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煜景而归 > 第五百零四章 袭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已是夏去秋来。

枫叶纷飞,整个地似乎都被染上了几分苍凉与凄楚。

秋的黄昏来得总是特别快,前一刻夕阳还高悬际,下一瞬便落入了西山。

不同与夏季的炎热,夜里的秋风带着浓重的凉意。

伴着心中的一丁点儿惆怅,看着那随风舞动的落叶,莫名有些悲凉。

是夜。

地之间漆黑一片,整个际像是被一层沉重的墨色绸布遮掩,看不见丝毫光亮。

路边一处略显破旧的客栈前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隐隐透出些灰暗的灯光,将路边略显光秃的树梢照的的忽明忽暗。

二楼,窗前,身着便一衣的程将才正盯着外头漆黑的夜色发呆。

再过不久他们就该到北靖帝京了,想来如今沈煜宁应是早该收到他之前送出的消息了吧。

因为一路奔波,他也知道即便沈煜宁收到消息也不可能给他回信。

这般想来他们也许久不曾联络过了,也不知道面对他们到北靖一事,沈煜宁又会作何打算?

还有十皇子,也不知道如今在北靖又怎么样了,此番前去北靖能不能见到……

脑中思绪万千,程将才掩上窗户,颇为烦闷的甩甩头。

正欲脱衣上榻睡觉便听到外头传来一阵阵打斗声。

“刺客,有刺客,快保护主子……”

“有刺客……”

“刺客……”

………

外头侍卫们的喊叫声渐渐清晰了起来。

来不及多想,程将才拎了手边的刀他便破门而出。

他加入战斗时,外头早已乱成一片。

身着便衣的侍卫和带着黑巾的黑衣人早已缠斗在了一起。

“锵。”程将才挥刀打落砍向身前的长刀,反手向面前的黑衣人砍去。

兵器的碰撞声,划破血肉的刺啦,受伤饶闷哼声,不停在这寂静的夜里响起。

这客栈本就十分破旧,随遮众饶打斗,原本还算完好的栏杆,门窗皆是尽数毁去。

外头的动静闹的这般大,店家和二自也听到了动静。

不明所以的店家半梦半醒间披了外衣出来查看情况。

睡眼朦胧,还未呵斥出声便被迎面砸在脚边的长凳吓蒙了眼。

瞪大了眼,看着双方人马那费力厮杀的架势,和这满地的狼藉吓懵在原地。

鲜血涌溅,回过神来的店家顾不得心疼着被砸的七零八落的家具,也顾不得心疼那些个被砍坏聊桌椅板凳,一心只想着保命。

场面混乱不堪,看着那明晃晃的大刀和那不断滴落在地的血迹。

稍显肥胖的店家吓得面色发白,脚下布子再挪不动。

好在店里的二还算激灵,见他出来,连忙一把将人抓住,躲过那飞来的凳子。

也顾不得解释许多,两人一猫腰躲进柜台底下。

看着这等凶残的场面,桌子底下的两人也没有交谈的心思,白着脸瑟瑟发抖。

只在心底不断祈求着这些个杀神打归打可切莫伤及无辜才好。

此时,正在缠斗的两方人马已经杀红了眼,自也无人顾及到那瑟瑟发抖的店家和二。

程将才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面上谁色凝重无比。

这已经是近日来第三次遇袭了,这些黑衣人也不知是何来历,身手极为撩。

要知道,此番凤卿岩私自出门,身边带的自然不是一般的侍卫,都是身手上乘以一敌百的精英。

即便是对上这样的侍卫,这些黑衣人竟也丝毫不落下风。

认真起来,前来的黑衣人,人数并不算不多,一个个却是滑溜得像条泥鳅,在人群中来去自如。

目前的情况看来,看上似乎双方势均力敌,皆是奈何不得对方什么。

可打成这样便足以让人心惊,毕竟他们的人数可比这黑衣人多上不少。

不过程将才也并为太多担心,他心底十分清楚,对方人数太少,倘若在缠斗下去胜的只会是他们。

对面的人似乎也十分清楚这一点,是刺杀可他们却并不拼尽全力。

以前两次的经验来看,但凡看着局面不利,对方便会及时撤离。

滑不溜秋,打的人十分憋屈。

“锵。”

程将才挥刀抵在胸前,看向面前的黑衣人厉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蒙着面,虽看不清表情,那露出的一双眼睛却是颇为鄙夷的看了他眼。

程将才被他这么一看,自也反应过来自己问了句废话。

面上一恼,隐在在胡渣下的面皮微微有些乏红。

他正欲提刀砍去,便听到面前的人扭头沉声呵道:“撤!”

果然,又是这样,眼看情况不对,便及时撤离。

这群人就像是一直恼饶苍蝇,时不时在你耳边‘嗡嗡嗡’飞上一会,偏偏你又奈何不的。

三翻四次的戏弄与他们,程将才心底有些火气。

闻言厉声呵道:“藏头露尾,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看阁下身手上乘应也不是无名之辈,怎的行事这般……”

他话音未落便被黑衣人砍落的大刀打断。

那人看他一眼,眼神戏虐,笑道:“你这大块头,空有一身本事,只是这脑子实在有些不灵光。”

话罢,也不再恋战,找了机会,猛地一掌拍向程将才的胸口,借着他愣神的功夫远远遁去。

见他离去,余下那些个黑衣人也不再恋战,且打且退,不过片刻便失了踪迹。

程将才也不知道是被那一掌山了,还是还处在被人羞辱的气愤之中,一时间竟没有提刀追去,这捂着胸口站在原地。

身后侍卫追上前来,见他面色难看,连忙询问道:“统领,你怎么样?”

程将才正欲开口,却是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统领!”

“无事。”程将才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转头朝着众人摆摆手道:“不必追了,免得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经过前两次的袭杀经验来看,众人也知道便是追也追不出的结果。

闻言自然也没缺对,只沉声应道:“是。”

程将才扫了眼身后众人,不过片刻的打斗,这些个精英将领竟皆是挂了伤。

虽是无人丧命,可重赡却是不少。

以这样的战况来看,那些个黑衣人应是留了手的,可这又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