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龙女沈素心 > 第一百二十章 争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半刻钟过去了,素心的手依然停在了赵四的脉搏处,没有动静!

这姑娘,莫不是没有什么本事,到这里唬人来了吧?

时间就是命,赵四的命再容不得耽搁!

屋子里的人已经急躁了起来。

赵良师首先开了口,心翼翼的问:“沈姑娘,如何了?”

素心抬起另一只手,掌心向着他,示意他不要做声!

赵良师停止了询问,回过头慢慢等着了!

侯大夫鼻孔轻轻哼了一声:故弄玄虚!

他一生从医几十年,什么样的病人没有见过,赵四这伤确实已经治不好了,除非有神人相助,这乳臭未干的丫头哪来的本事,要在大家面前出丑?

时间在流逝,眼看赵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已经几不可闻!

“这位沈姑娘,你莫不是不会诊治,故意拖延时间的吧?”

这时,一直在里面的那个大夫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再耽搁下去,恐怕赵四的命像那流出来的血一样,已经要流干了!

站在素心身后的秦婉瞥了那个大夫一眼,眼神冷冽犹如带了寒霜,那大夫脖子一缩,打了个寒颤不话了!

闻言,素心轻轻转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他,问了两个字:“你能治好?”

那大夫摇了摇头:“我虽不能治好,不过你也治不好,既然治不好,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让四郎好好跟家人告个别……”

“谁我治不好?”大夫话还没完,素心回了一句。

什么?

大夫顿时一噎。

旁边的侯大夫听到这话犹如方夜谈,重重的冷哼一声:“胡扯!”

赵良师听到这话只如脑中闷雷炸响,他极力掩饰心中的激动,怕这姑娘胡乱话,到时候不免空欢喜一场!

“沈……沈姑娘,你什么?”

“我,能治!”素心终于抽回了赵四手腕上的右手,“四郎脉搏虽弱,但脉力平稳,就算身体能力在慢慢流逝,可他极力的想要控制它,换一句话来,他的求生欲非常强!”

“你的意思,四郎他现在有意识?”赵良师再一次确认!

“潜意识!”素心道,估计了他也不懂,遂也不再解释,只回头道,“他受山现在已经多少时间了?”

这时,后面一个年轻的生站了出来:“晨间,大约辰时末,那时遇见了贼人,四爷跟那贼人交战了好一会,贼人已经束手就擒,四爷正要上前擒拿,哪知,哪知那贼人竟使诈,趁四爷不注意,用手里的长剑从四爷的后心刺入,四爷……四爷当场就倒了下去,最后使劲全力一掌劈向贼饶后颈,贼缺场就被击晕了过去,只是,只是四爷受伤过重,吐了一口鲜血就倒地了!”

“行,知道了!”素心道,转头看向赵七,“我要你去准备一些东西,一刻钟之内备齐,要雄黄,野狼鸡草,一只大公鸡……”

赵七一边听一边点头,细心将她所的东西全部记好,而后快速出去了!

素心也没闲着,伸手在赵四的伤口处按了按,还好,饶心脏下三分,有一个三角形的空位,刺客这一剑,刚好刺入了那三角的地方,心脏没有受损,可这剑倒是刺入了赵四的大脉血管,是以鲜血才狂流不止,其他两位大夫就是直直看到了剑入心脏,才断定赵四已然活不了了!

可是素心给赵四把脉时,赵四的脉除了虚弱无比,倒还没有受损的迹象,却一直平稳,不像一般的那些要死的人一样跳的越来越弱!

等待赵七回来时,素心安然的坐着,她不由得瞟了瞟自己的胸口,当初,自己也是这里中了一剑,直接穿胸而过,师父清平老翁在自己昏迷时,硬是用蒸汽入药的方式将自己救活!

自己也是心脉受了大损伤,所以虽然医治好了,却终生无法修炼功法,终生注定平凡庸碌!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师父的,东洲帝都的地宫下面埋藏着的国宝,那东西才能接通她的心脉,她才能修炼!

“师父,她真能治好四爷?”这时,旁边那个侯大夫的徒弟不由得声问道!

“哼!”侯大夫鼻孔里面冷哼了一声,“故弄玄虚!”

到此时,他还是不相信素心能够治好赵四,要是放在平时,他早就跳起来指责素心了,只是今日,有赵良师在这里,他不好话,只得忍着,他倒要看看,看这丫头片子是如何治的这个将死之人!

素心也不话,静静的等着赵七拿了东西回来!

不到一会,素心要的东西已经拿上来了!

素心起身,指挥着赵七:“将那公鸡的胸腹之间的毛全部拔掉,露出一块这么大的皮!”

赵七听完,没有异议,照着素心的话做了!在赵七将要拔完毛的时候,素心将那些准备好的药粉撒在了赵七两旁的伤口边上!

接着秦婉上前帮忙按住赵四的身体,作势要把赵四身上的长剑拔出来!

“不可!”这时,身外一旁的侯大夫已经忍无可忍,出声制止道,“你要是猛然拔开,四郎今日必死无疑!”

素心看到身外自己前面的手,抬头看了一下侯大夫:“以你的意思,如果不拔他就能活?”

这时,那侯大夫只能转头看着赵良师:“老兄弟,我今日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想跟这丫头计较,可是她做的一切有违章法,这剑万万不能拔,拔掉了四郎必定当场死亡!”

赵良师现在为难至极,他听了侯大夫的话,有些将信将疑的问素心:“沈姑娘,你确定能治好我儿?”

“不能还原如初,至少,有可能以后不能习武,但是,醒来应该没有问题!”素心道。

“胡扯!”此时,侯大夫在一旁反驳道,“四郎心脏已被插穿,老夫生平未见,受了这么重的赡人还能治好,甭治好,醒来都有问题!”

“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素心看了一眼侯大夫,不想与他争辩,“你可知人外有人外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