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今嫁 > 第五一六章 他不嫌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只点头,却是没话。

百香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这几人骑在马背上,颈背笔直,一手抓着缰绳,一手垂在身侧,目光锐利又警惕。

风吹来,抚动袖口,掩饰了手掌的动作。

百香当然知道那手里是什么,当即便道:“我要见公子。”

他没想“失踪”,昨日听秦云融提起燕柒,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云痴带来,让燕柒做主他们的婚事。

实在没想到云痴会喝醉,这耽搁一晚,府里怕是乱套了都。

完这句,百香打马往府里去。

几人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到了府门前,百香翻身下马,而后举着手,看着马背上的云痴道:“我扶你,心点。”

云痴看看他递出的手,再看看他攥着缰绳的另一只手。

这是防止她逃呢...。

抿了抿唇,她道:“你真想好了?不后悔?”

百香听了一路的道理规劝,这会儿看她张嘴,以为又是相同的话。

意外的听到这句话,他有一瞬的讶异,回神忙道:“我想好了,绝不后悔!”

云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搭手在他的手心里,翻身下了马。

燕柒咬着虾饺,抬头看到并肩走进来的两个人,眼底带了些笑。

在他们走到廊下后,又压了下去。

百香进厅就跪下了:“公子,属下知罪。”

云痴看他跪,也跟着跪下了。

燕柒面色平静,一丝多余的神情都没有,眸子转动间不动声色的将二人打量了一遍。

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他们两个之间有这种心思呢?

若他与云痴做一辈子的戏,这憨货还准备憋一辈子不成?

看了会儿,他吩咐门内候着的文季:“把人都撤回来吧。”

文季颔首应下,目不斜视的退了出去。

燕柒吃完一整个虾饺,才开口道:“打了人还敢回来?”

百香默了默,伏地道:“属下知罪,但凭公子责罚!”

云痴心头一跳,纵然没听百香提过,但她好像已经知道了他打的是谁了。

眸子朝他那边斜了斜,瞧见了他手骨上的淤青,一时心头很不是滋味。

唯恐他真的因这件事情而受了处罚,忙道:“公子,这件事情我能解决。”

百香后脊一僵,皱眉看过去,刚要开口,听燕柒饶有兴趣道:“哦?来听听。”

云痴道:“他是宋堂之。”

燕柒当场愣住。

再借他一个脑子,他也想不到茬在这儿呢!

宋堂之,宋巳,呵!

原来是换了名字身份...这些年,倒真叫他好找!

搁下筷子,燕柒站起身,扶了百香一把,又冲云痴抬抬手:“起来吧。”

百香昨日恼的懵了,做事全没了顾忌。

晚间睡不着时,才清醒了些,也想明白了这件事情会给燕柒带来怎样的麻烦。

故而深觉愧对燕柒!

眼下这么跪一跪他,百香心里还能好受些。

云痴看百香没动,便也不敢动。

燕柒站直了身子,无奈的“啧”了声:“这一大早上就来拜我,太折我寿了。”

着又抬抬手:“有话站起来。”

百香这才站起了身,顺手扶了云痴一把。

燕柒坐下来继续用早膳。

隔壁的丫头可了,抱着硌手,让他三餐多用点。

为了满足她的手感,燕柒自然是责无旁贷的。

咬了块油饼,含糊的问道:“用了早膳没?”

百香低垂着头:“用了。”

燕柒呵笑了声,点点头道:“不错,这性子随我,大的事情不往心里放。”

百香听了这话,心中羞愧更重,头垂的也更低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宋巳的真正身份,有些话燕柒也不用再问了。

看了眼云痴,又看向百香:“把人带回来,又跪又站的,是怎么个意思?”

百香闻言稍稍的抬起了头,看着燕柒道:“我们要成亲,望公子成全!”

饶是燕柒足够淡定,但听了这无比直白的话还是忍不住呛了下。

行!

是个男人!

“你是怎么想的?”他问云痴。

云痴抿了抿唇,侧目看着百香。

百香被她看的有点惊,瞪着眼,脱口道:“你又要反悔!”

“...”云痴听他这么,有种自己是个“始乱终弃”的坏女饶错觉。

窘的脸上红一阵黑一阵,轻咳一声看向燕柒道:“请,请公子成全。”

百香的心这才定了。

“成全!”燕柒重重的点头道:“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不成全!”

只是,云痴的身份却有些麻烦。

这么多年,名义上一直是他的“女人”,这才赎身没多久,就要嫁给百香了。

他已经能猜想到传言会有多么不堪入耳了。

看一眼傻笑的百香,又看一眼羞涩的不敢抬头的云痴,他深觉要把这件事情负责到底。

沉吟道:“这件事情暂且不要对外提及。”

百香顿时敛了笑,有些不安的道:“公子,这是为什么啊?”

有些话燕柒当着云痴的面儿不好直,闻言琢磨着道:“先把宋巳的事情解决了以后,你们再对外公布不迟。”

需待给云痴一个新身份才行...。

百香和云痴对视一眼,皆是颔首称是。

燕柒用了早膳,往隔壁去。

姜零染在姜霁院子里用早膳,听到燕柒来,眼睛里顿时沁了笑,猛不丁的瞧见姜霁看过来的眼神,她轻咳一声道:“我要避开吗?”

姜霁皮笑肉不笑的哼哼道:“真想避开,还问我做什么?”

姜零染眉眼一弯,笑着道:“我不想避开!”着就看姜霁沉了脸色,撇嘴又道:“不过,哥哥若想让我避开,那我自然听哥哥的话。”

姜霁被她这句“不想避开”震得瞪大了眼。

看着她,好一会儿不出话来。

等听到院中的脚步声,他才低声道:“你是个姑娘,矜持点!”

姜零染摸摸鼻子,同样低声道:“他不嫌我。”

“...”姜霁一口气提上来,要话,被走进来的燕柒打断了。

燕柒走进来看到姜零染,颇有些意外,继而嘴角就压不住的往上翘。

姜零染笑的就比较热忱了,若不是姜霁在,她都扑过去了。

“可用了早膳了?我们刚开始。”

燕柒摇头:“还没用。”

姜零染忙让厢竹去准备碗筷,又指着身边的凳子道:“快坐下。”

姜霁额角嚯嚯的跳。

这丫头,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

扶额压了压额角,刮一眼燕柒,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的!”

燕柒双手搁在膝盖上,坐姿十分乖巧,眸光真诚的看一眼舅兄,笑吟吟道:“蹭饭。”

“...”姜霁移开的手又按在了额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