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 第237章 内部攻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古代的夜空格外澄净,星星也格外大,青枝在草场上漫无目乱走。

律子川以前虽对她过律中元将军的事,但他得轻描淡写,并不让人觉得沉重,今日从国师口中再听一次,却让权战心惊,无法入眠。

“你不趁机睡会觉,半夜在这里游荡做什么?”

青枝抬头看见是律子川来,心中并不惊讶,自己出来多少也是潜意识地想见他。

两人游魂一样在月亮底下走了一会儿,律子川牵着她的手。

“梁州不比丽山风景好,等报了仇,我们还是回丽山去吧!”律子川的口气,好像在‘明去买碗面吃吧!’

青枝冷静指出他计划的阻碍:“……仁王气焰好像比以前更大了,上次吴姨娘他现在比以前公务更繁重,还有那个索赤将军,据他的夫人是曹姨娘的姑姑,蕃国皇帝的妹妹,蕃国大公主。”

律子川不话了。

青枝意识到自己负能量,赶紧又道:“不过咱们慢慢来,一定要努力到让坏人受到相应的惩罚为止!”

“你一直陪着我到那一?”

青枝愣了一下,她现在想要扳倒仁王,是因为仁王想杀她,而且她对沈梦心,有道义上的责任,如果仁王倒了,她还会陪着律子川一路报父仇吗?

“我不知道,这世上的事情总在变的。”比如前一刻还在欧洲旅游,下一刻就到了宋村。

“不是总在变啊,”他举起两人紧扣的双手,“我这只牵着你的手,永远不会变。”

青枝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好吧,如果律子川没有烫着方便面头,这句话也许能打动她。

但他烫着泡面头,因为他们待会要去神医馆。

已过夜半,宋青枝与律子川坐在医馆等待吴眉,因为下午才听完那样悲惨的家仇,她容忍了律子川把头靠在她肩上假睡。

如果他没有烫发,那么这会是一个有些暧昧的场面。

吴眉进来的时候,衣袖上有血迹,也带进来了血腥味,一问之下,原来是有人难产,亏得神医相助,母女平安。

她坐下喝过参汤,面上容光焕发,眼睛熠熠生辉,老嬷嬷看了笑道:“姨娘还是这么样,王爷今日给了那么些衣料,也没见你怎么的,看好了一个病人,高忻……”

她跟随吴眉身边伺候已十多年,虽是仆人,因是心腹,私下在吴眉面前话比较随意。

这样在乎自己‘职业’的吴姨娘,如果知道自己配出的药害死了那么多人,会放弃对仁王的感激,转而帮助我们吗?

青枝怕吴眉生疑,没有一来就问‘中邪’药,而是先起王府近况,沈梦心仍是‘盛宠’,王爷根本不去别的姨娘房里了。

喵的仁王竟然在古代实施一夫一妻制?!

“那他还打梦心吗?”

吴眉脸上露出奇异的表情,避开律子川,低声对青枝道:“青枝,‘打’这件事,也许和我们猜的不一样。你尚未成亲,所以大约不知,我也是多番私下打听才知道,有的夫妻,床笫间就是这样的,王爷和别的姨娘虽然不这样,但沈姨娘也许……”

然后给了青枝一个‘你的,明白?’的眼神。

青枝明白有的情侣就是这样,也非常支持大家以自己的方式寻找幸福,但是!这得你情我愿啊!沈梦心明显不乐意吧?!

吴眉进王府之后,仁王一直守诺没有与她亲近过,所以她虽是神医,对这种事也是一知半解,青枝不好仔细地开展性教育。

两人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吴眉仍是没机会接近沈梦心,想着多坐无益,起身要出去见病人。

青枝拉了她一下:“姨娘,有没有那种药……就是下到几大缸清水中,能让两万人中邪一般、失去力气那种?”

吴眉想了想,噗嗤一笑:“有意思,你这么一我倒想起来了,我进王府第一件事就是提纯蒙汗药,王爷那时整日在外游荡,寻了好些来玩。我做的数量不多,也没有验过效果就连药方都给王爷了,不过……应该能有你的那般药效。”

青枝诱导道:“姨娘,你就没想过王爷要提纯蒙汗药做什么吗?”

吴眉摇摇头:“王爷想做的稀奇古怪的事多了去了,特别是十来年前,‘闲王’一称,你当是怎么来的?”

青枝脸色凝重,“姨娘,我大约知道王爷要做这药做什么。是这样的,蕃国国师来梁州,去了我们那家酒楼,他出了一个非常卑鄙的故事……”

她拉着吴眉坐下,将律中元当年遇难一事细细地了一遍,又道:“律中元将军忠心爱民,在梓州一带无人不知,这周国‘贵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和蕃国的将军联手,用那药杀害了本国两万余人!”

吴眉本自聪慧,听青枝言下有疑心仁王之意,立即道:“这事真是奸恶!可这‘贵人’未必是王爷,这么多年来,王府什么鸡鸣狗盗的人没养着过?也许是哪个人将我配那药方偷了去……”

“时疫当时在梁州暴发,太医院与梁州所有大夫郎中一起,很快将它压制下来,怎会又用这样快的速度传遍下?死了那么些人?而且每路每州都有官员死亡?死的都刚好是和王爷不对付的?”

吴眉想到叶四娘偷出去那瓶药,脸上一片寒冰之色,厉声斥道:“宋青枝你在什么凌迟之言!”

她立起身来:“你以后不要再到我这里来!”又转身冷冷俯视坐在椅上的青枝,“以后一旦有任何这样的流言传出,我会毫不迟疑把你今日所告诉王爷!你好自为之!”

平时温柔的人发起火来确实格外吓人。

青枝在椅子上愣住很久,吴眉出门没关门,冷风灌进来。

律子川过来蹲在她面前,柔声道:“回家吧。能做的都做了。”

青枝点点头,任他牵自己起身,又问道:“她会相信我们吗?”

“证据都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她以前应该就有怀疑的,不过是不敢面对罢了。”

“嗯,吴姨娘心地善良,一旦真相被撕破在她面前,她肯定会尽量帮助我们。”

“但愿如此吧。”

因为怕吴眉没想通,将事情捅给仁王,这几酒楼人人自危,随时注意最佳逃跑路线。

这日果然有一看就顾客的人走到大堂,开口就要见东家。

董湛战战兢兢走过去:“您有事?”他没见过老嬷嬷,认不出她是吴眉的心腹。

“这是给青枝姑娘的信,”老嬷嬷递过去一只信封。

吴眉约宋青枝三日后在老地方相见,她会尽量把沈梦心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