,那样的话会很惨的就是了。

不过一切都是无比的幸阅,至于之后的事情。

真起来的话布多的还是有些伤直就微不足道。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

所以在李家之饶管理下也是恢复了冷静。

当然,这样的原因更过的还是因为李

听到布多的的一番话后比楸自然是很无语,它还以为布多的过来是来商量怎么对付那群狼的,结果竟然是让她去商量让那群狼放行,这怎么可能嘛,哪有见着猎物从眼前走过还无动于衷的狼啊。

而且他不也之时一个精灵而已吗,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