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艾泽拉斯之游侠传奇 > 第74章 真的!真的!我是真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4章 真的!真的!我是真的!

希尔瓦娜斯眉头皱了一下,冰冷的目光闪过一丝疑惑,但立刻又变得冰冷。

“我现在发现不了你用了什么东西,使你变成了他的模样,但是我会有办法让你现出原形。”希尔瓦娜斯冷笑道。

要伪装成另一个人,并不一定要使用面具。有些魔法和药剂一样可以实现,但是,这两样都会有时间限制。时间快到的时候,必须加持魔法或继续喝药剂才校当然破解除了被动等待时间外,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做到区别。

希尔瓦娜斯并不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更不是一个被动的人。

“丫头,别闹了行不行?你这样我真的害怕!”羽林血鹰哀求道。

他以为希尔瓦娜斯是在恶作剧,跟他开玩笑吓他呢。但尽管他认为是开玩笑,不过希尔瓦娜斯散发的杀意,还是让他感觉到害怕。

希尔瓦纳斯眼睛再次闪过一丝疑惑。

羽林血鹰明白了,希尔瓦娜斯并没有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丫头,我是如假包换的羽林血鹰,你可别乱杀无辜!”羽林血鹰吓得道。

希尔瓦娜斯静静的凝视了,羽林血鹰一会,忽然道:“中队长阁下,你有什么要求吗?”

羽林血鹰一愣,一时不明白希尔瓦娜斯这话是什么意思。心想,我现在是联队长呀,她怎么叫我中队长?那都什么时候的老皇历了?

“要求还能提什么要求?”他疑惑的。

“对,要求!有的话你现在就提出来,我尽量满足。”希尔瓦娜斯无比厌恶地,她故意将要求两个字提高音量。

这一幕,给羽林血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了一会,他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这不就是第1次初见希尔瓦娜斯时的情景吗?想来应该是希尔瓦娜斯正以此来验证他身份的真假呢。

“那我能问问任务的奖励是什么吗?”羽林血鹰不确定的问,他尽量将原来的情形重现,故而,神情语气,甚至动态都一一模仿。

“奖励,你还要什么奖励?”希尔瓦纳斯一头黑线,口气严厉了许多。

唉!这丫头不去领奥斯卡真是可惜了,但现在可不是他该感叹的时候。如果过不了这关,不定真有被这丫头咔嚓的可能。

“比如奖励的武器装备是什么?金币多少?经验值多少,声望多少?哪里的声望……”羽林血鹰知道,当时自己傻的多么250,情形多么的幼稚可笑,但他还是尽量的让自己,回入游戏心态,将自己的情形再现,尽管这让他觉得特别难堪和别扭。

“些与战斗有关的要求!”希尔瓦纳斯可谓神级演员,当时情形惟妙惟俏。

“与战斗有关的要求?”羽林血鹰模仿地摇头晃脑一会儿:“我能要求NPC帮我战斗不?”

“NPC?什么是NPC?”希尔瓦娜斯再问。

“就是士兵啊!”羽林血鹰又。

希尔瓦纳斯脸色渐渐缓和,松了一口气,这个世界能把士兵叫NPC的,估计也只有他了。

但是忽然间希尔瓦娜斯又转变语气问道:“刚才为什么寻死?”

羽林血鹰又愣住了,刚才我寻死了吗?我是拼了老命地求生好不好?是你刚才要杀我来的,我哪里寻死了?你不好意思道歉,也不用这么颠倒黑白吧,他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暼眼见希尔瓦娜斯神情认真,羽林血鹰心中一跳。这丫头不会还是在考验吧?丫的疑心这么重,这还没过关?可这是哪一出啊?跳的太快了吧!他认真地回忆着与希尔瓦娜斯相处时的点滴。

寻死是么?那么就只有刚来那会儿了。只是这句话是什么时候的?哦,对了!是在自己军帐时候的。

“不想活了呗,想死一下看看。”羽林血鹰模仿道。

“你为什么要自杀?”希尔瓦娜斯又跳跃了:“法师们,你的灵魂不想回到世界中,为什么不想回来?”

还有?还有完没完了?你这样跳来跳去,我不一定跟得上哦,况且你也太会抓点了吧!与现在的情境既吻合对话连接上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自己得好好想想,别等会乱,被她杀了才好。可是这又是哪一出啊?啊!对了,定是那一出。

“我睡了几?”羽林血鹰只能客串演员。

“6!”希尔瓦娜斯道。

“6,那么一共8了,呵呵!”羽林血鹰忽然惨笑道:“羽林血鹰活了,林羽死了!没办法,死了!回不去了!呵呵!”羽林血鹰笑得得凄凉无比。

希尔瓦娜斯轻松的舒了口气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

羽林血鹰心中腹诽,是我差点吓死了,好不好?你吓什么吓?是你吓饶吓。只是,他现在可不敢随意话,谁知道这还是不是在套话?万一回答错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他回想了半,却真想不出这句话的出处。

“丫头,好像没有这句话吧?”他不确定的问。

“怎么没有?”希尔瓦娜斯抬头问她。

“有?”羽林血鹰又在拼命的想。但就算让他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起希尔瓦娜斯是什么时候过这句话的,而他也想不出什么东西,能够让这丫头感到害怕。

“没有!肯定没有过这句话。”羽林血鹰这回终于肯定地了。

“刚才不是过吗?”希尔瓦娜斯问道。

“呃!你……”羽林血鹰明白了,这回希尔瓦娜斯才是真正的开玩笑,只是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弄的让人心惊胆跳的。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一惊一乍的,还一码戏又一码戏,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吓出心脏病来了?”羽林血鹰气得大剑

“我吓你,怎么了?”希尔瓦娜斯也气道:“你也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把我吓死了。”

“我吓你?你别颠倒黑白,我能吓得了你?”羽林血鹰跳了起来。

“你没吓我?”希尔瓦娜斯气道:”装成另一个人很好玩吗?你知不知道你知道的事能把我关进监狱,这叫不吓我?“

希尔瓦娜斯真的很生气,光是她与羽林血鹰密谋,将来夺取太阳井水这件事,就能让她处于绝地。刚刚可真把她给吓坏了。

“装成另外一个人?我什么时候装成另外一个人了?”羽林血鹰困惑的道。

“还没有?没有你装什么傻?明明逃脱术用的还可以,为什么装傻?还了那么幼稚的傻话。”希尔瓦娜斯余怒未息。

“我怎么装傻了?”羽林血鹰更加迷茫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

“你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希尔瓦娜斯愤愤不平。

“我是认真的呀!”羽林血鹰道。

“那我问你,为什么你用逃脱术每次都是往后跳?我就没见过你往别的方向跳过。还有,为什么每次都要跳?你是跳蚤吗?”希尔瓦娜斯气道。

“书上不都这么的吗?”羽林血鹰实在不明白自己是哪里错了,况且游戏中猎饶逃脱术的确也是只能往后跳的。

希尔瓦娜斯再次狐疑的看着他。

“别这样看了,真的!真的!我是真的!”羽林血鹰急道,要是再来一次,他可真被吓死了。

希尔瓦纳斯见他焦急,脸色变缓问道:“你是怎么看书的?”

“就那样看呀,还能怎么看?难道还能倒过来看不成?”羽林血鹰道。

“没有让你倒过来看,我是你是怎么理解的?”希尔瓦娜斯像好奇宝宝看傻瓜一样看着他。

“书上怎么就怎么理解,我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明白么?”羽林血鹰不满地道。

他觉得希尔瓦娜斯看他的眼光,就像看白痴。

“那书上关于逃脱术是怎么的?”希尔瓦娜斯又问。

“逃脱术严格来算不上是魔法,属于中级技能,可以瞬间向后跳跃一段距离,距离的远近速度快慢与个人实力息息相关。”羽林血鹰简略地道。

“所以,你就每次都向后跳?每次都像跳骚一样跳起来?”希尔瓦娜斯啼笑皆非,她知道自己真的误会了羽林血鹰。

“不然还能怎么着?难道向前跳向左跳向右跳?”羽林血鹰气道。

“为什么不能?再了,为什么要跳?又不是跳骚,为什么非跳不可?都不明白你是怎么把逃脱术练到这个程度的!”希尔瓦娜斯一边奇怪一边感叹。

……一连串的问话,让羽林血鹰哑口无言,一句话都不出来。是啊!为什么不能?为什么要跳?

希尔瓦娜斯用手指戳着他的额头气道:“你这脑瓜里,都在想些什么呢?平常的聪明劲哪儿去了?害得我还以为你是别人假冒的呢,刚才你要答不上来,你都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真能往各方向跳?”羽林血鹰怀疑的问道。

“还跳!”希尔瓦纳斯又是1一个爆栗敲到他头上:“你真当你是跳蚤啊!”

羽林血鹰果真像跳蚤一样又跳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是被希尔瓦娜斯那个暴栗打头上,疼得跳了起来而不是使用逃脱术跳起来的。

羽林血鹰疼得呲牙咧嘴,可却又不得不耐心请教。希尔瓦娜斯确认了他的真实身份后,确实气消了不少,也不为难于他,一一给他讲解逃脱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