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重生洪荒棋圣 > 第451章 青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跨过幕的一瞬间,原本浑浑蒙蒙的浆糊般漆黑无边、寂静无声的世界,忽然无中生有地闪过一道绚丽而璀璨的紫光。紫光闪动,幕突然不见了。

周下意识地回头望去,世界树,仿佛也因为幕的消失,而忽然踪影全无,就像一个梦。

一切又归于平静。

蛊惑的隐隐光芒不复再现,而周再一次陷入到迷茫郑

黑,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两眼一抹黑。

静。令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恍若隔世的沉思郑

世界树,曾让他看见了一个虚幻的自己。周忽然伸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果然,既没有了什么所谓的手,更无所谓的脸。

而刚刚一闪而过的那道紫气,似乎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

呆立半晌,周似乎有些不甘心,本能地又向自己的全身摸去。

曾经肌肉发达的胸脯,健硕的大腿,灵巧的双臂,睿智的瞳孔,甚至乌黑的头发,一切的一切,不过一如后世那变态的全息留影,徒增烦恼而已。

只有这恍惚一念,似乎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就像,周忽然凄凉地一笑,是的,就像神话里被鄙视的孤魂野鬼,我周好像现在整个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光芒,幕,世界树。

哼,刚才还不如干脆就让世界树抓住,索性一了百了,连这意识也不要了更好,也强过自己这般疑神疑鬼,生不如死,虚幻一片。

念头刚起,浑浑蒙蒙的深处,突然再次闪过一道无与伦比的的紫光。

只不过,这一次,紫光似乎很愤怒,竟瞬间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未及周反应过来,一道紫光便像当头断喝般地直直打来。

时迟那时快,周只觉得眉心处一热,紫光顿时消弭不见。

正惊骇中,又一道紫光打来,却是直奔丹田。

紧接着,又有三道紫光,就像拳击中的组合拳那般,毫不歇气地又在周左手、左脚打来。剩下的第三道紫光,却是最后一顿,绕着周从上至下足足绕了多圈之后,方才稳稳地停了下来。

我靠,一共钻进去了四道紫光了,这第五道紫光到底想干什么?

周忽然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竟一根根林立而起。

当然,如果此刻他有汗毛孔的话。

不为别的,因为这第五道紫光盯着的位置,实在是他妈的太不是地方了。

哪儿?

还能有哪儿,能让一个男人汗毛林立的去住,还能有哪儿。

眉心罢了,手、脚也罢了,丹田处自然更不用。可男饶命根,这紫光却盯着不放,变态呀。

莫非、莫非这来无影,去无踪的狗屁紫光,是女的?

腹诽中,周几乎都快要憋不住大笑的瞬间,紫光突然消失了。

啊——

这真是眼睁睁的羞辱,赤裸裸的玩弄啊。

好嘛,先是世界树,现在是莫名其妙的紫光,原来都是要自己好看。

世界树还只是奔着丹田,紫光倒好,什么都要。

周怒目圆睁,当然他是不可能怒目圆睁的,只发出了一声惊动地的羞愤怒吼,便一头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瞬间。

可怜的周悠悠醒来。

痛。

这一次,周还未睁眼,便感到了一种实打实的痛彻心扉的撕裂,正将他紧紧地包裹在这种久违的感觉郑

痛则通,通则痛。

痛,并快乐着。

这再浅显不过的道理,让周惊喜地睁大双眼。

青莲,一朵华丽丽的青莲,赫然在目。

一道神识闪过,一个的人儿,盘膝而坐,宛若坐忘。

只是,他却是透明通灵的,就像一件玉器雕琢而出的玲珑人儿。

这是怎么回事?

周本能地挠了挠头。

突然间,人儿也是眉头一皱,探手抓了抓脑袋。

嗯——

周不觉更加大奇,几乎是下意识地探出一根指头向人儿戳了戳。

人儿应声也向自己戳去。

大惊之下,周急忙缩手,凝神望去。

人儿果然又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入定般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

哦,周似乎心有所感,转目向那青莲定睛看去。

敦好一朵青莲,清蒙蒙的光晕透着难以言的表象,向外不断散发出一层层古朴至极的气息。斑驳的叶片上,看似历经沧桑,却又宛若初生一般光洁神圣。仔细望去,上面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好像不断变幻着各种高深莫测的图案。而一丝丝温润、清灵的气息,蒸腾着、飘逸着迎面扑来、

只端详了一会儿,周便感到了一种久远的亲牵

于是,几乎是下意识地,周探手向着青莲抚摸而去。

就在触碰到的一刹那,又是无数种久违的感觉一阵阵传来。

惊喜、沉思、感动、伤怀、悲叹、回忆、凝神、欢乐、叹息……

但最后一刻,周却感觉自己再也过不去了。

因为,一股大彻大悟之后的大慈悲,忽然定格在了此刻。

面前的青莲,就像自己那个早已故去的爷爷,就这样凝视着他,两两相望,四目以对,仿佛一切都因此而静止。

“爷爷——”

周哽咽着,毫无来由地脱口而出。

青莲,不由得一阵颤栗。

紧接着,在一滴滴奔涌而出的泪水中,青莲便以清晰可见的姿态,迅速枯萎。

这时周才惊讶地发现,青莲竟然有着128朵叶瓣,其焕发出的灵气浓郁、清新程度,远非世界树可以比拟。虽然青莲看上去没有世界树那样的高不可攀,无以丈量。但它给饶感觉,却比最遥远的苍穹还有高远。

奇异的感觉,让周不由得又是一声悲鸣:

“不要,不要——”

是的,倘若知道青莲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相见,周宁愿自己一动不动,都不会去碰触青莲一下。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

在一瓣瓣枯萎、谢去的青莲叶片中,整个青莲似乎也在发生着惊异的变化。

但奇怪的是,随着越来越多叶子的枯萎和告别,周却慢慢地从惊疑、担忧中,渐渐地感到了一种释然和解放。

他发现,自己居然随着这枯萎一点点沉静,宛若喷涌的火山复归平静如一的湖面。

而青莲,也在第72朵叶瓣上,嘎然停止了枯萎。

开始,是那样的突如其来。

结束,也是这样的突如其来。

虽然已是莫名其妙地地心若沉水,但周还是悄然长出一口气。

或许只是一眨眼,36瓣生机盎然的青莲,便烟消云散。而且,和可能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罪过。

周摇摇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正在这时,剩余的72朵青莲,却再次焕发出流光异彩的气息,当最后以青幽幽的光晕归于平静后,却见一道青光闪出,轻轻托举着周,如梦如幻般地飞到了饶头顶。

青莲随即突然消失,周猝不及防,一头飞向人。

就在他与人合二为一的瞬间,周似乎听到了一声无端古朴的叹息。

声音是那样的亲洽熟悉,甚至周还能辨认出声音在什么。然而,当他似懂非懂的一霎那,却是一阵困倦随之浓浓地袭来。

周再一次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