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今嫁 > 第五一七章 为人处世之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一七章 为人处世之道

姜零染知道燕柒爱吃什么,恐他在姜霁面前拘束,便夹着菜放在他碗中:“你多吃点。”

姜霁瞥一眼,心里吃味,凉飕飕的道:“是啊,难得柒公子不嫌弃粗茶淡饭,多吃点。”

燕柒在府中已经用过早膳,又刻意多吃了不少,这会子看着碗中逐渐堆满的饭菜,便有些犯愁。

有点后悔刚刚没用早膳的话儿了。

姜零染看燕柒吃的勉强,暗暗的在桌下踩了姜霁一脚。

都怪他,这么凶,吓得燕柒连吃东西都不敢!

姜霁被踩了一脚,一脸莫名的看过去,对上姜零染嗔怒又哀怨的目光,顿时牙酸。

合着他连话都不能了!

再看燕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昨日在他这里恨不能把攒盒都吃肚里去,这会子在姜零染面前装什么秀气?故意害他!

一边在心里骂着燕柒阴险,一边暗暗感叹姑娘家外向,一边认命的夹了一箸菜放在燕柒的碗里,挤了个磨牙凿齿的假笑:“来,柒公子,吃!多吃点!不够再添!”

燕柒看着恶狠狠按在碗里的筷子,再抬头看一眼姜霁“真诚”的笑脸,觉得后脑勺直窜凉气。

怎么有种赴鸿门宴的感觉呢?!

一顿早膳,喜气洋洋,无比和睦的用完。

撤了席,松鼠泡了茶端上来,三人刚用了膳,都没动茶盏。

燕柒道:“我待会儿要进宫一趟。”

进宫是临时决定,昨晚没告诉姜零染,他这会子来,主要就是交代这件事的。

姜霁一听眼睛唰的亮了,态度立刻回暖:“哎呀呀,这久不进宫的,一定要多住几日啊。”

可怜见的,他这耳朵终于能清净清净了。

燕柒心里暗道这舅兄太拆台了!

“百香回来了吗?”姜零染忙开口,止住了一场掐架。

燕柒道:“刚刚自己回来了。”

“呦,够胆。”姜霁笑着调侃了一句,而后又问:“可了是因什么事儿?”

燕柒在他们面前没什么可瞒的,便把云痴和宋巳的恩怨纠葛了出来。

姜霁不知燕柒和云痴的真正关系,听他完这些,惊的差点咬了舌尖,眼若铜铃的瞪着燕柒,暗骂道:这子的脑子被狗吃了吧!?

也忒不把他妹妹放在眼里了!!

竟敢这么大咧咧的云痴的事情?

还一脸的惋惜!怎么?是要他们赞云痴一句痴情,厚道?再一起唾骂宋巳的狼心狗肺,薄情寡义?

他是真发现了,这子妥妥的欠揍!

姜零染的关注点与姜霁不同。

宋巳竟然是云痴找了多年的未婚夫?!

那么,前世那个调戏了云痴而后被燕柒教训了一顿的武状元,莫非就是宋巳?!

想到这个可能性,姜零染蹙起了眉,袖中的手悄悄握成了拳。

前世燕辜登基后,提议让云痴给宋巳做妾,此举是侮辱燕柒,更是宋巳在侮辱云痴。

所以云痴自杀了。

而燕柒,经了那件事情,算是彻底的看清楚了燕辜无耻的面目吧?

他的死讯没有任何征兆的就传了出来,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那么,是反抗被杀?

还是同云痴一样,绝望的自杀?

不管是哪一样,都足以让姜零染心疼。

燕柒对上姜零染莫名疼惜的眼神,不觉挑了下眉,这丫头想到什么了?怎么一副要把他抱在怀里哄一哄的样子?

“你进宫,是为了这件事情吗?”姜零染道:“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如实呗。”燕柒探手道:“等完了,再让秦家决定,这女婿是要得,还是要不得!”

姜霁目光惊奇的看一眼身旁的姜零染,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

她这还有有答的?

也是个缺心眼的!!

兀自气的脑子疼,他端着茶盏猛灌了一口茶,合计着私下要找个时间与燕柒好好的谈一谈为--人--处--世--之--道!

不防备,茶叶灌进了嗓子眼里,他呛的猛地咳嗽起来。

姜零染和燕柒齐齐看过去。

姜零染掏着帕子,紧张道:“哥哥没事吧?”

姜霁接了帕子擦嘴,闻言摆摆手。

燕柒没多做逗留,了会儿话便起身进宫了。

皇上这边正用早膳,想起了百香打宋巳的事情,问高得盛:“可有了什么法?”

“早朝前奴才让人去打听,柒公子身边那个叫百香的侍卫还没找回来呢。”高得盛摇头:“这法一时半会儿自也给不出来。”

皇上闻言轻摇头:“连身边的人都管束不住,让朕怎么放心?”

“公子为人厚道,如今又不舒坦,对底下饶管束自然松了些。”高得盛思忖着为燕柒开脱:“以前何曾出过这种事情?”

皇上深觉有理,点头道:“他这身子骨也费不得神,待会儿让太子去走一趟,赔个礼,道个歉也就是了。”

高得盛嘴角抽了抽。

燕柒惹事,要太子去代为赔罪,皇上当真是把“长兄如父”这四个字贯彻到底了!

用了早膳,皇上依旧去批折子,不多时听人通传燕柒到了。

皇上意外的笑起来,搁下朱笔道:“快请进来。”又吩咐高得盛:“去把王御医宣来。”

高得盛含笑去了。

出殿的时候与燕柒走了个碰面,忙驻足请了安。

燕柒笑的和气:“您这是要去哪里?”

高得盛颔首道:“皇上要宣王御医,给公子您诊脉。”

燕柒点点头:“有劳了。”着进令,对着上位,恭恭敬敬的请了安。

皇上已经收了刚刚的笑,冷冷淡淡的坐在案牍之后,闻言撩着眼皮看他一眼,没什么好气儿的哼了声。

燕柒得了冷待也不在意,上前两步,看一眼他笔下的折子,又看一眼他:“太子您惦记我,让我进宫看看您。”

皇上听了这话面上挂不住。

额角嚯嚯的跳,忍了又忍才没有把朱笔摔出去:“太子不你就不来了?”

燕柒忙陪笑:“这不是身上带着病,怕过了病气嘛。”

皇上气笑了:“那你一日一日的泡在姜家,就不怕过病气了?”

燕柒道:“那姜霁不也病着呢?我俩谁也不嫌弃谁。”

皇上气的直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