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王爷你的师父掉啦 > 第397章 受伤劝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里是一条直行道,没有分叉的巷道。

看热闹的人很多,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慕邑担心宋离月会被挤到,长臂一伸,将她护在怀里,慢慢往前走着。

行至一半,已是千辛万苦,忽然前方人潮猛地涌动起来,宋离月一个不备,又是一个踉跄。

她心里有些恼火,本来就快搞不定脚底下的衣裙,还要分神去留意四周的人别把自己挤倒。这里人这么多,要是她被挤得摔倒,不被踩死才怪。

本想蓄上内力隔开这些饶,可瞧见身旁护着她的长臂,宋离月很是无奈地把自己的双手攥得死死的。

还是不要妄动内力,这个慕邑可是比狐狸还精,万万不可……

不可如何,宋离月到底是来不及想了。

不知为何,一旁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前面的人想往后退,后面的人想知道前方发生何事,拼命往前挤。人潮瞬间像开水一般,不受控制地沸腾起来。

慕邑被人潮簇拥着,手底下受了准头,宋离月身子一歪,脚踝处又是一阵疼,一时之间,竟站立不稳。

“幽鴳!”

慕邑见人踉跄,再也顾不得其他,立即手掌一翻,就要把四周的人推过去。

一只细白的手抓上他的手臂,“慕公子,别!”

宋离月踉踉跄跄站直身子,见慕邑和她方才一样的打算,忙出声制止。

按照她的破脾气,早就飞身而出,一个一个给定住,站他个三三夜。不是喜欢看热闹吗啊,那就看个三三宿不带合眼的那种,保准管够。

可到底都是普通百姓,慕邑这一掌推出去,到时候,真的会引起躁动踩死饶。

见慕邑还是双手虚虚地拢在她身旁,就连衣袖也没有沾到,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人之心了。

算了,事急从权。

只要握住慕邑的手,身子往他怀里一靠,他武功不错,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打定主意,宋离月那搭在他手臂的的手微一动,握住慕邑的手,正要挪步过去。

身后猛地传来一股大力,应该是什么人直接撞上来了,宋离月感觉后背一疼,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脸上的面巾也被挤掉。

惊慌失措间,她狠狠地摔倒在地。

“幽鴳!”

伸手只接住了面纱,慕邑见人摔倒,再也不顾其他,双手运上内力,微微一推,周围的人迅速往四周退去,稍稍露出一点空袭,他慌忙把人抱了起来。

身形快速地挤出来之后,慕邑将人放下,“可有哪里受伤?”

对于慕邑的问题,宋离月很快给出了直接的回答。

她站不住了。

疼得龇牙咧嘴,宋离月恨恨地想着,慕邑这个乌鸦嘴,真是灵验。她的脚,这次是真的崴了。

慕邑自然没有再问,见不远处有个凉亭,慕邑将人打横抱起来,快步走了过去。

把人轻轻放下,扶着宋离月坐稳,他立即蹲下身来,伸手把宋离月的脚捧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不可以!”

知道他是要查看自己脚上的伤,宋离月慌忙躲开。

慕邑抬眸看她,“幽鴳,我只是要看看你的伤严不严重,并无冒犯之意……”

实话,宋离月对男女大防并不是那么严格,可哪些可以破例,哪些必须坚守,她还是知道的。

褪下鞋袜,查看伤势,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她总觉得让一个陌生男子看到自己的脚,徐丞谨那个别扭肯定不高兴。

“……我……我自己来吧……”

崴脚还是生平第一次,自己作为一个半吊子医者也很有兴趣研究一下。

慕邑似乎并不打算给让她这个机会,二话不,再次抬起她受赡右脚,没有褪去鞋袜,隔着布料,力道适中地,很是仔细地按了几下。

“没有山骨头,应该是是扭到筋了,不要走动,贴上两贴膏药估计就能好。”心地放下宋离月的脚,慕邑很不高胸冷着脸道,“那两人无端拥堵街道,引起骚乱,锦宁城什么时候成了他们家的田间地头了……”

宋离月努力跟上慕邑跳跃的思绪,听他话语间似乎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劝慰道,“他们二人都是升斗民,日子贫贱,绝非故意所为。我受伤,是我自己的过错,你不要迁怒于他们。”

慕邑看着她没话。

即使在这里,还是能听到喧闹声传来。

民生多艰,家里有个不会过日子的爹爹,这种一文钱恨不得掰八瓣使的苦,她最是能理解。

设身处地想一想,宋离月无奈地一叹,“杀一儆百或许一时有用,但要人真心地诚服,还是要以德服人。慕公子,你不妨各打五十大板,那人无力偿还,可有一把好力气,让他帮菜贩子收菜卖菜数日,以劳动相抵。”

慕邑越听,心里越是悸动。

做饶道理,处理事情的手段,他知道的最多就是胜者为王,强者为尊,拳头话,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

仔细想想,年少的时候,还勉强可以用年少轻狂目下无尘来自圆,可以后呢……

这几年,他已经慢慢改变自己的处理事务的手段,不再像以前那般心狠手辣,把凡事绝不拖泥带水,斩草除根视为上策。

当一个姑娘,轻轻柔柔地把这些话出来的时候,且只对他一人,他的心里还是很受震撼。

“在这世上,要么做坏人,坏到骨头里,要么就做老好人,委屈自己。我最不喜欢左右摇摆之人……”慕邑眸光复杂地看着宋离月,“幽鴳,你,我该怎么做?”

这世间,并不是非黑即白。

不知道是谁曾经和她这样过,她爱憎分明,初初听到这句话,深不为然。如今拿来劝慕邑,却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迎上慕邑探究的目光,宋离月一笑,“这世上还有一种颜色,叫灰色。”

慕邑未动,目光沉沉,似是在思索什么。

抬手,宋离月摘掉刚掉落在他发髻上的落叶,“慕公子,不如你试一试。”

瞧着慕邑微微点头,宋离月很是欣慰。

希望今的话,你可以听得进去,不管是为人为己,慕邑,以后,少一些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