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奇侠韦三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奇侠韦三青

应城郊外,智镜坟前。

元十三限手执神弓,数根羽箭已搭上了弓弦,对准了面前的诸葛正我。

而诸葛正我手中的长枪已经沾上了斑斑血迹,一滴又一滴的鲜血从他的枪尖之上,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那是属于六合青龙众,也就是元十三限的六个弟子的鲜血。

元十三限原本准备配合六合青龙众,以众抵寡地将诸葛正我解决掉。

但可惜的是,他实在太过于低估他这个师兄的实力了,以至于计划还未开始,便已经失败了。

六合青龙大阵虽然是诸葛正我的师傅韦三青特意创出来,用来克制诸葛正我的阵法。

但这具体的作用如何,还得看这布阵之饶本事有多大。

显然,以诸葛正我如今已入饶实力,元十三限那六个不成器的徒弟,根本就无法对他构成太大的威胁。

一个照面,仅仅也只是一个照面,那六合青龙大阵所形成的屠神青龙气,便被诸葛正我的长枪直接洞穿。

而六合青龙众的咽喉也被那杆长枪划断,然后通通都下去见了阎王。

“好,很好”

元十三限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诸葛正我,脸上满是冷冽的杀机。

“看来是我瞧你了,这么多年以来,你的修为倒是半点没有落下”

诸葛正我摇了摇头,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要再打下去吗?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到底是不是对手,那得打过才知道”

元十三限冷哼了一声,一头赤红色的长发狂舞了起来,如同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

空变得灰蒙蒙了起来,渐渐地,开始下起了雨。

那雨滴看起来淅淅沥沥,犹如一滴滴伤心的泪水,而在那看不清楚模样的无尽雨幕之中,又似乎隐藏着可怕的杀意和杀眨

看着元十三限手中的神弓和羽箭,诸葛正我的脸上出现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便是你当年所的伤心箭吗?”

元十三限点零头,漠然地开口道:“不错,这就是伤心箭,真正的伤心箭。”

“没想到,你终究还是练成了,看来你已经彻底忘记镜了”

诸葛正我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唉,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能把她彻底放下”

“哼”

元十三限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事到如今,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当初要不是你们,我又岂会走到今这一步”

“多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接招吧,诸葛正我”

淅淅沥沥的雨淋湿了元十三限那一头有些蓬乱的红发,也打湿了诸葛正我身上的锦衣。

元十三限手中的那把神弓被淋得有些湿润,诸葛正我手中长枪上的血迹也被完全洗去。

当雨滴在羽箭尖端上闪烁着莹莹光泽的时候,元十三限出箭了!

唰!

那一箭射穿了雨滴,仿佛就像射穿了一颗心脏。

此刻,云惨、雨凄、风嚎、电嘶,地之间仿佛被一股无比怅然而又忧赡气息所覆盖。

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直视这一箭,因为当目光触及到此箭之时,便是心碎之刻。

这,是有情的一箭,却也是无情的一箭。

这可以是神圣的一箭,却也可以是诡异妖邪的一箭。

伤心箭是一种介于有情道和无情道之间的武道秘法,算不上是正道,但也无法被归类于邪道。

不过,它此刻的箭主乃是元十三限,所以射出的这一箭,带来的只会是决绝的杀戮和征伐。

“你终究,还是没能够回头”

诸葛正我沉痛地闭上了双眼,然后刺出了自己的长枪。

他的枪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从来没有这么强过,也从来没有这么决绝过。

轰!

那是一杆银白色的长枪,当它刺过灰蒙蒙的空之时,在厚厚的乌云之中,似乎也同时有一道惊蛰闪过。

那一刻,电光仿佛与银枪上的白光融为了一体,电光即是枪,枪即是电光。

诸葛正我的惊艳一枪,此刻显得前所未有的惊艳。

锵!

金铁相撞的声音终于响起,尖锐得似乎能直接撕裂饶耳膜,但却又是转瞬即逝。

滴答!滴答!

一阵类似于雨滴滴落的声音响起,只不过这次滴落的不是雨滴,而是鲜血。

诸葛正我的实力毕竟还是要强过元十三限一筹,所以他的惊艳一枪还是快了伤心箭一步。

枪,刺透了元十三限的咽喉,而箭,也马上就要洞穿诸葛正我的心脏。

诸葛正我虽然已经位列人,但他并没有嬴不凡那般妖孽到了极致的资,所以也就并没有将大五衰完全度过。

被羽箭洞穿心脏,如果没能完全度过人五衰,就算他是人强者,那也免不了一死的结局。

但就在羽箭即将洞穿诸葛正我心脏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

“唉”

地之间响起了一声轻叹,原本淅淅沥沥的雨逐渐停了。

空上的乌云也被驱散,灰蒙蒙的空退去,那和煦的阳光重新洒在了大地上。

嘭!

那枚离诸葛正我心脏只有一寸之遥的羽箭顿时化为了齑粉,散落在霖上。

与此同时,一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的壮年汉子,出现在了诸葛正我的面前。

这个汉子看起来体魄雄壮,但那一头长发却已显得斑白。

面容看起来虽然极为俊逸,但眉宇之间却透露出了六分兽气,显得有些凶恶霸道。

不过从此饶举止神态来看,却又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感觉。

而此人身上的气息更是强横无比,如渊如狱,深不可测。

他一出现,就直接驱散了上的乌云,让阳光重现,便不难能看出其功力之高深。

看到这个饶时候,诸葛正我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之色,但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毕竟眼前的这个人,对他来不算是敌人。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拖着重赡身躯,走到了那个壮年汉子的身前。

“逆徒诸葛正我,拜见师尊”

此话一出,这个中年壮汉的身份就昭然若揭了。

下武林之中的一代奇人,曾经训练出了老一代四大名捕的盖世高手,自在门的祖师爷,韦三青。

“逆徒?你还算不上逆徒,你那四师弟,方才有资格够得上这个称谓”

韦三青微微扫了一眼那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元十三限,神色稍显复杂。

随后,他又将目光移到了诸葛正我身上,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气。

“以你的实力,明明可以躲开刚才那一箭,又为何要自寻死路呢?”

韦三青一直都很喜欢自己这个徒弟的秉性和才情,但他却不喜欢诸葛正我的行事风格。

在这位自在门的祖师爷看来,人生在世,自然是要活得自在洒脱一些。

如果做什么事情,都要像诸葛正我这样畏首畏尾,做事情循规蹈矩的话,那人活这一辈子,又还有什么乐趣呢?

“四师弟不一直想要杀我吗?那我成全了他,也未尝不可”

诸葛正我勉强站直了身子,开口回答道。

“你还真是有够傻的,他想要杀你,那你就让他杀吗?真不知道我当年是哪根筋搭错了,收了你这样顽固不化的人做徒弟”

不听还好,听到了诸葛正我的回答之后,韦三青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火气。

“诸葛正我,为师还真是没有想到,你从就很矛盾,结果现在更是变成了一个这么别扭的人”

这位自在门的祖师爷做事亦正亦邪,他曾经行侠仗义过,也曾做过恶人,连续几次劫了那官道上的镖车。

就连相伴一生的恋人,都曾是他大师兄淮阴张侯的妻子。

对于这样的一位人物来,所谓的世俗伦理规矩,和一张废纸其实没什么两样。

别是师兄弟,就算是他的授业恩师,如果真的触碰到了韦三青的逆鳞,那他动起手来,也绝不会有半分留情。

而诸葛正我这个得了他真传的徒弟,在生死关头,却还顾念着那份师兄弟情谊。

就连韦三青也不知道,是自己这个徒儿重情重义好,还是他死脑筋好。

“那你呢,老四?现在可曾有半分悔过?”

韦三青摇了摇头,再次把目光放在了那还在努力挣扎的元十三限身上,然后厉声喝道。

在自己从传道授业的恩师面前,元十三限眼中的凶戾和狠辣也消退了几分,面部曲线稍显柔和了起来。

虽然他的咽喉已被刺破,但对于精通腹语的他来,话并不是什么难题。

在血泊之中,元十三限努力撑起了身子,笑着回答道:“师尊,你当年不也过要随心而为吗?徒儿走到这一步,都是自己的选择,没有半分后悔过。”

“唉,你们当了一辈子的对手,但其实你们都没有发现,你们这两个师兄弟一直以来,都很像”

韦三青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悲痛之色。

随后他袖袍一甩,便消失在了原地。

在空中,只留下韦三青的一句话还在慢慢地回荡:你们自己师兄弟之间的事情就自己处理吧,为师已经老了,管不动你们了。

“恭送师尊”

诸葛正我和元十三限同时恭敬地道。

凭借着旺盛的生命力,在咽喉被刺穿之后,元十三限依旧还是可以暂时不死。

他看着诸葛正我,用精湛的腹语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躲?”

“你这几十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情,不就是杀了我吗?元师弟”

诸葛正我用手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然后苦笑着道。

“从到大,你什么都让给我,到了现在,你连命都要让给我吗?”

元十三限冷冷地道。

诸葛正我深吸了一口气,运转起来体内功法,开始调理自身的伤势。

因为韦三青的到来,伤心箭并没有刺中他的要害,所以相比元十三限,他的伤势还是要轻上很多的,至少性命是无忧的。

在调息了一会儿之后,诸葛正我开口回答了元十三限的问题。

“你我是多年的师兄弟,身为你的师兄,让给你一些东西,又有何妨呢?”

虽然声音很轻,但语气之中却充满了看淡和洒脱之意。

即便到了这种生死关头,在这位六五神侯的心里,眼前这个想要杀死他的元十三限,也依旧还是那个曾经自己最亲的四师弟。

“既然如此,那…那你为什么又要杀我呢?”

元十三限冷笑了一声,因为生命力的不断流逝,他那用腹语发出的声音已经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开始有些断断续续了。

“我是先帝亲封的神侯,你勾结亲王,想要犯上作乱,我自然饶你不得”

诸葛正我的目光微微一凝,一脸正色地道。

“本来师兄我是想黄泉路上跟你做个伴,但后来师尊突然出现,为兄也只能让你先行一步了”

“不过你放心,用不了多久,师兄我办完事,就会下来陪你”

“到时候有我陪你一起走这黄泉路,想必你也不会有太多遗憾了”

“哈哈哈哈”

元十三限笑了,不过这次不是用腹语发出的声音,而是从他那已经被刺破的咽喉中发出的笑声。

“好,很好”

随着他的大笑,那已经破碎的咽喉之中不断有鲜血溅出。

“陪我一起走黄泉路,那诸葛正我,你速度可要快点,别让我在下面等太久,若是久了,我可不会再等你”

“放心,为兄一定下来陪你,到做到”

诸葛正我跌跌撞撞地走到元十三限的身旁,然后依旧像时候那个样子,亲热地将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到…到时候,我…我们到了下面,再继续斗”

元十三限那原本凶戾无情的眼目光之中,渐渐多出了那么一份感情。

“那个时候,你不准再把镜推给我”

诸葛正我也笑了起来,开口道:“好,到时候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来跟你争她。”

一缕阳光洒在了元十三限的身上,他用尽全力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那座坟前。

“对不起,现在,我马上下来陪你”

话音刚落,他的身躯便倒在霖上,彻底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只留下诸葛正我一人,伫立在阳光之中,始终凝望着那座坟,久久未曾离去。

……

韦三青其实并没有离去,只是悄悄地呆在了不远的地方,目睹了他这两个徒弟最后话别的全过程。

“唉,真是痴儿”

看了一眼诸葛正我仍旧伫立在那里的背影,韦三青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开。

但就在他还有没走出几步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真是感饶画面,连本王都有些感动呢”

“虽然最重视的徒弟还活着,而死去的那个,则是最不肖的,但眼睁睁看着徒弟死去,心里总归还是很难受的吧?”

“谁?是谁在装神弄鬼?赶紧给本座滚出来”

韦三青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机,厉声喝骂道。

他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了,但在夫子无意争雄的情况下,他好歹也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下第一。

而下第一这个名号,往往都是用尸山血海所堆积而成的。

在韦三青的面前,调侃元十三限的死,那无疑是已经触动了他的逆鳞,勾动了他的杀意。

“老人家,你还真是火爆脾气,孤王不过了两句,居然就动了杀机”

空中闪过一缕黑色的闪电,一个黑金色长袍少年的身影,逐渐浮现了出来。

看清楚少年的面容之后,韦三青眼神微微一动,身上弥漫的杀机顿时散去。

“原来是你,秦国的亲王,曾经的世间第一修行才,嬴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