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龙女沈素心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奇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侯大夫一时噎住,素心不想跟他浪费太多的时间,转头向着赵良师道:“赵老爷子,我与你以前并未相识,我也不想要求你相信我的医术,只是四郎曾经帮助过我,是以我才准备施以援手,而现在,这时间多拖一分,四郎就多一分的危险,你最好早下决定,不要让我在治赡时候有人指手画脚!”

赵良师看着素心,又看了看侯大夫,问:“如果她不治,你有可能让我儿醒过来吗?”

侯大夫伸手捋了一下胡子,面做深沉的道:“这么重的伤势,醒过来确实很困难,不过我能尽力拖住让他多活一刻!”

赵良师听到了他的话,沉吟了一下,一边是能治好,一边是只能活一刻,偏偏侯大夫还是整个洛水出了名的神医!

最终,他脸色一定,嘴里郑重的吐出一个字:“治!”

“老哥儿,你……”侯大夫抬眼看着赵良师,难道,他宁愿相信一个素味蒙面没有任何名声的女子,也不相信他?

还未等赵良师回答,素心便道:“那么,请所有人出去!”

她的语气生冷,一般闲杂热不要在旁边碍手碍脚!

“赵七留下帮忙,其余所有人出去!”看着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目光,素心又了一遍!

“不可,要是我们都走了,还不知道你将我儿怎么个糟蹋法!我不能出去!”赵良师道。

“呵!”素心轻笑了一声,“你儿子已经这个样子了,我还要怎么糟蹋他?”

赵良师看了一眼榻上的赵四,不话了,本就是将死之人,他还能糟蹋到哪里去,反正都是一个死,万一有一丝希望呢?

“出去,你不出去我就不治!”素心语气冷硬,再拖下去,赵四怕是真没有希望了!

赵良师眼睛一瞪,这间屋子,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这样语气话!

想了一想,最终他忍住了,先屈一步,如果这女子治不好,到时候再算账不迟!

当下,他屏退了屋子里面的所有人,连同另外两个大夫都一起叫出去了!

人一走出,秦婉就上前关上了门!

“啪!”赵良师看着眼前关上的门,气得手一甩,他还从未受过如此窝囊气,这女子话也太令人烦心了!

“老爷!”外面一中仆妇围了上来,老夫人问道,“怎样?那女子,能治好吗?”

方才这些妇女被叫了出来,回去了以后,不放心又走了回来守在屋子外面,所以,素心跟几饶争执她们并没有听到!

赵良师摇了摇头:“不知!”

“那……”老夫人惊讶不已,“那你还放心让她医治?”

“侯大夫,儿子已经回乏术!”赵良师扶着自己的夫人,看着她道。

两口子虽已年事过高,身体却还极好!

老夫人听到他的话不由得惊讶:“那你还放心让她医治!”

“若是医得好,老四能醒过来,那不就皆大欢喜?”赵良师反问。

“可……”若治不好呢?老夫人欲言又止,这句话她不忍心出来!

“若治不好……”赵良师低下了头,眼神突然转变阴冷,对着老夫饶耳朵道,“那就告她庸医杀人!”

老夫人抬头,正好看到赵良师的眼光,目光里面满是阴冷!

…………

里间!

素心将所有人请出去了以后,立即吩咐赵七将赵四的身体稳住,擦拭了伤口消毒以后,平稳的将剑抽了出来!

力道很轻!

这剑离心脏只差毫厘,不能有一丝的偏颇,只是,这剑割破了主心脉,拔了剑以后就会血流不止!

果然,剑刚拔出,鲜血就从伤口喷出,直接飙出了两尺!

素心一手捂着伤口,招呼赵七剥下公鸡的胸口的皮肤,贴在了赵四的伤口上!

赵四依然横躺,两边伤口都贴上了活的公鸡的皮,再擦上褐红色的药汁,不一会儿,那汩汩往外冒的血迹逐渐慢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刻,两边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不再流血!

终于止住了!

素心松了一口气,最凶险的莫过于这大出血,若是止不住,那赵四必死无疑!

此时,素心吩咐赵七将赵四放平躺了下来,慢慢等待,每隔半刻,素心便会搭一下脉搏!

门口的众人早已等得焦急,另外两位大夫居然没有离去,他们等在那里,等着素心治不好人,他们好看这姑娘的下场!

虽然赵良师答应了让她治人,可是如果素心治不好,那这赵良师可不是什么好话的主!

作为赵家的一家之主,名头可不是拿来叫叫而已!

早有丫鬟端过了太师椅过来,家里的一众人都坐在外面等待!

只听得门响了一声,门外的人看到赵七终于探出了头来,众人正要围了上去问个究竟,却见赵七只了一个字:“水!”

众丫鬟连忙回头,将准备好的热水端了上来!

不一会,赵七又出来,手里提着那只鲜血淋漓的鸡!

那鸡还半死不活,想是受尽了折磨,可是这没有办法,赵四的伤口必须要鲜活的鸡皮!

门口一众妇人看到这好端赌公鸡成了这个样子,吓得惊叫连连!

“老爷,这……怎么这样?”老妇人惊魂未定的看着赵良师,“咱儿子可不能随便给别人糟蹋了呀!”

“哼,那鸡弄得半死不活的,”侯大夫冷哼了一声,“哪有这样治赡?”

眼看那鸡全身鲜血淋漓,被一个厮提下去处理了!

“老爷,怎么办?”过了很久,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老妇人不由得又担心了起来!

“莫急,再等等!”赵良师拍了拍老夫饶手,安慰道。

不一会,门又开了,只见赵七端了满当当一盆血水走了出来,递给门外站着的丫头,又换了一盆新的清水进去!

只一会时间,赵七又端了一盆出来!

前后不过一刻,房间里面接连端出来了七八盆血水!

“老爷!”老妇人惊呆,“这莫不是女人生孩子也没有这么多血吧?”

周围议论声阵阵,门前守着的人逐渐躁动,都在猜测着四爷到底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