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军事 > 重生之烽火一生 > 第256章 腹背受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孟山躺在沟里面听着飞过头顶的子弹,打在地上的啾啾声。无奈的看着后面趴在地上装死狗的老兵队。

而河间城的守军们乘着这个时候打开城门,将外面所败湍伪军残兵接了进去。

“你们的军官呢!妈的,你们这群混蛋你们的军官呢!他们在哪!”

伪军团长看着这些伪军残兵败将,抓着一个伪军老兵气急败坏的冲着他的脸大声吼道。

“报告长官,他们的炮手盯着我们的官长打。我们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啊!这让我们怎么打。”

唯一一个幸存的伪军军官,弯着腰心翼翼的对着伪军团长到。

“放你妈的五香麻辣屁,要是他们真这么能打的话!你们还能回来吗?”

伪军团长扔下了手上抓着的伪军老兵,冲到了这幸存的伪军军官面前大声的呵斥着。

“你们这些蠢蛋,懦夫!要不是你们现在还有用,我早就想弄死你们了!解散,把人都给我带回去!今晚上由你们负责城墙,一群蠢猪!”

伪军团长看着这些垂头丧气得伪军士兵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甩了一下衣袖。就走到城墙上面向鬼子中队长汇报工作。

而猫在壕沟里面的孟庆以及人民自卫队的老兵队们一直等到了。色变暗,才悄悄从藏身处处离开。

回到刚刚的出发阵地,孟庆对了一下这群老兵队的人数。一个不少,看着那群站在那里装无辜的老兵油子们。孟庆差一点儿就要爆发。

不过想想刚刚的反击战打的不错。老兵队里面的那几个老炮,几乎干掉了出城伪军所有的军官和机枪手。他们造成了这些伪军几乎一半的伤亡。

看着人群中的那几个老炮,孟庆将肚子里面的火压了下去。命令邓毅派几个人将所缴获的步枪机枪里面好一点的留下来,其余都拿去送到学兵队。再派几个人向周围的人民自卫队通报这个好消息。宣传一下,毕竟这是一场结结实实的胜仗啊。

然后孟庆就返回了指挥所,刚刚战斗让他收获很多。这群老兵的战斗力非常的强悍。可是他们的身上,旧有的局限太过于强了。来到人民自卫队,估计也是混口饭吃。哪人民自卫队发不出饷来。估摸着这群家伙十有八九就会带枪逃跑。

更不能指望着他们能为人民而战,为祖国而战。

孟庆有些惆怅地看着那些,围着一圈吹牛打屁的老兵队队员。

“妈的,这个日子多久是个头啊!”

看着他们孟庆心里面不停地抱怨着。

这群老兵队是自己手头上唯一有战斗力的队伍了。除了他们就是学兵队以及那些拿着锄头的农民。

对于他来打河间城是不得已为之,日本鬼子一来河间城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自己作为本地人,而且是老乡,看着这些日本人这幅样子。不有所作为,那就不过去了。

再加上,汉奸向日本告密,日军突袭了和河间城外岚庄正在开会的河间城干部。一个刚刚从蠡县调过来的干部,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将自己当做诱饵而壮烈牺牲!

而自己的人民自卫队却没有反应过来,为了提高人民自卫队的影响力以及树立自己的威信,免得让这些老百姓把自己给看低了。日本鬼子怎么打的就要这么打回去。更加让自己处在有利地位的是,这支日伪军是孤军。

距离他们最近的日军部队,是在离他们一百公里外的保定。现在日军部队正全心全意地南下,试图逼降南方政权。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援助那些孤悬在外的据点,整个平原都不要么是汉奸,要么是南方残余部队或者是八路军系统所占据。这些日本鬼子根本没空管他们。

于是孟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带领着人民自卫队,将整个河间城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可人民自卫队今的表现堪称灾难。日本鬼子以及伪军轻而易举的击破了人民自卫的攻击,如果不是今傍晚的时候老兵队,击退了出城而来的伪军,后果将不堪设想!

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必须得想想办法攻下河间城啊!

不过,刚刚只是非常侥幸的胜利。并没有出现非常大的胜利,也只是打死打伤了伪军50多号人。河间城里面的日本鬼子经过这一次的试探极有可能自己上手。

坐立不安的孟庆没有办法,只能命令自己手下的部队做好日军随时有可能,夜袭自己的准备!

第二一大清早,预想中的鬼子夜袭并没有出现,孟庆手上的人民自卫队参谋长。将昨撤退至距离河间城十里地的地方。召了起来,又开始向河间城前进着。

到达进攻阵地之前已经快要到十点了。

和昨一样,他们在日军枪炮打不到的地方安营扎寨,等待着孟庆的命令。

孟庆看着自己手下的人民自卫队很明显,这些家伙并没有因为昨下午对伪军的胜利而,提升自信心。反而这些家伙清楚地知道,人民自卫队可能根本打不过河间城的日伪军。为了那防止河间城日本鬼子与伪军的报复。

这群家伙干脆撂挑子不干了,趁着夜色直接跑路了。

而现在除去那些逃跑的。现在所有的人民自自卫队加起来也刚刚八千多人。一大半人没枪拿着锄头等庄稼把式在后面壮胆。

孟庆像昨一样站在阵地的最前面。准备抽取部队发起进攻。

“不好了,不好了,孟司令!我们后面有日军大部队,大约五六百号人,现在距离我们20多里地!现在该怎么办啊?”

一个气喘吁吁的传令兵向正在准备发号施令的孟庆道。

“五六百饶日军?他们有没有看错?真的是日军?除了他们,还有没有伪军?”

孟庆听到这个消息,连忙冲到传令兵的面前。对着他仔细的询问道后面日军的信息。

“是日军是日军,我们离得远,不敢靠近。如果他们脑袋上头盔所反射的光除了日军,还是什么啊!”

传令兵喘着粗气,向着孟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