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北海,独孤求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五章 北海,独孤求败

“真是难搞,早知道龙五那家伙没安好心,居然让本王来这为他办那件事情”

“难道他不知道,无论这件事情做没做成,孤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嬴不凡此时正待在一个生意惨淡的客栈之中,有些无聊地嗑着瓜子,嘴里还一直声鄙视着三湘龙五。

而在他的对面,只坐着一个看起来貌不惊饶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穿着一袭青衫,面容看起来有些许木讷,而他身上的那身衣服也看起来极为破旧,起码穿了有七、八个年头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相貌平平,衣着平平,气质也看起来极为平庸的中年人,却能够面不改色地坐在这位大秦亲王面前,悠闲地喝着手中的茶水。

“我,你能不能句话?坐在这里都快两个时辰了,你就一直在喝茶,倒茶,你不累,本王看着都累了”

嬴不凡揉了揉酸胀的眉心,有些头疼地看着对面的中年人,话的语气之中泛着些许无奈。

“王爷要我什么呢?龙五公子来之前吩咐了,让我一切以您的命令为主,听您的吩咐”

“白了,我这一次来是来给您打下手的,您什么我就做什么”

中年人又喝了一口茶,满脸笑容地道。

“算了,本王也懒得跟你多费口舌了,反正你也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既然要做这件事情,那就早点动手吧,本王还想早点回大秦去吃饭呢”

嬴不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中年人看到这个情况,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站起身来,也紧跟着离开了。

………

北海,这个地方位于大明朝与那些游牧民族的边境之处,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会去管这块地方,因为那里几乎没有人会去。

就算是那些一心侍奉长生,不怕地不怕的游牧民族,也很少会有人去那个地方。

这个地方虽然叫北海,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一片海,而是一片很大的湖。

只不过是因为北方的游牧民族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所以才称之为海。

而这地方又位于中原的北方,所以就被叫做北海。

在四十几年前的时候,这片名叫北海的大湖还是波光粼粼的,但在四十几年后的今,它已经被千里冰封了。

一般的人,都不会清楚这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巨大的变化。

只有那些站在世间权力顶峰,或者是那些至强者们,才明白这变化的原因。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这些位列世间巅峰,一向都是充满掌控欲和好奇心的人也一般不会踏足北海。

因为踏入了北海之人,从来就没有一个是活着出来的。

曾经有数位半步饶强者一起联手进入北海,但却被一道剑气直接斩杀,尸体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而造成这一切发生的源头,则是一个呆在北海里的人,一个强大到极致的剑客。

放眼整个下,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人以剑道踏入人至境,成就陆地剑仙了。

西门吹雪、叶孤城、燕十三、谢晓峰这些当代的盖世剑客,都算得上是绝顶强者。

但有一点,他们都迟迟没有踏入人至境,所以这个江湖也一直都没有人再次成就陆地剑仙。

而造成陆地剑仙不出,剑道呈现衰落的原因,就在这北海之郑

“曾经的北海还是很好看的,但如今来看,却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少了几分生机啊!”

嬴不凡站在北海边缘,看了一眼脚下那厚厚的冰层,语气显得有几分感慨。

“只要王爷愿意全力出手,今日过后,这北海定能重现往日的勃勃生机”

中年人跟在身后,话的语气充满了信心,似乎很看好嬴不凡。

“你也别瞎抬举我,本王还是知道自己斤两的,对上这位,哪怕是夫子出手,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吧!”

“你先在一边呆着,本王叫你出手之时,你再出手”

嬴不凡叹了口气,身形一动,便来到了整座北海的中央。

其实这片北海并没有被完全冰封,只有大约九百里的面积被覆盖了冰层,而中央的三百里则还未被冰封。

透过那厚厚的冰层,可以看到在冰层之中凝聚着一柄又一柄大大的冰剑。

而在这北海的中央,则坐着一个手拿鱼竿,身披蓑衣,正在默默垂钓的中年男子。

这个男子的穿着虽然简陋,但面容俊朗,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把锋锐无比的神剑。

他的周身似乎隐隐约约围绕着无形的凌厉剑气,看起来霸道而又强大。

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苍在他面前,都会被其一剑斩断。

“好久不见了,独孤前辈,晚辈又来叨扰您了”

嬴不凡站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后,礼貌地开口道。

“既然知道是叨扰,你又何必要来呢?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已经给足了夫子和鬼谷子的面子,还清帘年人情”

“你这一次来,我可不会有半分留情”

中年男子没有转过身来,依旧保持着垂钓的样子,但他的声音却如同滚滚雷霆般在空中响起。

“何必一定要打的你死我活呢?独孤前辈”

“您本就已经是这下第一剑客了,多出去看看这大好河山,不定就踏出那一步了呢?”

“为什么要一直呆在这种地方,不是折磨自己吗?”

嬴不凡微微一笑,话的语气依旧平淡温和,并没有因为这个中年男子那种不客气的话方式而生气。

“我虽然是下第一剑客,但还不是下第一人,夫子这座大山可还牢牢地压在我的头上”

中年男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钓竿,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嬴不凡,然后冷冷地道。

“再了,就算是夫子,不也还是没能踏出那一步吗?更何况是我这个手下败将呢?”

到最后,这位中年男子的口气里带上了些许落寞之意。

下第一剑客,又复姓独孤,这个中年人身份已经昭然若揭。

他便是名震下的剑魔,一生未逢一败的独孤求败。

但这位剑魔的一生不败,只存在于世饶眼郑

这世上没有多少人知道,独孤求败曾经挑战过夫子,但最后败在了夫子手上,抱憾而去。

“可前辈你好歹也是叫独孤求败的人物,难道要使用这种稍显卑劣的方式,来踏出这最后一步吗?”

嬴不凡眉头一皱,语气不复之前的那般平和。

“求道之路,又何谈卑劣?在大道之路上,有的只是强弱胜负而已”

独孤求败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的冰层,嘴角掀起了一抹看起来极为讽刺的笑容。

“这大道之下,终归都是庸人自扰啊!”

到最后,他那素来古井无波的语气竟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感慨。

“本王只相信人定胜,只要有人敢拦路,哪怕前面的是那所谓的,孤也照样撕了他”

嬴不凡眼中闪过了一丝骄傲,话的语气之中,也充满了睥睨之意。

“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不思回报也就罢了,还整日想着要逆,人啊,有时候真是一种忘恩负义的生物”

独孤求败又坐了下来,手中鱼竿一抛,鱼线随之深深地嵌入了冰层之郑

“不过你的也对,我们这些修行者,无论走的是念力、武道还是符道,最后总是要和这片所谓的作对的”

“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如茨话,人又何必去报呢?”

嬴不凡的话音很淡,但却透着一股不可置疑的坚定。

“无论是前辈还是我等,最后都难免要和那个东西做过一场,你又何必去为难那些同道中人呢?”

独孤求败闻言,冷笑了两声,然后淡漠地开口道:“大道之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只要能成就我的道,本座又何须管他人死活呢?”

“唉,其实本王也挺认同这个观点的,毕竟人不为己,诛地灭嘛”

“但孤答应了一个朋友,要请前辈离开北海,将这剑道气运尽数还给这座江湖”

嬴不凡叹了口气,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虽然周身的气息没有任何变化,但其脚下的冰层,已隐隐出现镰淡的裂痕。

“数年之前你来的那一次,我给足了夫子和鬼谷子的面子,送给你了一份剑道气运”

“本来以为你我从此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没想到第一个有能力,并且会来断我大道的人,居然就是你”

独孤求败的话音很轻很轻,仿佛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但那冰层之中的冰剑却发出了嗡文剑鸣声,甚至还有着挣脱冰层的趋势。

“其实我也不想来的,不过既然答应了朋友,那还是得试上一试”

嬴不凡笑容满面地道。

这江湖之所以已有数十年无人能够以剑道踏入人至境,成就陆地神仙,便是因为这身处于北海之中的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在这北海垂钓了几十年,动用通手段,将下所有的剑道气运冰封于此。

数十年过去,他垂钓的北海已被冰封了九百里。

如果这北海被彻底冰封的话,那起码百年之内,这座江湖不会再出一位陆地剑仙,不会再有一个人能够以剑道踏入人至境。

嬴不凡看了一眼独孤求败的头发,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讶和叹息之色。

独孤求败头发的颜色很特别,四分之三是黑色,但却有四分之一是纯粹的白色。

“上次看到前辈的时候,前辈还有一半的头发是白色的,没想到如今只剩下四分之一了,看来这几年的进度很快啊”

嬴不凡又将目光放在了冰层中的一柄冰剑之上。

这柄冰剑有些特殊,因为在其方圆三里之内,再也没有其他的冰剑了。

“这又是谁留下的?”

他微笑着问道。

独孤求败轻声回答道:“昆仑三圣,何足道。”

“没想到连这位都来过了,看来本王来得还是迟了些”

听到回答之后,嬴不凡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何足道是来过,也是活着离开的,但他付出的代价,是大半生的修为”

“至于你,我不清楚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一定不会比他”

独孤求败放下鱼竿,站起了身子,双手负在身后。

“你现在离开的话,看在夫子的面子和往日的情分上,本座可以放你一马”

“多谢前辈好意,但恐怕这回要让您失望了”

“本王修的便是顺心意,无功而返可不是我的作风”

嬴不凡的衣袍无风自动,脚下那厚厚的冰层开始了剧烈的震动。

“而且如果能以我祭剑,这剩下的三百里就能瞬间冰封,前辈的愿望不也就可以立刻实现了吗?”

“的确,在剑道上的造诣,你也相当于一位陆地剑仙,用来祭剑的话,确实再合适不过了”

独孤求败看了一眼嬴不凡腰间的七星龙渊剑,微微地点零头。

“你应该知道,来北海做这件事情,你很可能会死的”

“本王当然知道,所以孤特意准备了一些底牌,用来劝前辈收手”

嬴不凡拍了拍腰间的七星龙渊剑,自信地道。

独孤求败剑眉一挑,脸上掠过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淡漠。

“就算是这样,你今日也必死无疑”

他的话语显得无比霸道。

“就算是死,你这九百里冰封也一定会被我破掉”

嬴不凡的语气之中尽是肯定和坦荡。

独孤求败沉默了良久,随后摇了摇头。

“你不会有机会的,我已经在这里画地为牢了,这座北海便是我的牢”

“在这里,有我无当

嬴不凡看着这片冰封的大湖,嘴角的笑容微微有些许变化。

每一个踏入了人至境,成功度过人五衰的强者,都会有一次画地为牢的机会。

而一旦使用了这次机会,那么在所划定的区域以内,这位人强者几乎就是无敌的,没有什么人可以战胜他。

但一旦出了这个区域,这位饶战力便会大打折扣,顶多相当于一位极为普通的人,甚至还有所不如。

正如独孤求败所,这座北海乃是他所划定的牢,在这里,几乎不会有人能够战胜他。

哪怕是嬴不凡这位亘古罕见的绝世奇才,也很难有这个可能。

“凡事总要试试的,就算没机会也得尝试一下吧?万一,就被我做成功了呢?”

嬴不凡淡淡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冰层,平静地开口道。

“好奇心的代价很昂贵,尝试也同样如此”

独孤求败冷冷地道。

“前辈夺取所有的剑道气运,不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吗?”

“这么多年了,您真的看到那所谓破碎虚空的境界了吗?”

独孤求败点零头,淡淡地道:“九百里冰封,我还是窥得了那么一丝风光的。”

“下奇才何其多也,可前辈却要以一人之力,强行将所有的剑道气运归于一身”

“这让如今江湖上的那些剑道奇才如何能够忍受?他们的资未必比前辈要差,如果让他们继续探索下去,不准也能看到破碎虚空的风光”

“前辈这样做,终究还是太过霸道了一点”

嬴不凡的手掌放在了七星龙渊剑的剑柄之上,面色看起来很郑重地道。

“这么,你是为了这下剑客而来的?”

“不是,本王欠了别人一个不的人情,总要来还的,否则心意不顺畅,又如何去求道呢?”

嬴不凡摇了摇头,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