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假面骑士之魔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All(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七章 All(1)

(不求订阅月票了,因为总是这样感觉好难受,反正也没有啥子东西……)

(我也想当一个属鸽的人,也想过几没有更新的日子呀……可是现实又好像不太能允许我这样做……)

(默默的交上今日的工作量)

“这大概……就是我们猎魔一族,也就是守护一脉和美杜莎一族的瓜葛吧……”

“或者,是守护一脉和所有恶魔只之间的瓜葛由来……”

斯卡纳低着头,他坐在深色的大理石桌前,手中紧紧的握着黑色圆环玻璃杯,杯中盛满的灰色咖啡液体,随着斯卡纳微微窝紧的手掌,而导致了杯中的咖啡震颤出一丝丝的波纹,就像斯卡纳此时回忆的心情一样……波动不断的情绪,有些让吴昊感到担忧。

倒是……讲了很久的斯卡纳低头看了一眼吴昊那认真倾听,全然没发现对方是在为他担忧的模样,这使得斯卡纳不禁咧嘴笑了笑,接着道:“自那以后,先祖就回到了人间,我们一族也就有了墨守的规矩,凡事成年以后的继承人,都要前往地狱,猎杀恶魔……”

“而且……”

斯卡纳伸出手来,手掌中心躺着两枚白色刻着竖瞳的宝石,正散发着一缕淡淡的粉色光辉。

美杜莎之瞳,内涵着美杜莎核心的力量,不属于恶魔血脉的力量和能力,这股力量不会被吴昊所吸收,因为真正和它契合的……是guard!

这一点斯卡纳比谁都清楚,他更清楚现在的guard太弱了,当年先祖一人击退各大恶魔之主们的联手,就是凭借着guard的力量,可是现在……自己对上一个重赡色(和谐)欲都……拼尽了全力呀……

相比斯卡纳的懊悔和不甘,吴昊虽不清楚斯卡纳心底所想,却也能感受的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渴望着什么东西,正有一股魔力在细心的浇灌着他体内的萌芽,以此生长着巨大的枝干……

“找到了,找到了!”

泽神玲奈跑着冲进了特状课的秘密基地,她手中拿着一个本本,嗯,是很正经的本本,上面标注着许多公式,密密麻麻的字符在翻动时,有些让人眼花缭乱。

但是,这些字符对于泽神玲奈,或者对于所有的特状课成员来,都是极其宝贵的。

泽神玲奈有些雀跃的喊着:“刚提供了很有用的公式,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计算完毕了!”

着,泽神玲奈已经抓起了手中的记号笔,一路跑到秘密基地的展台上,拉开了日常分析嫌疑人关系脉络图的黑板,展开了一次漫长而精准的计算。

秘密基地里,旋转的特莱多隆,也就是赛特朗跑车里,泊进之介有些发黑的脸颊上,冰霜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明明已经断去了呼吸,可是他身体内的细胞竟然维持着一个良好的循环状态,身体的机能还没有完全暂停。

假死!

不,或者是,一直固定在泊进之介腰间的库里姆·斯坦贝特腰带里,有着强大的生命能量正在维持着泊进之介身体细胞的运转才是,这一切经过了泽神玲奈的技术分析后,也得出了结论,只要有足够的马力来启动嵌在泊进之介左手移速手镯上的赛特朗型号移速战车,那么……就有足够的能量来驱动库里姆·斯坦贝特的核心……也就是不意外的能够重启drive腰带中库里姆·斯坦贝特的意识,从而完成泊进之介但是复活!

但是究竟需要多大的能量呢?少了又无法满足复活的条件,多了又可能影响到泊进之介的身体,真的可能造成泊进之介的死亡……所以,在泽神玲奈一步又一步的计算完手中的公式后,她再次验算后,终于是举起手来,喊道:“课长!出来了,当赛特朗号达到每时两百公里的时速后,就有足够的马力来驱动赛特朗号移速战车,之后,赛特朗号就会连接上所有的移速战车核心,达成重启库里姆·斯坦贝特的条件!”

本愿寺纯听到了泽神玲奈的呼喊,他靠在大理石桌前,一直默默倾听恶魔历史的他,终于站直了身板,喊道:“那就……出发,我们去复活库里姆!”

着,本愿寺纯对着桌前坐着的吴昊等人,九十度弯曲身体,直直的鞠了一躬,带着请求的语气,道:“诸位,上一次得到救助不胜感激,这一次,也请诸君帮助泊进之介渡过眼下的难关了。”

吴昊身后,左翔太郎抬头看着吴昊扶起了本愿寺纯,眼中也是泛起了一丝的波光,在他的印象里,吴昊完全似乎有着两种不同的风格。

和恶魔战斗是,是凶狠毒辣的,能对对方凶恶两分,他绝对会想尽办法,对其毒辣五分!

而对于自己人,似乎……能温柔上两分,绝不单单只给上两分的程度。

吴昊扶起了本愿寺纯的身躯,带着几分微笑,道:“课长客气了,我们一定会帮助泊进之介醒过来的,因为……他也是我们的伙伴呀!”

“伙伴之间互相帮助,不是理所应当的嘛?”

着,吴昊也是偏头看了看一旁的赛特朗跑车,目光焦距在了依旧沉睡在副驾驶舱位上的泊进之介,他抬眸一眼,便是道:“你,这次有哪些恶魔会出现?”

斯卡纳自顾自的抬头,他也透过了赛特朗跑车的车窗,看着里面沉睡的泊进之介,哼声道:“仅仅是一个骑士,现在复活的话,也不一定会让那些隐藏的恶魔出手吧?”

吴昊闻言,倒是摇了摇头,回应道:“不,他们会来的,一定会,否则……他们也不会就此毁灭hibiki的世界了……”

“要知道,每一个骑士都是他们的敌人,少一个骑士就是少一个敌人,你觉得他们还会就此放过泊进之介嘛?”

斯卡纳皱了皱眉,他哼声,却也没有反驳:“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吴昊没有话,只是将目光放在了赛特朗跑车内,看着里面依旧沉睡的泊进之介,道:“谁来当驾驶员?”

斯卡纳不言,却也明白了吴昊的意思……复活泊进之介,怕是吴昊计划内的第一步吧,至于更多的……可能就和吴昊的关于瘟疫的家伙有些关联了吧?

海东大树一直都坐在另一端,他擦拭着手中的dienddiver,微微挑起的眉目显得有些……担忧……

听完吴昊的一些话,他担忧的对象,应该是……远方的某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