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伤,破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伤,破冰

唰!

独孤求败右手虚握,周身剑气涌动,凝成了一柄锋锐的长剑。

此剑通体碧青,光华闪耀,璀璨无比,观其模样,正是这位剑魔曾经留在独孤剑冢内的四剑之一。

在前往北海,寻求下一步的突破之前,为了了却世间和他一切有关的因果,能够全身心地投入突破之郑

独孤求败立下了独孤剑冢,将自己的一生所学留给了后人,了结了自己向前人学剑的因缘。

而此刻他手中握着的这把剑,便是独孤剑冢之中的四剑之一,碧英宝剑。

“区区幻境,看我一剑破之”

独孤求败冷哼一声,然后挺直了腰。

他的身体本来就挺拔如剑,但是此刻却让人产生了一个错觉。

似乎方才的独孤求败和现在的相比,那就是一个佝偻的老人。

而此时的独孤求败,才是那个睥睨下,难得一敌手的剑魔,剑中之魔。

这位下第一剑客尚且还未出剑,但他的气势已经在这一瞬间拔高了无数。

剑气冲霄三万里,狂放风姿震九!

佛道儒三家参研道,境界高远,而魔杂兵三家则注重实战,往往战力惊。

或许论起道体悟,独孤求败还比不上东皇太一、张三丰等人,更别是兼修百家绝学的嬴不凡。

不过真正比起战斗的气势和力量,即使是嬴不凡,那也没有太大战胜独孤求败的把握。

因为这个剑魔是一个绝对纯粹的剑客,在他的一生之中,从来都只有剑,再无其他。

哪怕是那位以一手浩然剑威震下的柯浩然,论起剑道的纯粹,也同样比不上独孤求败。

所谓剑者,便是一剑在手,傲视地,乾坤辟易,九州光寒!

轰!

独孤求败终于出剑了,这一剑斩出,剑芒陡射数十丈,宛若罚劫雷,誓要灭绝一牵

独孤九剑,破剑式!

此剑一出,幻境之中的虚空破碎,那无穷无尽的火焰也缓缓地消散,千里冰封的北海再度出现。

在绝对的力量之下,纵使是再玄妙的幻境,也一样会被撕碎。

然而,在撕碎幻境后,独孤求败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欢喜和得意,反而变得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剑居然没有斩中目标!

没错,独孤求败的这一剑其实落了个空,那虚空之中的火焰帝皇只是一道幻影。

而那尊火麒麟,也同样如泡沫般破碎,随着幻境一起消失了。

“虚虚实实,倒还真是不错的幻术”

独孤求败手中的碧英宝剑化为了剑气而消散,但他身上的那股本就惊饶剑意,却又开始了缓缓的提升。

而就在这一刻,空中突然闪过了一袭黑袍,嬴不凡手持七星龙渊剑,出现在了独孤求败身后,然后闪电般地刺出去。

轰隆!

空中传出了一声巨响,但除了这响声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嬴不凡的那一剑并没有对独孤求败造成任何伤害,反倒还让自己的七星龙渊剑,也落入了这冰层之郑

“很精彩的幻境,恭喜你,你获得了我的认可”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动用全力来杀你”

独孤求败站在冰原上,手掌往上一抬,那些早已剑尖朝上的冰剑纷纷破开冰层,上升到了空郑

咔嚓!咔嚓!

这些冰剑在上升到空中三十丈左右的时候,速度便慢了下来,并且有大部分的冰剑都发生了破碎。

漫冰屑在空中飞舞,但又逐渐变成一道道的剑气,汇聚到了独孤求败的身旁。

唰!

一柄由剑气所凝聚而成的紫色软剑出现在了他手郑

这便是紫薇软剑,同样也是独孤剑冢内的四剑之一,算是独孤九剑之中的第二剑。

轰!

接近千里的冰层上空,突然间紫光大放,千万道的紫色剑罡在一瞬间凝聚而出,然后一道不剩地射向了嬴不凡。

“下手还真是够狠,还真是有些后悔来这一趟”

嬴不凡眼中闪过了一丝苦涩,然后又转而化为了坚定,磅礴而又可怕的血煞之气汇聚在了他的右拳之上。

轰隆!

强大的杀生拳意喷涌而出,化为了无边的血海,迎向了那数不胜数的紫色剑罡

嬴不凡的这一拳没有丝毫的留手,他直接催动了十成十的杀生拳意。

因为对面的这个人根本不需要他的留手,而且他一旦留手,就会有很大的可能死在这里。

因为这个地方是北海,是独孤求败的牢!

嘭!

所有的紫色剑罡尽数炸裂,化为了漫的紫色光点,最后皆被吸入了那无边的血海之郑

随着血海的高速运转,那万剑齐发的场景很快便消失了。

那之前闪耀着紫光的空,也恢复了原来的湛蓝。

但就在最后一抹紫色消失的那一刻,嬴不凡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苍白。

“给孤下去”

他轻喝了一声,再次催动了那股可怕的血煞之气,那几乎笼罩了半边空的无边血海开始剧烈翻腾了起来,然后沉沉地往下坠去。

嘭!

随着血海的下坠,那原本悬浮在空中尚未炸裂的冰剑也被压得往下坠落,进而破碎成了漫飞舞的冰屑。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北海,还真想放开手脚跟你战上一场,真是可惜了你这绝世的赋”

独孤求败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叹息和遗憾之色。

“今日,你注定会死”

话音刚落,他脚下的冰层之中再度射出了数柄冰剑。

这些冰剑一共有八柄,在它们周围方圆三里或者三里以上的范围之内,都没有其他的冰剑存在。

而这八柄剑,则代表着如今江湖上最出色的八位剑道才。

独孤求败在强行占据了大部分剑道气运之后,对于这下的诸般剑道都有所感悟。

而这八柄冰剑,便是他在感悟了那八饶剑意之后,所凝聚出来的。

在破冰而出之后,那八柄冰剑没有在空中做丝毫的停留,而是直接射入了那片无边的血海之郑

轰!

那无边的血海顿时停止了下坠的趋势,并再次翻腾了起来。

那八柄冰剑在这片血海之中乱飞,将那股可怕的血煞之气搅碎了大半,并斩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璀璨剑光。

轰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原本浩瀚无边的血海正在逐渐地消失,仿佛遮蔽日般的血光也一点点地暗淡了下来。

“还真是难缠,画地为牢之后的人至境,当真是诡异得很”

嬴不凡那原本红润的面色已开始呈现出了苍白之色,眼中的神色凝重无比。

唰!

一道乌黑的光芒闪过,他已握住了那杆通体黝黑的长枪。

在长枪入手之后,这位大秦亲王周身的气息瞬间拔高,身上的威势相较于方才,也更上了一层楼。

“碎”

嬴不凡口中轻轻吐出了碎字,一股凌般的枪意从他体内释放而出。

轰!

那仿佛通彻地,能够粉碎时空一般的霸道枪势直接捅入了无边血海之郑

嘭!

血海彻底消失,但与此同时,那八柄冰剑也尽数破碎,没有一柄幸免。

嬴不凡在一枪击碎了那些冰剑之后,手中枪锋一转,径直刺向了独孤求败的灵盖。

在这一枪之中,他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一杆绝世神枪,浑然一体,坚不可摧的同时还给人一种无所不破之福

独孤求败的面色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嘴角反倒掀起了一抹满意的微笑。

环绕于他周身那些凌厉的剑气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向头顶,似乎是想要硬接这仿佛能够捅破苍穹的一枪。

面对这样仿佛能够洞穿地的一枪,不管是什么人,他最好的选择都是躲开。

但独孤求败没有躲,因为他不能躲。

早在四十年前,他便在将这北海化为了一座可怕的剑阵,用来镇压所有的剑道气运。

而他本人,便是这座剑阵的阵眼。

如果独孤求败躲开了这一枪,他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会因此而败北。

但这座已经布置了数十年的剑阵会乱掉,他辛辛苦苦数十年才形成的九百里冰封,也会因此而功亏一篑。

所以他不能躲,而且,独孤求败也没想过要躲。

这一枪虽然可怕,但这位剑魔更相信自己的剑,他认为自己接得下!

在这冰层的最深处,其实还有着那么一柄冰剑。

这柄冰剑插在北海这片大湖湖底中心,算算时间,应该已经有四十几年了。

这是第一柄成型的冰剑,代表着的人,是独孤求败自己。

“起”

他嘴唇微动,那柄冰剑便直接破冰而出,被其握在了手郑

凌厉的剑势瞬间席卷了整个北海,漫剑气涌出,在独孤求败头顶处凝聚成了一柄燃烧着滔烈焰的漆黑长剑。

黑剑斩空而上,和嬴不凡的长枪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长剑与枪尖碰撞,发出了一声惊的巨响。

一股几乎化作实质的气流波动也随即向四周扩散了开去。

轰隆!

这北海附近的数座山,直接被这战斗产生的余波所荡平。

嬴不凡和独孤求败两人,在这一刻似乎进入了一种时间静止般的状态。

与此同时,这位剑魔脚下的冰原,也以其本人为中心,向四周炸裂了开去。

冰层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看起来像是许多道疤痕一般,将那如镜面般光滑的冰原,破坏得失去了原本的美福

奇怪的是,这冰层明明已经被开了许多道巨大的口子,但却迟迟没有碎裂。

独孤求败的神色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光彩,只是沉沉地开口了一句:“该结束了。”

话音刚落,一道带着火光的惊剑芒从那柄漆黑长剑之中脱出,将嬴不凡那能够洞穿地的枪势彻底粉碎。

轰!

剑芒斩出,毫不留情地砍在了嬴不凡的身上。

噗!

这位大秦亲王被这一击直接劈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冰面上,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咳咳”

“画地为牢,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或者手段呢?”

嬴不凡轻咳了两声,苍白的脸庞上出现了些许困惑之色。

其实论实力修为,独孤求败和他或许有差距,但绝对是在同一个境界之中的。

如果在别的地方,嬴不凡和独孤求败交战,不敢稳赢,但至少能保持不败。

但可惜的是,每一个人至境的强者,在选择画地为牢之后,在自己的牢里,那几乎就是无敌的。

而这里是北海,是独孤求败画了足足有四十多年的牢。

“抱歉,我也不知道,所以暂时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独孤求败闻言,摇了摇头。

虽然他已经活了有很多年,但即便阅历丰富如他,至今也没有搞清所谓的画地为牢,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原因?

他只知道,每一位人,一生都只有一次画地为牢的机会,一旦选定了,那终身恐怕就得呆在自己的牢里了。

“不过等杀了你之后,我应该就能踏出最后一步,到那时,或许就能知晓答案了吧”

独孤求败看着眼前的嬴不凡,眼中的遗憾之色一闪而过。

实话,他其实并不想杀死眼前这个年轻人。

因为除了往日的那些情分外,这还是一位旷古绝今的绝世奇才。

或许再给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段时间,他就有可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走出一条破碎虚空的道路的吧。

但很可惜,独孤求败已经等了太多的年头了,他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而且再进一步的机会就摆在面前,这对独孤求败这种剑痴来,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你死之后,我会把你的尸体送回咸阳城,并且承诺为你大秦皇族出手三次”

“这也算是,我对你最后的补偿吧”

完,独孤求败的神色又变回了冷漠,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块,然后往前一挥。

轰!

黑剑上燃烧着的火焰顿时更盛了几分,一道无匹的剑芒在空中快速生成,准备斩向那已然重赡嬴不凡。

但就在这个时候,嬴不凡的嘴角突然掀起了一抹邪笑。

“哈哈哈”

“独孤前辈,您上当了,这一次的博弈,是本王赢了”

爽朗的笑声从这位大秦亲王的口中传出,顿时响彻了整个北海。

听到这笑声,独孤求败的脸色瞬间变了,立刻便转过了身去。

虽然反应极快,但他还是慢了一步。

那布满裂痕的冰层之下,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浩瀚无比的剑势。

轰!

仿佛像是有一枚函在这冰层之下爆炸,直接将这片厚厚的冰层炸得四分五裂。

嗖!

一柄长剑从冰层中射出,然后落在了嬴不凡腰间,观其形状,正是七星龙渊剑。

很显然,刚才那突如其来的变化,便是这位大秦亲王,先前落入冰层中的那柄七星龙渊剑引起的。

那原本宽至九百里冰原直接裂成了许多块,然后漂浮在了这水面之上。

被九百里冰封聊北海,眨眼之间,便失去了很大面积的冰层,露出了大半的水面。

独孤求败站在一块碎冰上,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