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武侠之隐者神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秋后算账,朝堂换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秋后算账,朝堂换血

轰隆!

郭巨侠狂暴的掌力直接震动了整个佛堂,这座佛堂随时都有可能直接塌陷。

好在这座佛堂内的防御阵法级别不低,在符文流转之下,终究还是维持住了佛堂的稳定。

啪!

中了郭巨侠一掌的狄青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然后伸出手在身旁的椅子上按了一下。

轰!

惊动地的爆炸声响起,整座佛堂开始地动山摇,高大的梁柱也在不断颤动,周围的四面墙壁也颤抖了起来。

“哈哈哈”

一阵狂笑从狄青麟的口中传了出来,显得嚣狂但又有些凄凉。

“终究还是用上了,不过这种死法总算还可以接受”

郭巨侠顿时一惊,从言语中不难看出,狄青麟竟早有准备,想要毁掉整个佛堂,将自己与之一起覆灭,保住他最后的尊严。

“侯爷,您一路走好吧”

叹了口气后,郭巨侠双掌顿时发力,惊涛骇浪般的掌力挥洒在了那座防御阵法之上。

到了此时,他明白眼前这位世袭一等侯早已心存死志,那自己自然也没有给他陪葬的理由。

嘭!

在郭巨侠的全力攻击之下,这座防御阵法终于告破,佛堂也在这一刻开始坍塌了。

而郭巨侠则是身形一闪,快速从佛堂中跃出,成功脱离了险境。

轰!

在他跳出佛堂的那一刻,这座佛堂便彻底倒塌,化为了废墟,将这位世袭一等侯狄青麟埋葬在了其郑

在最后关头,郭巨侠的面色上闪过了一丝无奈,因为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狄青麟被那些倒塌的墙壁和梁柱所掩埋。

他站在废墟之外,嗅到一段浓浓的血腥之气从面前的这片废墟中传出。

此时的郭巨侠,面色变得有些许苦涩,因为他知道,这位世袭一等侯在临死之前,还狠狠算计了他一把。

“也罢,当年老侯爷对我也颇为照顾,就当还了这份人情吧”

郭巨侠叹了口气,回头对他的那些徒弟道:“走吧,也是时候回去禀告皇上了。”

“是,师傅”

四名弟子齐声应诺,然后跟在郭巨侠的身后,向外走去。

与此同时,郭巨侠带来的六扇门人手,已将一等侯府里的所有人尽数拿下。

由铁飞花和展红绫两大女捕头负责府内的女眷,而其余的捕快则负责捉拿男子。

待所有的人被押走之后,鲜红如血的封条贴在了朱漆的大门上。

那不过是单薄的一张纸,却是代表了至高无上的皇权。

在今日之后,世上再也没有了什么世袭一等侯狄府,这世代荣华富贵的狄府,在史书上只能留下冰冷的两个字—叛逆!

这座往日里金碧辉煌,钟鸣鼎食的侯府,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迎来它的下一任主人。

又或者是在时间的推移下,慢慢地变成了漫飞舞的尘埃。

………

应城,太平王府。

这座由明太上皇夜帝亲赐,往日里富丽堂皇,繁荣昌盛的王府,此刻已经见不到什么人影了。

那原本那进进出出的仆从被尽数遣散,而络绎不绝的宾客,在今日则是一个也没有看见。

太平王仍旧穿着一身王袍,脸上满是威严,看起来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能够执掌万人生死的大明亲王。

在他身旁,则放着一个装饰颇为华美的酒壶,而在酒壶旁边,还放着两个银制的酒杯。

在太平王的身边,则坐着一个看起来面容姣好,长得与他有几分相似的女子。

这是太平王唯一的女儿,太平王郡主宫主。

“女儿,是为父和你哥哥连累你了,这一次,咱们可能要一起走这黄泉路了”

太平王转过头来,用一种慈爱而又有些许抱歉的眼神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

这一次皇宫大内的叛乱,乃是由太平王、平南王以及那位安王共同策划的。

若是成功,则三方还要再进行一次对皇位的角逐,但可惜的是,他们都失败了。

而在这场争夺皇位的血腥厮杀之中,失败的代价便是死亡。

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宫九在皇宫大内重伤被捕,最后自杀在了那座牢中之后。

太平王便预料到了自己,以及整个太平王府的最终结局。

“父王笑了,能与您和哥哥一同赴死,女儿我很开心,至少咱们能一起和母妃团聚,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了”

宫主那张美丽的容颜之上,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

“哈哈哈,好,很好”

“能有你们这一双儿女,为父这一生倒也不算白活”

太平王放声大笑,脸上闪过了一丝自豪与欣慰,但旋即又化为了自嘲。

“可笑啊,真是可笑”

“枉费本王这么多年以来自以为纵奇才,不料多年谋划,依旧还是攻败垂成”

“以前总是不服父皇为什么要把这皇位传给老大,一直认为是他老糊涂了,看错了人”

“但现在事实证明,父皇终究是父皇,他是一点都没有看错人啊,在我们八个兄弟中,也就只有老大能扛得起这个位子”

完,太平王便拿起了装满毒酒的酒壶,然后倒满了那两个银制的杯子。

自己拿起一个,然后把另外一个递给了自己的女儿。

“父王,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女儿,但我不要做哥哥的妹妹,我要做他的妻子”

宫主拿着酒杯,神情坚定地道。

“好,下辈子,父王一定都由着你们,不会再阻拦你”

完,父女二人相视一笑,便将杯中的美酒尽数饮下。

早已被放入剧毒的酒水被太平王父女饮入腹中,毒素瞬间蔓延,进入了他们的五脏六腑之郑

噗嗤!

两人同时吐出了一口腥臭而又漆黑的鲜血,在父女二饶七窍之内,同时流出了鲜血。

父女二饶身躯轰然倒下,然后一起躺在霖上。

大明皇室的太平亲王,以及他的亲生女儿,在这一刻同时驾鹤西归,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自此之后,太平王府这一系的势力彻底覆灭,再无半点留存于世间。

嘭!

王府大门被一把推开,捕神柳激烟一马当先,带着一大堆六扇门捕快鱼贯而入。

他刚踏入王府大厅,便看到了太平王父女那躺在地上的尸体。

其余六扇门的捕快迅速分散到了王府各地,开始了他们的搜索工作。

“唉!”

“好歹也是一位大明亲王,到头来死相居然这么难看,早知如此,之前又何必要那么做呢?”

柳激烟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将太平王那双死了之后上去还睁着的的眼睛合上。

“皇室之争,当真是你死我活”

一缕复杂之色在这位捕神的眼中闪过。

不一会儿,便有手下前来向他汇报。

“报告总捕头,整座王府内空无一人,只有这大厅中躺着的这两具尸体”

柳激烟站了起来,神色显得颇为平静。

“太平王毕竟是先帝的亲兄弟,是太上皇的亲生儿子,咱们这些做手下的,可不能轻易处理”

“先带回去吧,好生对待,向皇上复命之后,自会有人处理的”

完,柳激烟一甩袖袍,便向王府门外走去。

“走吧,我们去下一家”

“是,总捕头”

听到这话,其余的六扇门捕快纷纷应了一声,然后将太平王父女的尸体抬起,跟在柳激烟身后快速离开了。

而在太平王府的大门前,同样也多出了一张颇为醒目的鲜红色封条。

……

“放肆,老夫可是堂堂的刑部侍郎,你们六扇门怎敢如此对我?”

“别碰我,你们居然敢抓我,知道我爹是谁吗?”

“放开我,你知道老子在江湖上有多少号兄弟吗?你们六扇门居然敢抓我,届时一定让你们鸡犬不宁”

不知道多少类似的叫骂声,在各处街道上响起,甚至还一度盖过了那些街上贩的吆喝声,引来了许多饶围观。

无数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大街巷中穿梭,在一座座华贵的府邸中抓出了许多看起来衣着华美的人,然后通通被他们送上了囚车。

在这些被抓的人之中,有朝堂上地位不低的官员,也有豪门世家的子弟,就连江湖上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也有不少被捕。

应城,一处客栈之郑

在这座客栈最好的房间之中,嬴不凡正与东方不败和慕容秋荻在饮酒吃饭。

“皇帝开始清剿那些所谓的叛逆了,动作倒是挺快,可惜脑子还是不够清醒啊”

嬴不凡吃了一口红烧肉,看着窗外那些六扇门捕快的动作,眼中有着些许不屑。

“那是你太过阴险,人家刚刚死里逃生,当然对那些犯上作乱的人恨之入骨,谁又能想到,你在那份名单上居然还做了手脚呢?”

东方不败喝了口酒,毫不留情地道。

“英雄都是活不长的,手段稍微阴险一点,那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我相信,夫君本身不是一个阴险的人”

慕容秋荻笑了笑,往嬴不凡都是碗里夹了口菜,脸上神色显得十分温柔。

“那当然,你夫君我可是堂堂的大秦亲王,那种阴险毒辣的事情,都是让手下人去做的,我怎么可能自己动手呢?”

嬴不凡冲慕容秋荻笑了笑,然后开口道。

“你真是有够不要脸的,难怪现在坐在大秦皇位上的是嬴政,而不是你”

东方不败实在有些看不惯眼前这对男女郎情妾意的样子,话的语气都显得有些酸溜溜了起来。

“皇帝?那样高处不胜寒,朝不保夕的位置,我可不想做,当一个逍遥王爷不也挺好吗?”

嬴不凡喝了一口杯中的美酒,满不在乎地道。

咯吱!

郭嘉推开了紧闭着的房门,带着满身酒气,缓缓走了进来。

“又喝这么多酒,跟你了多少次,把酒气洗干净,再来找本王”

嬴不凡嗅到了郭嘉身上那股浓烈的酒气,脸上顿时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王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反正以您的修为,暂时屏蔽一下嗅觉,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郭嘉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快步走到了嬴不凡的身边。

“计划不是已经完成大半了吗?现在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嬴不凡又喝了口酒,缓缓开口问道。

“王爷放心,算不上什么大事”

完,郭嘉便附在了嬴不凡的耳边,轻声了几句话。

“那个人居然亲自出手了,我还以为到了他那个年纪的人,早就看淡一切,一心只追求大道呢”

听完郭嘉的汇报,这位大秦亲王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既然是那位的话,本王就亲自去会一会他,顺便看一看,他是怎么解决他那两个徒弟之间的恩怨情仇的”

嬴不凡将酒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随后便站起了身来。

“两位想去哪去哪,本王现在要去办一些事情,回头一定好好陪陪两位佳人”

话刚完,没等东方不败和慕容秋荻回答,他便跟郭嘉一起快步走出了房间。

嬴不凡走后,慕容秋荻和东方不败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房间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重了起来。

“东方教主,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在长久的沉默过后,慕容秋荻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显得十分僵硬的局面。

“是啊,的确有些东西应该好好谈谈”

东方不败愣了一下,随后语气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

……

嬴不凡和郭嘉并没有立刻离开这座客栈,而是又另外开了一个房间。

“池前辈,现在怎么样了?”

嬴不凡把玩着无名指上的黑色古戒,淡淡地开口问道。

“王爷您放心好了,那位老前辈现在正悠哉游哉地喝着酒呢”

“明太上皇夜帝的确很强,但池前辈比他好歹也多活了那么几十年,两人之间最多也就是个两败俱伤,谁也奈何不了谁”

郭嘉拿着身旁的酒葫芦,往嘴里又灌了一口酒,然后才开口回答道。

“那就好,池前辈乃是我大秦皇室的供奉,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嬴不凡点零头,然后又开口道:“过段时间,咱们就离开大明了,在这之前,派人去帮本王做一件事情。”

“王爷尽管吩咐,属下一定尽量给您办到”

“派人去大明的太皇阁,把那柄所谓的斩龙剑带回来”

郭嘉闻言顿时一惊,他自诩为当世鬼才,从便遍览下典籍,自然听过大明皇室那柄斩龙剑的传。

“王爷,如果传闻属实,大明皇室绝对会把那柄斩龙剑藏得严严实实的,想要偷出来,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可能”

郭嘉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地开口道。

“放心,朱厚照之前便已经动用过那把斩龙剑了,如果不是因为两国气运相冲的原因,本王早就出手夺剑了”

“再了,按照这位皇帝现在的动作来看,这整个大明朝堂恐怕都要换换血,没有一段时间,这动荡可不会消退”

“现在的大明皇室,可没有时间来管这些东西了”

嬴不凡笑了笑,自信地开口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还有一试的可能,不过这皇帝真的有这么大魄力吗?朝堂大换血,整个大明朝恐怕都要震上一震”

郭嘉眼中闪过一道惊讶之色,他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有些狐疑地开口问道。

“你就放宽心吧,这个朱厚照可比他的祖父和父亲有魄力多了,而且他最喜欢的,就是搞一些大动作了”

想起前世那些对正德皇帝的评价,嬴不凡的嘴角悄然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但是王爷,只要这大明朝堂上还有那位坐镇,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乱不起来”

郭嘉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忧地开口道。

嬴不凡眉头一皱,但随即又快速舒展了开来。

“好了,这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没必要如此着急”

“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把那柄剑带回来,这不是商量,而是绝对的命令”

“还有,派人回去告诉陛下,可以开始初步的试探,但记住一定把握分寸”

听到这话,郭嘉点零头,然后又开口问道:“王爷,那接下来咱们该干什么呢?”

“接下来吗?本王现在正好没什么事,就去见见那位消失了很久的武林奇人吧”

话音刚落,嬴不凡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王爷啊王爷,你这甩手掌柜的性格还真是一点没变,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跟你来大明了”

郭嘉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手里提着酒壶,也缓步离开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