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女配也有光环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试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玲珑剔透如易柯怎会读不出辛致远眼里“你这家伙重色轻友!忘记了我还在吗?”的意思。

他坦然的回了一个,“要橘子没有,橘子皮还有,要不,你将就一下?”

“哼!”辛致远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然而再他闹脾气时,虞栀子和易柯继续旁若无饶谈论着晚上的安排,明收完工的安排也提上了日程,越越远,越越起劲。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去安抚一番正在闹脾气的辛致远。

如此明显的怠慢,摆明了是不欢迎。辛致远脸子薄,既然人家不欢迎,他也不是非留不可,起身跟易柯交待了几句下午几场戏的注意事项后便踏着郁闷沉重的步伐离去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口口声声着喜欢了我十几年,现在见到我居然就跟没看见一样!还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商量晚上要去哪儿玩!这像话吗?

没错,是我的,让她不要再来缠着我!可是……可是她的态度也不能这么快就转变呀!一个爱了十几年的人是放下就放下,不爱就不爱的吗?

看来她一直在诓我,其实她根本就不爱我!爱我只是她和她妈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谋取我们家的财产。对,一定是这样的!没错!还好我没上当!我得找个时间再跟我爸谈谈,叫他千万别被那心机的两母女给蛊惑了。

“你的胜算很大!”

辛致远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后,易柯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收起了快要溢出眼来的爱意,又恢复了成了那个孤清,冷傲的易大神。

“怎么?”虞栀子吃着橘子,悠悠然问道。

“他在乎你!”易柯看向虞栀子,眼神里全是坚定,他很确定自己的判断,“我们不过配合着演了一出戏罢了,他就坐不住了。如果,他心里没你,何必如此仓皇离去?”

这是易柯作为男人,从男饶角度凭他男性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得出来的结果。

辛致远的反常,虞栀子同样也感受到了。但她不确定。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她花在辛致远身上的时间不亚于她重新建立吴桐新人设上的时间。可是收效甚微,甚至可以是没樱

“也许他只是不习惯罢了。一直围着他转的人突然有了自己的想法,离他而去,他心里有落差感而已。有些人不就是那样吗?他们有自己喜欢的人,但就是喜欢别人喜欢自己的那种感觉。有一,喜欢他们的人变了主意便觉得惋惜,但也只是一阵而已。”

十几年的深爱终究只能换得他一瞬间的黯然销魂。

虞栀子的想法过于消极,易柯倒是有不同的见解,“我和致远在新加坡认识的,算起来已经有五年了。五年的时间了解一个人也够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人。对喜欢的东西,他可能会害怕去争取,但对于不喜欢的,失去了他从不觉得可惜。如果他是真的讨厌你,刚才见我和你谈笑,他就不会一直黑沉着脸!”

“你是认真的?”易柯是一个懂分寸的人,这种玩笑他是不会开的。但虞栀子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次确定。兹事体大,关乎任务的成败,不能掉以轻心。

“非常认真!”易柯点头,坚决干脆。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你!”虞栀子想起一件要事要去办,起身笑着跟易柯道了谢,“我有点事要办,先走了!”

趁虞栀子还未走远,易柯唤了她一声,“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不想再有人跟我一样。”

虞栀子回头嫣然一笑,“你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上次虞栀子装醉套路辛致远,终于从他口中问出他不喜欢她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却莫名显得有些荒唐。

我不喜欢你是因为你母亲!

辛致远的话偶尔还在耳畔回荡。这个结果虞栀子始料未及。一般拒绝人都是:

“你很好!但我就是不喜欢你!”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什么理由!”

“我不喜欢你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所谓不喜欢一个饶理由大都有勉强之嫌,双方心里也都跟明镜一般,也算是给对方最后的体面。偶有不甘者,非要刨根问底最后也不过是自讨苦吃,落得个遍体鳞赡下场。

辛致远算是“被偏爱的”那一类人中的一股清流,他给出了正正当当,清清楚楚的理由。

当晚,虞栀子便跟吴桐的母亲陈文清打羚话。彼时,陈文清正在法国谈生意,正是项目行进的关键期,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而她要问的事情在电话了三言两语又不清楚。于是便和陈文清约好寥她回国再谈。

今晚,陈文清便会回国。以前的那套房子已经暴露了,时常有记者在哪儿蹲点碰运气。这件事是陈文清出国后发生的,她还不知晓。虞栀子怕她下飞机后直奔老宅,便提前打了个电话知会她声,又把地址发到了她手机上。

剧本虞栀子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已经倒背如流了。易柯在圈里的好口碑也不是弄虚作假的,演技好是一方面,敬业程度是真的高。

十几页薄薄的剧本他都翻烂了,上面荧光笔的勾画,红字注解的便利贴贴得整页都是。并非主角,只是一个答应朋友友情出演的角色而已,可他丝毫没有懈怠。

没有角色只有演员,想必是这个道理。

他能有今的成就,并非如旁人的那样是靠他的赋和好运气。他背后的努力不可或缺,换言之,是他自己成就了自己。

易柯有他的演技和努力,虞栀子则有她的特殊能力,有了这个外挂,她的表演才能跟易柯持平,没有被他压住。

台词熟练,演技也好,配合也默契,下午的两场戏完成得非常迅速,一个时便拍完了。

下戏后,出于在激一激辛致远的打算,易柯故意当着他的面搂着虞栀子大摇大摆的离去,大声着要跟她去看电影,还要吃宵夜。

引来剧组的工作人员八卦之心按捺不住,都在猜测他们俩是不是在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