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龙女沈素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赵四受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九章 赵四受伤

几人回头,一老一少还有一个厮三个人从素心她们的身后走来,一老一少各自背着一个药箱子,几人匆匆从她们面前走过,鱼贯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传出人声:“侯大夫来了!”

年老的声音道:“侯老哥儿!快,快过来看看我儿!”

接着,屋子里面响起了东西放在桌上的响声,一个沉稳的声音道:“先让我看看,这伤口!这伤口……咦?”后面一声自动扬了音调!

老头声音比较着急:“怎么?四儿,能好吗?”

屋里许久没有声音,良久才听到声音道:“不瞒你,这伤势,恐怕活不了!”

“怎会?”老头的声音越发显得悲痛,“四儿才三十多,怎么,怎么这么……?”

屋里顿时响起了一个哭声:“我的儿啊!”是一声苍老的女人声!

随即,屋里的丫鬟和妇人全都抽泣了起来,有些慢慢已经忍不住低声呜咽了起来,一时间,屋子里面只听得凄惨的哭嚎!

“停住!”老头的声音响起,声音透着威严,似乎是强忍住了怒气,“人还没有死呢,在这里嚎什么?出去!都出去!全都出去!”

老头似乎是生气极了,一股脑儿将屋里的人都哄了出来!

素心几人站在门口,一众仆妇哭着出门,只顾着伤心,竟没有一个往几人身上看了过来,乌央央一下子又全都走了!

屋里顿时又回复了平静,只听得刚进门的郎中道:“现在,也只有给他吊一口气,待他醒过来,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交代了吧!”

“真的,就这样了吗?”老头掩住悲痛,声音仍然微微颤抖,“他还有多长时间?”

这侯大夫已经是全洛水最好的郎中了,如果侯大夫都了医治不好,那就没有人能医治得好了!

至少,在洛水没有人能比侯大夫的医术精湛,如果换在其他地方,也许有,但那要耽搁多长的时间,看赵四郎这样,最多估计也只能撑几个时辰而已!

“三个时辰!”老头微微道,“不能再多了!”

屋里一阵沉寂!

良久,才听的一声悲叹:“也罢,他或许命该到此吧!”

“来时没有想到伤这么严重,现在你要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先想办法将他这心口的剑拔出来!”

只听到老头道着急的道:“老七,快,按照侯大夫的要求,去准备东西!”

只听得赵七的声音应了一声“是”!

侯大夫交代完了以后,赵七便带着一个丫鬟走了出来!

他一踏出门,就看到了素心几人站在了外边,神色怔了一下!

赵四危在旦夕,赵七怎么也笑不出来,他跟素心一抱拳:“沈姑娘,对不住了,本想着,你来我们赵府能有一个高心旅程,可没想到,没想到我四哥出了事!还望沈姑娘见谅!改日,改日我再登门拜访沈姑娘,再给姑娘赔礼道歉了!”

素心望了一眼关起的门,声道:“无妨,没想到四郎会出意外,我……”素心顿了一下,终于决定,“我可以进去看一下吗?”

“这?”赵七有一下子的呆立,“四哥伤在心口,一把剑直接从四哥的后背穿胸而过,贼人虽以被诛杀,可,可四哥的样子,怕是难以,难以……”

“我知道!”素心在外头听了半,病情已经听了一个大概,“四郎对我有恩,我进去看一眼,可以吗?”

赵七看素心固执,只得叹息了一声,忽又想起来,瑛娘的信里了这沈姑娘乃是一个绝世神医,在阳城专治那些不治之症!

“好吧!”想到此,他侧身,带着素心进去了!

屋里的人没想到赵七去而复返,一个个抬起了头看着门口!

“怎么还不……”老头正要呵斥出声,忽然看见赵七带了一对姑娘进来了!

素心一进门,没想到屋子里面有这么多的人,加上郎中估摸有七八个左右!

除了郎中,剩下的估计就是赵家的男丁了!

儿子生死未卜,赵良师没有心情看这些妇道人家的莺莺燕燕,只见他挥一挥手:“现在没有心情见外客,请姑娘出去吧,现在是儿的生命要紧,对不住!”

完就要马上呼唤厮,将几人请出门去!

“父亲!”赵七开口,“这是今日来府上做客的沈姑娘!跟四哥也有些交情,要来看一看!”

“没什么好看的!”老头压住心里悲愤的情绪,别人已经很悲伤了,这些不识相的女子不能消停消停,别再给人添堵了!

“父亲!”赵七在门口已经明白素心的意思,他对着父亲道:“姐姐了,这沈姑娘是以为绝世神医,你就让她看看四哥,能不能有治好的可能!”

“神医?”老头上下打量了素心一眼,完全不相信,“姑娘看起来也才二十左右,难道会有侯大夫这医治了一辈子饶经验?去去去,别添乱了!”

“父亲!”赵七站着不动,“你为何不给她看一下呢,万一有希望呢?”

“没有生还的可能!”旁边的侯大夫道,“没有人能回有术,四郎命数已尽!”

另外一个大夫坐在旁边连连叹气直摇头,他已经不想再其他的话语了!

“你真会医?”老头浑浊的眼神看着素心,他问道。

“略懂!”素心跟老头行了一礼,她一进来就看到了榻上横卧着,双目禁闭的赵四,赵四原本精神抖擞的脸,现在却死气沉沉,脸色苍白如纸!

他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汪,只留下一丙长长的剑从后背贯穿前胸,伤口周围的血迹已经被洗净,鲜血却还从刀口的地方往胸上淌出了一条条血痕!

光看样子都是凶险至极,此时的赵四已是气若游丝!

“行吧!”老头不再拦着素心!

素心走到榻前,检查了一下赵四的伤口,接着又号了脉搏,旁边的大夫一脸不屑,一个初出茅庐的姑娘,能有多高的医术?

当然,主人家同意了,他们这些外来的郎中,没有什么话的余地,如果反对了,人主人家还以为你是见不得他好,非要见了黄河才死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