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龙神斗尊 > 第658章 仓皇逃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王长老?”

不秦宇不认识此人,就连周度也是眉头紧皱。在这周边的宗门除了刚刚兰宗最近,稍微有些来往,其他宗门都是八竿子打不着,又从哪里冒出个王长老。

“这位乃是岭云宗外门长老之一的王河王长老。”柳才仰起头,用无比傲慢的语气介绍道。

“岭云宗!!!”

周度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的后退。秦宇也是略微惊讶,他倒是没想到这个人是木雨薇所在的岭云宗长老,难不成会是之前那个在禅念山下等她的人不成。

看到周度等饶表情和不自觉的退后,柳才脸上的傲慢得意更甚。

王河则是不管这些,他只看着秦宇缓缓的开口:“猊山四怪既然死在你手,那么那件东西也在你手里吧。拿来~”

他语气平淡不容置疑,仿佛他所要的东西本身就属于他一样。秦宇可不吃这一套,对于这种抢东西还一脸理所应当的人,他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恶心。

“不死谷的人也到了,那也省得麻烦。回去告诉你们谷主,从今开始菲尔城与不死谷平起平坐,若有不服,我秦宇随时恭候。”秦宇不理会那姓王的。

柳才也被他突然调转的话锋弄得一愣,他怎么会想到秦宇这么作死,这句话完也等于是一只脚踏进坟墓了。

“哼哼~年轻人就是有个性!”

王河轻笑一声,旋即消失在飞行灵兽背上。

“既是年少,自是要飞扬跋扈!”

秦宇也同一时间消失。咻的破空声在菲尔城上空碰撞,以最高的城主府为界限,凡是比它低的地方全都没有收到波及,只有阵阵清风拂过。

而比它高的地方就像是空崩裂那般,恐怖的本源之力扩散,光是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那阵阵本源之力碰撞的声音比耳边炸雷更响。

“竟然能与我翻云手的力量相匹敌,神魄五重的你就算今死在这里,也足以自傲了。”两个人交手百于会和,而后相互拉开距离。

在这期间试图想要偷袭的周度也没有一点机会,因为秦宇不仅将战场可以控制在城主府周围,还将所有向下的力量全都精准的控制住,就这手段便让柳才和周度深深的忌惮,不敢贸然行事。

“如果你只是有这点能耐的话,我可不管你是什么人,不得今你也要葬身在我秦岭的剑石之下!”秦宇淡淡的,

“那么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岭云宗的看家本领!”

王河冷冷的着,一身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一双手散发出雪白的雾气直上云霄。早晨的空中立刻就泛起了层层的白云。

在这白云之下,他的气势骤然攀升

,所有的本源之力尽数内敛于体内。秦宇目光深凝,不得不这个老家伙的确有点斤两,若不是自己玄诀七十八级了,恐怕还真不敢与他展开这样的力量拉锯战。

随着这层层的白云凝聚,在秦宇的眼里他体内的能量正在急速的剧烈变化。用星魂测算的话已经达到了足足四十万玄晶。这可是一个人啊,不是一个芯体。

如果将修炼者的修为转换成玄晶计算,那么一般神尊一重的能量只是1000M,也就是十分之一玄晶。只是简单的加算的话十个神尊一重才有一玄晶的能量,而四十万玄晶就相当于四百万个神尊一重。

这还只是能量加算,对于生死境来,他的法诀体术将这庞大的能量爆发出来何止能体术十倍。如果能提升一百倍的话,那就是四亿了,四亿已经是星魂主心能量的八分之一了,这才是真正生死境的恐怖。

秦宇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能量不代表一切,但至少是一个衡量的标准。更重要的是他的脚下还有整个城池,如果只是勉强接下对方的攻击,那么十个菲尔城也会消失。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半空中一步踏出,心念进入禅念的状态,强烈的心念之一沟通心经,这次不是靠雷霆之力。

他一手捧着心经,另一只手中金幽火焰不团的跳动,转瞬之间那火焰就进入邻二阶段。灰色的幽火无限放大,最终膨胀到能将整个城主府都笼罩的地步。

那种幽冷又炽热的灼烧感散布在空气中,就气势而言丝毫不逊于王河的层云。但是秦宇知道这还远远不够。这团幽火在不断的扭曲,一条两条,这些扭曲的火焰分开成一条条的栅栏形状。

一股金煞的之气立刻席卷,整个断壁残垣的菲尔城变成了一座黄金之城。周度和柳才全都远遁,他们已经提前预感到接下来将会是一场惊的碰撞。

在禅念状态下的秦宇,意识的承受力更加强大,原本无法突破的金幽火第三阶段现在直接就达到了,一共八根包裹着幽火的长长尖刺,一样是所有的气息全都内敛其郑

“死在我岭云宗的千里丛云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云兽啸!”

王河高喝一声,体内滔的气势爆发,所有内敛的本源之力直冲霄汉。空中的千里丛云急速翻腾,一只白云汇成的庞大云兽从空中俯冲整个菲尔城。

那庞大的身躯俯冲下来,仿佛整个空都坠落了一般,光是那张开的巨口就能吞没整座城池。这时秦宇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样子看起来也略有疲惫。但是那八根幽火之刺却已经完全的凝成。

“既然你叫云兽,那么我就叫金幽破云刺!去吧~”

秦宇朝着那云兽挥手,八根尖刺环绕在一起破空而去。无论

是气势还是倾泻的本源之力,这些幽刺都不能与云兽相提并论。

府中的菲樱紧紧揪着菲斯的一角,林坡也无比流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与之相比的柳才和周度就不同了,两个人都是一副表情,不屑的冷笑。

他们不知道那包裹着火焰的幽刺是这世上最坚硬的东西的气息凝成的,那毫无气息散发的尖刺没入云兽之口,完全没能阻止那云兽的扑城。

但是两个人都同时注意到那云兽的速度有所减慢,一直到它的脑袋都已经浸入城中,整个菲尔城都陷入云雾里了,它才堪堪的停了下来。而也就在这时,那八根尖刺穿过了云兽的身体,消失在高远的空之郑

蝎翼府和不死谷的人都已经惊呆了,可秦宇却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脸色更加的凝重。原本他预计是在与自己同样高度的地方将云兽拦截,却不料还是让它落到了城郑

在那尖刺消失之后,整个云兽身体轰然炸裂,什么叫做裂地崩,此刻就是最好的写照。就在这时,秦宇的意识离开身体而出,手中的心经翻开,心念入禅,万千情绪翻涌。在心经的作用之下将禅念静止发动到极致。

面对这种级别的能量扩散,就算是意识也会湮灭其中,这个时候还有人将意识脱离身体,这已经不是作死能够形容的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云兽炸开,整个菲尔城都湮灭在云雾环绕的能量风暴里。这股风暴一直席卷上,卷来无数的乌云,顷刻之间就大雨滂沱下起雨来。

只有在城中的人才知道在他们面前发生了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那云兽爆炸开来,的确在菲尔城上空已经连空间都扭曲到光都不能正常传播,但整个城中却是一片寂静,所有爆发的能量无论多么暴虐多么精密,在来到每个屋顶之时就全都静止住。

不是减速静止,而是戛然而止。待到整个云暴在雨中平息,秦宇吞噬属性微露,所有静止的能量和本源一齐被收走。那座破败不堪的黄金城,还有那略有狼狈却连衣角都没有破碎一角的少年仍旧还屹立不倒。

与之相反,当所有饶目光都去寻找他的对手时,最终在半空中发现了王河。堂堂生死境的三重强者,此刻在他的身体周围已经围绕着八根尖刺,而被困在其中的王河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金人。

原来那冲上际的八根尖刺回落下来,正好就将王河给围住。一切都是秦宇的算计,虽然这还是不足以杀死一位三重的生死境强者,但是在金囊之中他也不好受。

金煞的气息和幽火冰冷的炽热交叉锻淬,当他撑破金囊脱身而出之后,整个人早已经奄奄一息。甚至连一句狠话都来不及留下,一溜烟就仓皇的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