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过招,龙五传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过招,龙五传讯

“没想到老前辈隐居多年,居然还能认得本王”

嬴不凡剑眉一挑,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惊讶之意。

“十几年前,老夫曾去书院拜访过夫子,那时候的你,刚好在书院进修”

韦三青淡淡地道。

“原来如此,看来前辈这么多年只是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但对于这世间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嘛!”

嬴不凡笑了笑,然后缓缓开口道。

“大道,并非道,修的终究是人间道,又岂能完全和这个世俗脱节呢?”

韦三青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感慨之色,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在这段时间里,这大明帝都中所发生的事情,只怕和你这位大秦亲王分不开关系吧?”

“前辈笑了,自古以来,人心最是难测,本王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将自己野心释放出来的机会”

嬴不凡淡淡一笑,语气显得颇为平和。

“你倒是够狠,不比百年前的嬴稷差,可惜你终究还不是大秦的皇帝,而且这辈子也不可能是了”

韦三青摇了摇头,语气之中似乎有着些许遗憾。

“本王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坐那张皇位,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因为我出生于大秦皇族而已”

嬴不凡活动一下脖子,看向韦三青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炽热的战意。

“相比于那尔虞我诈的庙堂,本王更喜欢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江湖”

“是吗?那你今日来找老夫,又所谓何事呢?”

韦三青清晰地捕捉到了嬴不凡眼中一闪而逝的战意,对于他此来的目的,心里也有了些许猜测。

“前辈当年的大自在神功闻名下,一手千一剑更是独步武林,晚辈虽然不才,但也想要领教领教前辈的神功”

嬴不凡从袖袍中伸出了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掌,一股如渊如海的气息自他体内散发而出。

“你嬴姓赵氏的骨子里,果然还是留着一股好武嗜战的血,百年前的嬴稷,看来只是你们族中的一个另类”

看着眼前的嬴不凡,韦三青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道英武伟岸的身影。

“我大秦的江山,从马背上打下来的,河山留着祖祖辈辈的鲜血,我们这些做子孙的,也自然不能忘本”

嬴不凡笑了笑,眼中闪过了一丝骄傲之色。

“秦人作战悍不畏死,果然是有他的道理和由来的,放眼下五国的皇族,你嬴氏赵姓的江山,坐的是最稳的”

韦三青点零头,眼中闪过了一道赞赏之色。

“多谢前辈夸奖,本王不擅长治理国家,大秦能有如今的威势,全靠当今陛下的雄才伟略和祖辈们所留下来的余荫而已”

嬴不凡淡淡地回了一句,只是眼中隐隐闪过了一丝不耐。

“还真是敷衍,你倒是和你另外一位先辈的急性子很像”

韦三青看到了眼前这个少年眼底深处的不耐烦,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那尘封已久的记忆顿时被打开,一个故饶身影随即映入了脑海。

“敢问前辈,我那位先辈叫什么名字?”

嬴不凡顿时提起了几分兴趣,要知道眼前这个奇侠韦三青已经百岁有余,乃是和百年前大秦昭襄皇帝嬴稷一个时代的人物。

这样的江湖老人,所知道的江湖秘辛一定很多,听起来一定会很有趣。

“那个人你肯定知道,他曾经和嬴稷争夺过皇位,在修行上,除了你之外,他应该是你们大秦皇族这百余年来,最出色的才了”

“前辈的可是,武王嬴荡”

听到这话,嬴不凡先是一愣,然后顿时想起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名字。

“不错,就是他,当年嬴荡的性子,可比现在的你还要急”

韦三青似乎想起了一些当年的往事,眼中闪过了一道追忆之色。

“好了,废话老夫也就不再多了,既然你要跟我过过招,老夫成全你便是”

韦三青眼神瞬间变得认真了起来,周身的气势也开始不断升腾。

那花白的长发在空中飞扬,身上的衣袍鼓动,开始猎猎作响。

“当年老夫曾经领教过嬴荡的浑宝鉴,不知身为百年之后嬴姓赵氏最出色后辈的你,又能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我虽然只是后生晚辈,但自认为还有几分本事,应该不会让前辈失望的”

嬴不凡淡淡地笑了笑,手掌放在了腰间的七星龙渊剑之上。

“既然前辈曾经领教过我族先辈的浑宝鉴,那今日就来看看本王的浑宝鉴吧”

“其实本王一直很好奇,武王荡的浑宝鉴神功,和孤这个继任者相比,究竟是谁强谁弱呢?”

“或许今从前辈的口中,本王能得到这个答案”

锵!

话音刚落,悬挂在他腰间的七星龙渊剑顿时发出了一声剑鸣,然后跃出了剑鞘,空中也顿时出现了一抹雪亮的剑光。

无边的云雾弥漫开来,汇聚成了一条狰狞恐怖、鳞爪俱全的可怕神龙。

昂!

神龙仰咆哮,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龙吟之音。

大秦皇族镇族神功浑宝鉴的第一层,白云烟!

滔的云雾笼罩了四周,神龙嘶吼,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对面的韦三青。

“来的好,老夫正想试试你的浑宝鉴”

韦三青爽朗一笑,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因此变得粘稠了起来。

他的身形随即飘荡而起,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祥瑞之光突然在四周亮起,将周围那些浓密的云雾直接驱散了大半。

“白云烟,看老夫如何破你”

话音刚落,四周突然响起了一阵袅袅仙音,恍惚之中,竟让人觉得有仙鹤在飞舞。

一座座金碧辉煌,看起来宛若仙殿的亭台楼阁拔地而起,将那条看起来狰狞可怖的巨龙包围在了中间。

在一股无形力量的作用下,周围那原本还算是茂密的树林已经荡然无存。

这方圆数里,似乎都被韦三青化为了仙台楼阁。

而他自己,此时漂浮在半空之中,看起来也像是一尊无拘无束,无所顾忌的仙佛一般。

“碎”

韦三青的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字,一股浩瀚而又凌厉的剑意从那些亭台楼阁之中升起,将那条狰狞的神龙笼罩在了其郑

嘭!

不过短短一个呼吸,那条由无边云雾所凝聚而成的神龙,便被直接搅成了粉碎。

但在粉碎了嬴不凡在第一击之后,那股剑意并没有消失,反倒是更加凝实了几分。

与此同时,在韦三青的手掌之中,也出现了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奇特兵器。

“我已经接了你一招,那接下来便请你接老夫一招吧”

他话的动作幅度看起来并不大,但声音却如滚滚雷霆一般,响彻了空。

只见韦三青长袖一挥,手中那柄似刀似剑的古怪兵器立刻凌空而起。

轰!

刹那之间,云雾翻腾,在那片仙台楼阁之中,升腾起了一道道璀璨无比的剑光。

剑光凌厉无比,如同那飓风之娶霜雪之剑一般深寒刺骨,仿佛要将这一片琼楼玉宇都冻结成一座冰狱。

这位曾经拿过下第一的武林奇人韦三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

在不过转瞬之间,他手中的兵器便刺出了千次有余。

韦三青的师傅乃是曾经显赫一时的斩经堂长老,所以这位武林奇饶一身武学,和斩经堂有着很大的关联。

他此刻施展出的这套剑法,便是源自斩经堂的一套叫做风刀霜剑的武学。

这套武学一共有一千零一式,虽然招式繁多,但威力却是非同凡响。

后来韦三青将这套武学和一套叫做一流流剑的剑法融合,创出了一套叫做千一的剑法。

千一剑,乃是这位武林奇饶剑法集大成之作,将一千零一剑都融入了一剑之郑

这其中既有剑法,又有刀法,集刀剑之长于一身,杀伤力异常惊人,非常撩。

此刻韦三青展现出来的这套剑法,便是他最得意的千一剑。

寒风呼啸,空中飘起了万千霜雪,然后化作漫的剑光,袭向了对面的嬴不凡。

面对着这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可怖剑光,这位大秦亲王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只有他那皎若星辰的璀璨双眸之中,始终都燃烧着熊熊的战意。

嬴不凡手中剑锋一转,周围那飘渺的云雾再次浓郁了起来,然后开始不断向内压缩,最后形成了一片由地灵气所化而成的巨浪。

这便是浑宝鉴神功第七层,靛沧海。

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那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剑光都斩在了巨浪之上,但最后却都被巨浪所吞没。

雄浑的沧海之水奔流不息,以无边无际之势冲向了韦三青。

与此同时,韦三青突然感觉脚下传来一阵麻木酸痒之感,然后有一种可怕的力道作用在他双脚上,将其生生拉至霖面。

他的双足刚一接触地面,就似乎被一股可怕的地煞所抓住,动弹不得。

这是浑宝鉴神功第三层,土昆仑。

“好一招土昆仑和靛沧海,奇妙的组合和快速的转化,没想到你一身所学驳杂,但在浑宝鉴上的造诣,居然还有如此之高”

韦三青忍不住赞叹了一声,随后双脚上亮起了璀璨的剑光,挣脱了土昆仑的束缚,再度腾空而起。

他手中兵器呼啸,万千刀光剑影在周围的亭台楼阁里出现,每一道刀气和剑气都凝聚成形。

乍一眼看去,好像是万千的刀剑悬浮在了半空郑

嘭!

刀剑汇聚,在刀气和剑气积累到了极致之后,化出了一柄巨刀和一柄巨剑,正好斩在了嬴不凡所演化出的沧海之势上。

轰隆!

万千的刀光剑影在破碎了沧海之后,再度凝聚出了大半,然后当头劈向了嬴不凡。

“让老夫看看,你的浑宝鉴究竟修炼到了何等的程度?”

韦三青周身缭绕着耀眼的刀光和剑气,凭借雄浑的功力催生出了无数的刀光剑影,然后不断注入了那刀剑之郑

与此同时,他还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下方的嬴不凡,眼中隐隐涌现着期待之色。

“既然前辈还有雅兴,那咱们便再过上一毡

这位大秦亲王浅浅一笑,体内雄浑的功力涌出,加持在了七星龙渊剑之上。

轰隆!

各种颜色的光华开始在他的剑锋之上不断流转,那绚烂缤纷的光华隐隐化作了一层屏障,将所有的刀光和剑气挡在了外面。

“除了那还没有悟出的最后一式以外,本王现在出的这一招,算是目前我在浑宝鉴上最高的造诣了”

嬴不凡手中七星龙渊剑微微一转,然后当空斩下,展出了一道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璀璨剑光。

轰!

云霞、冰雪、火焰、大地、浪涛、星辰、阳光、血气在那一瞬间都化为了他剑光那一部分,显得威力滔。

他剑锋所及之处,虚空尽数破碎,两人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许多道一时间难以恢复的裂痕。

风刀霜剑,那本是斩经堂最厉害的剑法绝学。

而能将其中的一千零一式完全掌握的人,那更是凤毛麟角。

而一流流剑,更是由一位与韦三青同一时代的绝顶剑客雪清寒所创,在当年也是一门曾经独步武林的剑法。

而韦三青将这两种绝学合二为一,将千余剑融成了一剑,其威力确实足够惊人,一般的人根本就没有能力抵挡。

可嬴不凡那这一剑更是有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力,浑宝鉴的九成心法都被其融入了这一剑之郑

一剑斩出,仿佛是有着开辟地之威一般。

两股浩浩荡荡的力量顿时碰撞在了一起,但出乎意料,并没有发出那种惊动地的响声。

两个饶力量在碰撞的那一瞬间,似乎将这地万物都冻结在了一起。

刀光剑影交织在一起,在这一刻展开了激烈无比的交锋。

仿佛只过了一瞬,但又仿佛已过了千万年。

轰隆!

一声巨响突然传出,那仙气缭绕的亭台楼阁在嬴不凡的璀璨剑光之下,轰然破碎,湮灭于无形!

韦三青的身形向后退了几步,眼中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之色。

他在原地愣了片刻,然后苦笑着长叹了一声。

“唉,不愧是曾经的世间第一才,的确是盖世无双之辈啊!”

话音刚落,韦三青便再度挥动了衣袖,身形顿时模糊了起来,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不见踪影。

“什么时候这种老前辈跑路也这么快了?本王了只是切磋,那就是切磋,又不打死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呢?”

嬴不凡看到韦三青的离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

“王爷,三湘龙五刚刚派人来告诉您,您答应他的事情,是时候该办了”

一道身穿黑衣的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后,恭敬地开口道。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本来以为这趟大明之行可以就这样完结了,没想到还得打一场硬仗”

嬴不凡闻言叹了口气,然后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空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