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假面骑士之魔骑 > 第五十八章 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求推荐收藏)

“不,不要!”

一早,吴昊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的淋漓大汗湿透了衬衣,就连薄单的床被也被他身上渗出的汗水所浸透。

吴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迷离惊慌的双目在四周扫过,直到发现这四周所有的一切,依旧和往日里醒来一样并无不同,还是那个温馨的家,温暖的房间,这一刻,吴昊如释重负的躺倒在床上,他一手覆掩在脸上,尽可能的让自己平复下来。

“梦,噩梦吗?”

吴昊低声自喃,胸口因沉重的呼吸而一起一伏,但这并没有彻底熄灭他心中的恐惧。

恐慌,这样的情绪已经有多久没有出现了,吴昊回忆着梦,回忆着那个难以抵御的噩梦。

梦中,身穿浅蓝色连衣齐膝长裙的少女站在涉谷的废墟上,白皙如玉藕般长腿上满是血污沾染,漆黑的污渍染上了她白皙的肌肤……

黄昏落下的废墟上,昏晕印照在少女身后,少女恐慌的奔逃着,丝毫不顾废墟中倒塌大楼中刺出的钢筋挂烂了她的裙摆,任由四周的尘埃染尽了身上唯一白皙的部位,她脸上带着惊恐,奔逃着,像是身后有何种可怕的东西在追赶着……

夕阳落下的昏晕里,破损废墟堆成的废墟大楼上,赤红的甲胃被夕阳落下的黄晕所包裹,他背对着身,蓝色的复眼静静的凝视着夕阳落下的余晖。

就在少女奔逃时,赤红的骑士缓缓抬起了右手,捏成一个奇特的手势。

食指高指际,其余四指虚握,像是某种高格调的仪式正在进行着,又像是正在对着夕阳的余晖宣读着某种神圣的典语。

少女微微回头张望,只见夕阳落下的时刻,正好照在了赤红的独角仙巨角上,闪着明亮的光点。

赤红的骑士像是从太阳中走出,他背身依次按下独角仙腰扣上方的按钮,而后从右至左推动独角仙腰扣上的独角,只见蓝色的电弧瞬间从赤色甲胃上的巨大独角上缓缓凝聚,一点点顺着他犹如太阳般娇红的身躯徐徐下移,直到凝聚在右腿上的一瞬间,回身踢出。

“riderkick!”

即便听不到梦里的声音,吴昊也能从对方的动作上判断出这一击绝对力量的踢腿,必是骑士踢无疑了,吴昊瘫躺在床上,回忆着梦中赤色独角仙骑士那一记“riderkick”朝着美川奈子轰出的那一刻,少女脸上的惊恐和慌张让吴昊感受到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被一把利剑狠狠穿透,他咬着牙躺倒在床上独自承受着,一时间本已平息的心,又焦躁了起来。

梦可能是虚假的……可是谁又的清呢?

“kabuto!”

“啊啊啊啊!kabuto!”

“该死!”

吴昊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助和无力,如果这个梦真的映衬了现实,他真的就无能为力了,要知道kabuto的hyper形态是可以逆转时空的,在这期间,就算自己的霜形态能救下美川,可是对方完全可以用处hyperpoer从而逆转时空,这是必杀的节奏啊!

“不对不对!”吴昊一屁股坐起身来,他感觉自己有些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支配了……这完全不像……以往的自己,有些……莫名的失态了……

“关心则乱吗?”吴昊拍了拍有些发涨的脑袋,真是多余的担心呀,只是一个梦而已,我又不是zio啊……

吴昊看着窗外已然明亮的景色,一时间又陷入了沉思。

“就算只是个梦,可这一切,万一成真我又该怎么办?”

吴昊的目光扫向了白净的花板,看着头顶上的琉璃吊灯,一时间流露出决然的神色。

“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风格呀!”

……

为了对抗orm的侵入,涉谷事件后成立的zect的组织一直在鼎力对抗着orm。

随着原虫浮出水面,对抗orm异虫的力量又多了一分,更给整个zect增添了几分士气。

随着thebee前适能者影山瞬被kabuto适能者夺走了thebeezect,而作为最强orm清理兵器kabuto并没有受到zect的反对,也就是默认的抛弃了影山瞬,而thebeezect也一直在等待着它新的适能者,同时,被遗弃的影山瞬连同初任适能者矢车想在被抛弃中,也被拥有着同样命阅蝗虫zect所选中,续而变身为假面骑士踢蝗和假面骑士拳蝗……

zect总部很隐秘,但是作为最精英人士的群众,依旧有被zect选中并加入到这个团队中的机会,尤其是那些被orm残害了家人后的亲属,无一不是带着极其强烈的仇恨而来的。

只是今,在zect总部的外围,一个身穿黑褐色破洞牛仔服的少年进入了zect高层的视线。

通过zect总部外围监控回传的画面,就连加贺美新的父亲加贺美陆也是一时间看不透传回画面的大屏幕上,少年那深邃的眼神,静的有些让人发指……

“这就是你的那个少年?”

加贺美陆双手撑在办公桌前,漆黑的办公室里,只有大屏幕上闪烁的灯亮照映出唯一的光线,那光线将加贺美陆泡经沧桑面容和轮廓分明的线条无一不漏的映衬了出来。

边上,三岛正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目光微微瞥过沉默不语的加贺美新,见着对方沉默时似有隐瞒的样子,他目光中闪过一丝深意,俯身贴着加贺美陆耳边,问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加贺美陆默不作声的沉默着,见着加贺美新的默然,一时间也没有继续追问,语气也是略带深沉道:“听昨,他救走了你的保护目标?”

加贺美新点点头,依旧默然。

“嗯,带他去3号场所吧,那里现在应该正在进行着thebee的适能者挑选对吗?”

“道总司愿意将thebee归入zect组织内,提出的仅是需要thebeezect的时候,zect必须无干预全全归还给他使用权,这对我们来,又是一大助力,放过的话,损失就大了呢!”

加贺美陆叹了口气,对着身边有些阴沉却一脸恭敬的三岛正壤:“thebee的力量不适合你,你就不要多想了,下去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吧。”

三岛正人轻轻抬了抬耳边的镜框,点零头,随身退下,没有人看清,那厚重的镜片下隐去的一缕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