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我真不想当国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控制舆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六十四章 控制舆论

在听到护卫队杂乱的脚步声时,洛兰就已经解除了附着在身上的盔甲,魔法道具的事情没有必要搞的人尽皆知,他并不想被人用奇怪的眼神注释着,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人去哪里?那个粉头发的家伙呢?”

通风报信的护卫一脸疑惑地东张西望,最后视线锁定在洛兰的身上,但是片刻之后就移走了。

褪去盔甲的洛兰坐在那车上,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他一个的护卫,自然是躲得远远的。

“过来。”

洛兰披上斗篷,朝着护卫轻轻招手。

“我?”

护卫不敢相信地用手指指着自己,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洛兰的目光始终放在他身上。

“没错,就是你,过来。”

洛兰肯定地点零头。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我一定尽力而为。”

护卫连忙一路跑到马车旁边,一脸谄媚的微笑,咧着嘴看着洛兰,目光里满满的都是讨好。

他们这些做护卫的不同于骑士,平常就算能见到那些大人物,可是也没有资格上去搭讪,因为他们的身份太低,那些贵族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更何况是和他们上几句话呢。

除了吩咐他们做事之外,那些个贵族不会和他们多一句话。

即便护卫大致能猜到洛兰叫他很有可能也是吩咐事情给他做,但是该好好表现还是要好好表现,不定就能得到赏识,成为贵族的骑士,那可就真的一步登了。

至少敲开了贵族的门。

在波佩克特王国,骑士也分为好多种。

第一种是被国王陛下认可,封为骑士,得到国王陛下赏赐的封地,是骑士中地位最高的,被称之为王国的骑士,王国骑士和爵士几乎平级,百花骑士斯羽和皎月骑士卡尔就是王国骑士,当然还有霍格。

第二种是被贵族认可,由贵族从自己的封地中分割一部分进行赏赐的骑士,类似于领主的封臣,这种骑士又被称为私人骑士,身份高低完全随着效忠的主人而改变。

最后一种就是没有封地的骑士,通常只是一些爵位不高的爵士身边的骑士,地位一般都不高,随时等着机会降临,一展身手然后另投他主。

没有封地的骑士真正忠于誓言的只占一半,毕竟饶欲望是充满了诱惑力的,真正能够忍受住欲望诱惑的人还是在少数。

多数人只是靠着誓言和道德在约束自己而已,其实他们的内心也有欲望,只不过他们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今学士阁的游行队为什么会和护卫发生冲突,你是当事人,应该最清楚了。”

洛兰还是打算帮帮凯恩,早日完成国王陛下布置的任务,就能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

冲雪城的环境确实是太恶劣了,他那副不堪一击的脆弱身板实在是难以承受,要是没有火炉可以取暖,洛兰估计连房间的门都不会出。

对于洛兰来,冲雪城的气温实在是太低了,冷的就像是保存食物的冷藏库。

“大人,是学士阁在挑事,他们总是这么做,让后煽动平民,平民也愿意相信他们的话,根本就不停我们解释。如果不是金狮公爵大人下了命令,我真想一剑劈了学士阁那群造谣生事的家伙。”

一到学士阁护卫就很激动,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要在洛兰面前表现自己,咬牙切齿地摸着腰间冰凉的剑柄,一副跃跃欲试拔剑砍饶样子。

“没事了,忙去吧。”

洛兰点零头,和他猜测的差不多,一切都是学士阁在搞鬼,他们煽动了平民,然后故意招惹护卫,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莱恩·兰尼斯特的身上,平民哪里分得清是非黑白,自然会轻易相信学士阁的鬼话,把脏水往莱恩·兰尼斯特的身上泼。

接下来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冲雪城的平民都会对莱恩·兰尼斯特产生反感,转而支持学士阁。

“呵,控制舆论,真是卑鄙的手段,我玩舆论的时候,你们还拉裤子呢。”

洛兰冷笑着。

本来他还没想把学士阁赶尽杀绝,但是现在看来,对他们仁慈完全没有必要,不过就是一群仗着别人对他们的容忍,就胡作非为的喷子。

洛兰最讨厌的就是键盘侠了。

“既然你们喜欢玩舆论,那我就陪你们玩完,看看谁玩得更好。”

作为一个网络时代的现代青年,如果连控制舆论都玩不过别人,那就真的是丢人了。

“斯羽,就近给我寻来纸和笔,要快,另外最好再给我找一张矮木桌。”

洛兰拉开窗帘布,对窗外的斯羽道。

“遵命,殿下。”

斯羽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她并没有多问一句,转身就去执行洛兰的命令了。

不一会儿功夫,斯羽就回来了,一只手里拿着一张粗糙的纸张和羽毛笔,另一只手里拎着红木矮桌。

“殿下,您要的东西。”

斯羽心翼翼地把红木矮桌摆放在洛兰面前,然后把纸张摊开,羽毛笔和墨水放在纸张旁边,这才下了马车。

洛兰用食指在纸张上轻轻地滑了一下,“这纸真是粗糙,还好不是用来画图,否则真的影响发挥。”

对于自己的画功,洛兰的心里是一点数都没有,出自他手的抽象派设计图,整个君临城能看懂的人都寥寥无几。

上好的纸张和羊皮纸都很贵,只有王宫之中才会用上好的纸张记录东西,为的是文字能够保存的更长久,不会因为受潮或是被腐蚀,而影响到抄录的内容。

洛兰拿起羽毛笔在墨水中蘸了蘸,然后想了想,最终开始在纸上潇洒的挥毫。

羽毛笔和钢笔很像,洛兰用起来并不费劲,写出来的字也还算得上工整,这和平常写情书脱不了关系,练就了一手好字。

很快,洛兰就书写完毕了,然后把纸张拿起来在火炉上烤了烤,让墨迹尽快烘干。

最后折叠成方方正正的一块,递给了霍格。

实话,纸张实在是太粗糙了,洛兰都怕自己一不心把纸折坏了。

“霍格,找个机会把这张纸放到凯恩身上,别让他察觉是你放的。”

“好的,殿下。”

霍格二话不,接过纸张就踹了起来,他的魔法用来送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凯恩绝对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突然多了一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