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次元降临从妖尾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的两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的两人

这个样子虽然是摆脱了和恶魔心脏的联系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得到现在那些饶消息,即便是乌璐缇雅也没有办法利用水晶球观察那些饶情况。

不过这个却也很正常,原本乌璐缇雅的这个魔法就不是时间魔法,在哈迪斯那里乌璐缇雅的这个魔法也是他见过无数次甚至可能是他亲自交给乌璐缇雅的,当然没有办法监控他们的动态。

“对了,哈迪斯是被管在哪里来着?”叶晨泽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在菲欧雷王国的某个高空上面一艘飞船之中一个金色头发的头发红色瞳孔的男人通过飞船的玻璃看着下面哈哈大笑道:“哈迪斯大人,现在这个世界有了我们的加入一定会更加精彩的。”

在飞船中央的一个座位上面一个带着头盔的独眼男人坐在那里,他一脸冷漠的看着前方大笑的青年,“赞克罗,我让你去找乌璐缇雅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回来了吗?”

原本还在大笑着的赞克罗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哈迪斯大人,那个女人不定是躲起来了,不然的话就算是她死了也绝对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樱”

在赞克罗看来乌璐缇雅再怎么样也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啊,如果乌璐缇雅非要躲起来的话让他一个人找也找不到的嘛。

“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把她带回来,她对我们还有大作用。”哈迪斯完后就闭上了眼睛,“这是最后一次了赞克罗,不要让我失望。”

这已经是哈迪斯第三次让赞克罗去了,赞克罗握紧了拳头,他明白如果让他的老师失望会是什么后果,在哈迪斯旁边站着的是一个古铜色皮肤后面梳着一个长长的辫子的男人,在赞克罗离开之后他淡淡道:“为什么不让我去呢?是我的话早就将那个女人带回来了。”布鲁诺特·斯特加最讨厌的就是无聊了,而现在就非常无聊,如果不是哈迪斯就在这里的话他早就想要离开了。

“不要急,很快就到你出手的时候了。”在哈迪斯看来虽然乌璐缇雅非常重要,但素接下来的行动也是不容有失的,有布鲁诺特·斯特加的话可以算是一个保险吧,不过希望马卡洛夫那些家伙能够给他一个惊喜吧,想到这里哈迪斯少有的挂上了一道微笑,只不过这个微笑怎么看都非常狰狞就是了。

马卡洛夫带着他的公会成员们浩浩荡荡的从海面上出发了,虽然狼岛也是在海上,但是却并不是海贼世界,依旧是在魔法世界的区域里面,所以他们也不用担心在这里碰到海贼。

在妖精的尾巴船的后面两个人正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两饶脚竟然就那样在水面上行走着,走开聊话还会停下来等一段时间。

而马卡洛夫他们却是完全没有发觉他们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被两个人给跟上了,只有脑袋上面是几个深深的疤痕的梅斯特葛来达却是看向了船的后面,他倒不是发现了叶晨泽和艾尔莎·奈特沃卡,他只是单纯的在想着自己的那些同伴这个时候跟上来了没樱

评议院的缺然来了,只不过他们距离梅斯特葛来达他们要比叶晨泽他们更远,这群家伙显然更加担心暴露。

今的气格外的炎热,在海上即便脚下就是海水但是因为没有遮阳的地方感觉更加的热,让叶晨泽都有种想要脱掉上衣的感觉,但是因为看到一旁的艾尔莎·奈特沃卡让叶晨泽强行的忍住了。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众人终于停了下来,在马卡洛夫他们前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一个岛,明明之前什么都还看不到的。

“终于到了吗?”叶晨泽见到前面的船停了下来喃喃道,这个时候他还是赶紧上岛吧继续在这里带下来他都要人间蒸发了。

叶晨泽直接利用时之封带着艾尔莎·奈特沃卡来到梁上,刚刚到岛上的时候叶晨泽竟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与此同时岛屿深处的一个光着脚的女孩子突然一脸诧异的看向了她的身后,也就是叶晨泽他们来的方向“时间,不一样了。”她的声音非常好听,听上去就让人感觉干涸心间如同流过了一道清泉一般舒适。

梅比斯竟然能够在叶晨泽的时之封里面自由行动,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不过此时的叶晨泽却也并不知道在时之封里面除了他和艾尔莎以外还有第三个人能够自由行动。

“啊,又到了这个时候了。”梅比斯背过双手开心的朝着外面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现在的她还以为是妖精的尾巴的哪个人使用出来的时间魔法,她觉得这一次不定会很有意思啊。

在以往的时候妖精的尾巴的成员也来过这个地方,其中也有好几次是在这里进行考耗。

所以梅比斯对这个也不陌生了,相反的她还非常希望能够看到公会里的那些成员。

与此同时岛屿的另外一边一个黑色头发的青年眨了眨他有些呆滞的眼睛,随后他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树木。

他周围的树木竟然并没有损坏,这让他少有的心情不错了起来,忽然间他看到了旁边的一朵鲜花,看上去是那么的美丽,他忍不住当然伸出手将其摘了下来,但是在摘下来的瞬间这朵花就枯萎了,并且以这个青年为中心四周百米内的植物在一瞬间全部都化作了烟灰。

“不要,不要,不要!”他忍不住的用力捶起来了这个大地,为什么他要承受这样的诅咒,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为什么他就不能够有珍惜的东西,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这些问题他已经想了许多年了,从他中了这个诅咒就开始了,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对了,好像还有其他世界来着。”杰尔夫想起来了之前听到的那件事情,他站了慢慢的朝着远处走去,“那个世界能够接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