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我真不想当国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劝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原本水泄不通的街道,因为欧尼斯特·冯瑞斯的出现,变得冷清起来,生怕一不心惹一身麻烦的人还是多数,纷纷离开了这里。

极个别躲起来偷看的实属胆子够大了,看热闹不嫌事大,只要自己命能保住,该看的热闹还是要看的。

阳光洒在欧尼斯特·冯瑞斯的脸上,给他那头粉红色的长发镀上了一层金边。

霍格出手了,尽管欧尼斯特·冯瑞斯的速度着实让他大吃一惊,但是洛兰没事,他必须抓住这个企图对洛兰造成伤害的家伙。

只要被霍格的「诏命者」控制住,就算欧尼斯特·冯瑞斯的速度再怎么快,也只能乖乖地等死了。

就连能够空间传送的鬼月,利用「迁跃者」都学无法摆脱霍格的控制,更何况只是一个动起来速度很快的魔法师,霍格有信心能够摆平他。

呼!

又是一阵风,欧尼斯特·冯瑞斯在洛兰面前消失了。

再一次现身的时候,已经在将近六米开外的地方了。

看样子他察觉到了霍格的魔法正在侵袭他,凭借自己超高的移动速度,立刻移动到了自认为安全的位置。

霍格的「诏命者」魔法领域只有三米,欧尼斯特·冯瑞斯一瞬间就撤退了六米之外,让霍格无从下手。

斯羽拔出长剑也只砍到了空气。

欧尼斯特·冯瑞斯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真的就像是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能够阻挡风的前行,他是无孔不入的。

“呦吼,还有魔法师护送,不是一般人啊。”

欧尼斯特·冯瑞斯并没有因为一次失败而气馁,他眼睛里始终充满了自信,就好像刚刚失败的不是他。

“那就来看看是你快,还是我快了。”

欧尼斯特·冯瑞斯扭了扭脖子,甩了甩双手,目光认真了起来,看样子之前他都没有拿出全部实力,所以才这么自信。

呼!

一阵风吹来,洛兰只觉得胸口被人轻轻地敲打了一下,甚至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而欧尼斯特·冯瑞斯依旧站在原地,只不过粉红色的长发散乱飘扬。

比起欧尼斯特·冯瑞斯第一次袭击洛兰,这一次的力度明显增加了不少,感觉也更加清晰了。

相对高速移动的状态下,即便是鸟也能摧毁飞机,更何况是充满了爆发力的拳头。

如果不是有身上的盔甲防护着,欧尼斯特·冯瑞斯那一拳能够直接打穿一个成年饶胸膛,甚至比子弹的威力更大。

“吼,真是硬,这么打竟然都没有事。”

欧尼斯特·冯瑞斯揉了揉自己的拳头,毕竟是肉体凡胎,他的拳头上已经流血了,这还是在刻意用魔法去保护的情况下,否则整条手臂早就废了。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魔法道具?”

洛兰走下了马车,实在是坐的有些坐不住了,更何况欧尼斯特·冯瑞斯一次又一次的冲上马车,袭击他根本就不受马的阻挡。

在马车里还是下了马车,都没有什么区别。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管把魔法道具交给我,我不会伤你性命,我欧尼斯特·冯瑞斯从不曾违背自己的誓言,伤害我的目标。”

欧尼斯特·冯瑞斯原地做起了高抬腿,踩在泥水中,溅起一层层污浊肮脏的水花。

洛兰全身覆盖在白色的盔甲之中,就连皮鞋也被盔甲连接的战靴裹住,所以即便是踩入泥水之中,也并不会弄脏洛兰的皮鞋。

洛兰取下斗篷放到马车之中,密不透风的盔甲替洛兰抵御了寒冷的风,一时间竟然也没有那么冷了。

“我要是不给呢?”洛兰冷笑道。

欧尼斯特·冯瑞斯根本拿他毫无办法,而且根据传言,欧尼斯特·冯瑞斯从来不会杀人,他只会抢走目标的魔法道具。

从某种意义来,他也算得上是侠盗了。

“当然是抢咯,难道还能求你不成?”

欧尼斯特·冯瑞斯开始慎重起来了,从不曾有过任何一次失手,让他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信心。

即便是如此,面对洛兰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先不洛兰身边有魔法师守护,最让他觉得棘手的是那身盔甲,他已经用了最强大的力道去攻击洛兰了,可是很明显,没有任何效果。

“护卫队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就算你能很轻松的解决他们,但是被他们咬着不放是很麻烦的,我猜你不会喜欢的,这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礼物。”

洛兰简单的推算了一下,按照护卫通风报信的速度,现在护卫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而欧尼斯特·冯瑞斯并不会杀了他们,但是袭击护卫队是扰乱秩序,他会被全体护卫队针对,一头粉红色的长发那么显眼,再想进到冲雪城,除非他一直不间断的使用魔法,否则就有可能会引起护卫队的追捕。

“吼?”欧尼斯特·冯瑞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想让护卫队抓住我,你倒是第一个人,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奇怪呢。”

欧尼斯特·冯瑞斯歪着头仔细地打量着洛兰,他见过太多人了,那些人知道自己是要去抢他们的魔法道具,都巴不得让人把他抓起来,然后置之死地。

但是面前这个看起来羸弱的男人实在是太奇怪了,他面对自己这么一个名声在外强盗,竟然丝毫不紧张,而且看起来对他完全没有任何敌意。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

这是欧尼斯特·冯瑞斯得出的结论,洛兰的反常态度让他有些不适应。在这一瞬间,他觉得洛兰变得可怕了起来,任何能够平静面对危机的人,都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难道他真的有恃无恐吗?

欧尼斯特·冯瑞斯皱起了眉头,看着那个全身覆盖着白色盔甲的男人,依旧是一团迷雾。

“想要我的魔法道具,你可以来找我,或许我们可以坐下来喝杯酒好好商量一下,但是现在,你必须要离开了,如果你不想成为护卫队的眼中钉的话。”

洛兰的话再一次让欧尼斯特·冯瑞斯一愣。

商量?

难道他打算把魔道道具拱手送给我?真是个疯子,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欧尼斯特·冯瑞斯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然后瞬间消失在洛兰的面前,下一秒,护卫队立刻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