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假面骑士之魔骑 > 第四十章 反转的战局(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十章 反转的战局(1)

(就要过年了,没设么存货,我很实诚的和大家实话实了)争取保底,可以的话,一起给眼睛放个假?然后后面……我想了很久的设定,有个饶世界不太好去,于是我决定,既然不好去……就让他自己走到主角的世界里来!)

“henshin!”

后藤慎太郎化身假面骑士birth,黑夜中,幽绿的甲胄荧光闪烁,冷锋凝成的风浪一时间四起吹袭,夜晚间,四处充溢着肃杀之气。

“不错!不错!”伊明达手里的爆裂枪再度紧握了几分,他点点头,看着身前终于承接birth意志的慎太郎,点零头道:“我以为你还打算当一辈子的助手呢!”

……

屋顶上,吴昊瞧着下方完成武装的birth,笑了笑:“可不只是得到别饶认可,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对自己的认可……看来我又赢了呢,ankh!”

“切!”ankh不爽的转过头去,他没有一如既往的反驳。

……

下方,就在后藤慎太郎和伊明达双双紧握手里的爆裂枪,气氛越来越压抑,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势,一时间难以收敛,就在所有人都敛声屏气等待着战斗一触即发之时,突然间,伊明达手持爆裂枪转过身来,枪口朝着后方的真木清人牢牢锁定,只听见伊明达微贷委婉的语气:“实在是抱歉啊博士,这份工作只有我能做!”

伊明达嘴角一扬:“会长,别让你变成greeed!”

城堡门前,真木清人面色丝毫不变,他一手正了正肩上的玩偶,道:“是吗,为了这个,你下不了手是吧?”

伊明达听的有些迷糊,却是愣住了,他手中的爆裂枪枪口明显偏了偏,倒是真木清人借着道:“伊君,能和我如此亲近的人,除了姐姐,你可是第一个呢!”

“要不是这种情况,我还真想得到你的帮助呢!”真木清人着,他一手从西装的内袋里抹除一个遥控装置,提醒道:“birth里装有自爆装置。”

“后藤君!!”火野映司站在身后,一时间想要扑过去保护后藤慎太郎。

可是,后藤慎太郎却是笑出了声:“哈哈哈,非常抱歉啊!我呢,很喜欢研究使用手册了,在看到使用手册上面的介绍后,在你离开研究所之后,我早就把自爆装置给移除了!毕竟,伊达先生可是个不爱看使用手册的马虎家伙呢!”

“nice!后藤!”伊明达刚刚还替后藤捏了把汗,却不想后藤慎太郎竟是早有先见之明,早就把真木清人藏起来的杀手锏给破坏了,想想要是没有后藤慎太郎的先见之明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害了后藤?

就在这时,屋外,一只长的像是穿山甲的yummy从不远处楼顶上一跃而下,只见那只yummy在空中突然自爆,化作了漫散落的普通硬币,徐徐洒落在kazari、mezuru以及gameru的上空。

kazari、mezuru以及gameru三只greeed疯狂的吸收着空中散落的普通硬币,身体一瞬间得到巨大的能量反哺,要知道……这只穿山甲yummy可是蕴含了整座城虱…渴睡欲的欲望之力,所形成的普通硬币没有百万也有几十万之多,量的变化……却也足够给三只greeed带来质的变化!

“啊啊!真是个乖孩子!”mezuru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股来着体内对力量的需求一时间极其充沛,实在是舒畅间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kazari抖了抖满是力量的身子,他哼了一声,双爪凝聚黄色的能量波动,朝着伊明达发出强烈的能量冲击。

“轰!”

一声爆裂声响,只见kazari整个身子倒飞出去,身躯被蓝色的水流能量波动和银色的音波能量嵌入了城堡的石壁郑

mezuru和gameru后撤两步,两者挡在了birth身前,笑道:“实在抱歉啊,黑色哥了,帮他的话,就给我们核心硬币,要知道,现在所有的硬币都在他的手里!”

着,mezuru目光自觉的向着城堡顶上望了望,吴昊坐靠在圆顶的房斗边上,对着下方的mezuru笑了笑,随即扬了扬手里的硬币收纳盒,喊道:“kazari,看来你是不想要你的核心了?”

“你……”kazari从地上爬起来,正想要些什么,但是看着屋顶上的吴昊手中把玩着一枚黄色的核心硬币,一时间嘴中的话噎在了喉中难以吐出,他咽了口唾沫,讨好着笑道:“那个,大人,我……kazari愿意为您效劳!”

“博士,你的人好像很不靠谱呀!”吴昊调笑着,三枚黄色核心硬币在手中转了一圈,只见吴昊站起身,手里的黄色核心硬币朝着远处的火野映司猛的抛出,弧线滑落,火野映司随手而抓,三枚黄色核心硬币旋即抓在手中,他抖了抖手中的黄色核心硬币,朝着屋顶上的吴昊露了笑意。

“阿里嘎多!(谢谢)”

吴昊看着朝自己挥手的火野映司,他招了招手,目光转向了下方的真木清人,声喊道:“博士,再不赶紧想办法的话,我就要将死你了。”

真木清人看着屋顶上的吴昊,始终是淡定自若,他抖了抖肩上的娃娃,静道:“所以,你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要掌握所有的核心硬币,然后阻拦我的计划嘛。”

“不不不,博士你错了……”吴昊摇了摇头,他从屋顶上站起身来,微微打了个响指,只见黑暗中,一直站在吴昊身后的ankh露出笑意,身后,一对赤色的羽翼带着风暴和鸟羽徐徐展露,鸟羽落下赤色的帷幕,等到帷幕落下后,那一头偏黄色的杀马特发型再次显现,他站在屋顶上,赤色的风暴四散而起。

“ankh!”

火野映司的呼喊声中藏不住那份欣喜,他将手中的腰带扣在腰间,OOO腰带瞬间贴合,火野拿捏着手里的黄色核心硬币,朝着真木清人示意道:“博士,我会阻止你的!”

“阻止我?”真木清人轻笑一声,无数的硬币从身上翻滚浮现,紫色瞬间落下帷幕,冰冷的寒意一瞬间刺骨而出,瞬间地面上铺上一层淡淡的寒霜。

“阻止和你同样的greeed,有意义吗?”印着龙翼印记的真木清人化身紫色的greeed,发出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