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魔王大人不好惹 > 第一百二十章 下手不留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章 下手不留情

地道内不见光,分不清白夜晚,只能凭着内心的感觉来估摸时间。房间里阴暗又潮湿,她只待这么一会儿,都觉得难过不已,可想而知陈平他们这些在恐惧与绝望中是什么样的感受。

在那四人情绪平静下来之后,叶晓萸又等了许久,忽然看见萧慕白用眼神向他们示意。有人来了!她赶紧安顿好那四人,叫他们藏着不要出声,自己溜回萧慕白与沧澜边上,往地上一趟。只见萧慕白指尖金光一闪,碎裂的铁链便恢复如初,将她牢牢捆了起来。

她把眼睛闭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开始假装昏迷不醒。身畔,萧慕白和沧澜也齐齐“倒下”。想到自己和这两大绝顶高手躺在一块儿装死,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她除了有些紧张之外,又有点儿想笑。

不多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她赶紧收住心中的笑意,侧耳倾听。来的不止一个人,听那脚步声,应当有两三个人。

果不其然,门外钥匙开锁的声响传来,咔哒一声,锁头落下,有人推门进来。几个脚步声走至他们身前,忽然间,她感觉自己腰部的位置被人狠狠踢了一脚。“起来!臭丫头,别在这儿给我装死!”于妈熟悉的声音传来。此刻,她的声音阴狠而邪恶,半点也不带那憨厚老实的慈祥味儿。

她“哎哟”叫了一声,吃痛地睁开眼,挣扎着坐了起来。遗憾的是,那三人中,一个是于妈,另外两个是类似于于妈手下的两个男人,浑身妖气,却并不见那黑衣人。

“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碰她!”萧慕白眼神冷冽至极,话语中有怒意。

“呵呵,萧公子,你和这沧澜公子,一位是界之王,一位是人族之主,皆是铁打的身子,妇人可没有胆量,更没有那个兴趣去为难你们。可是,这位姑娘嘛……可就不一定了。”于妈邪笑着,恶狠狠地瞪着叶晓萸。

于妈的眼神好似她像想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叶晓萸被她那恐怖的眼神盯得冷不丁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寒颤。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向我们下手?既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敢动手,好大的胆子。”沧澜缓缓道。

“哈哈……”于妈的笑声极为刺耳。“我是什么身份,你们不需要知道。抓你们来,只是因为我的主人需要你们的力量的而已。你们二人,不自量力的想要与我的主人作对,是绝无好下场的。”

“你以为就凭你,能制得住我们?”萧慕白冷哼。

“呵呵,就凭我,当然制不住你们,只可惜,你们中了我主人精心研制的毒,就算是再厉害的人服下,也会七之内灵力尽失,哈哈哈哈……”

“是,我输就输在没有防备你。我自问待你不错,在你最悲伤痛苦之时将你救下,你却为何背叛我?”萧慕白淡淡地问。

“背叛?我从没有投靠过你,一直是主饶人,又何谈背叛?”她收起那苍老的笑容,目光炯炯。

“也就是,从一开始,我救你之时,便已经落入了你们的圈套中了,是吗?”

“是,当然是。果然是族陛下,还不算太笨,呵呵……多少年的老相识,我看出来你喜欢这姑娘。这姑娘如花似玉的,我也舍不得难为她……”她叹了口气,苍老粗糙的手轻轻在叶晓萸脸颊上抚过。

叶晓萸厌恶地将头撇开,不想这个恶心的老黑熊伸手碰她。

“哟,脾气挺犟,看不出来是个泼辣的。”于妈笑笑。

“你到底想怎么样?”萧慕白问。

“我想要的很简单,第一,你们的灵力,第二,摄魂玉钥匙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你们与摄魂玉钥匙有关,这样,我们来做过交易吧。”

“什么交易?”

“虽然你俩得死……这丫头陪着你们死倒是可惜了。她这么微薄的灵力,杀了她也半点用也没樱你们把那摄魂玉钥匙的下落告诉我,我便放了这姑娘,不伤害她,如何?”

萧慕白和沧澜对视一眼,萧慕白随后望向于妈:“我们确实不知道那摄魂玉钥匙是何物,怎么拿出来?”

“少给我装傻!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她?”于妈眼中露出凶狠之色,右手突然间化为黑乎乎毛茸茸,带着尖锐指甲的熊掌,搭在叶晓萸的脖子上。萧慕白脸色一变,差点儿就要出手了,却被叶晓萸用眼神制止。她还不想这么早就亮出底牌,今正主并没有出现,她总得从对方口中套出点儿消息,是不是?

“不不不,你……你别激动,别杀我……我可不想死……”看着自己脖子前的大爪子,叶晓萸一副受了惊吓的状态,赶紧安抚于妈:“你别杀我,想知道那摄魂玉钥匙的下落不难,因为我知道它在哪儿啊!”

“你知道它在哪儿?你一个丫头片子可能知道什么?”于妈狐疑地看着她。

“那就看你信还是不信了。”她镇静地看着于妈的眼睛。

于妈将她脖子前面的爪子放了下来,盯着她。“丫头,你不要玩什么花样!你若想保命,就老老实实地把你知道的一切出来,否则,我立刻送你去冥河!”

“那个,我有一个的要求。”

“要求?”于妈脸上露出狞笑。“你认为你有同我提要求谈条件的资格吗?”

“随便你啊。我只是一个不堪一击的修炼渣渣而已,你杀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但是这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摄魂玉的下落了,你若杀了我,我把这个秘密带到地下去,你和你的主人永远也别想再找到摄魂玉!”她的眼睛看着于妈,丝毫不退缩。

于妈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冒这个险。她瞪着她,最终还是道:“好!你就看,你有什么要求?”

“我在苍派最好的朋友便是死在你的手里!我只想搞明白一件事,你的主冉底是什么人?”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么?”于妈面色阴沉地看着她。

“既然是交易,为什么不?我的力量和你的主人相距甚远,就算是我知道你主饶身份,我也没法报仇不是吗?我只不过是想解了那好奇心而已!而你若得到摄魂玉钥匙的下落,你的主人又会怎样赞赏和夸奖你?”

于妈眼珠转了转,面上露出笑容,点头道:“好。我虽不能告诉你我主饶真实身份,但不妨让你知道,我主人便是这妖界中人,妖王司马曜便是他的盟友。”她的头低下,心里盘算着,等套出那摄魂玉碎片的下落,她就立刻杀了这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