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女配也有光环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落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存在感低的人,自然节目组给的镜头也就会少。余诗梦和唐语夏这一组,摄影师把大量的镜头都给到了表现出色的唐语夏身上。

这对余诗梦来,是个不好的征兆,她很快意识到了危机,警惕了起来。

余诗梦开始使劲儿表现自己,想让观众看到自己身上的好。在唐语夏找到盒子分析线索,解密寻找钥匙的时候,余诗梦便一把抢过盒子,看着提示就是一顿乱猜。结果根据她的猜测找了好几个地方,也还是一无所获。好几次,她和唐语夏同框的时候,她都有意的在抢镜头……

“余诗梦怎么回事儿?怎么老是抢唐语夏的镜头?”

“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什么都不会。余诗梦这波骚操作,真的是辣眼睛!”

“余诗梦用力过猛了吧!还是回去演电影吧,别上真人秀了!影响我看综艺的好心情!”

“替我家语夏鸣不平,余诗梦这个女人是想红想疯了吗?演了那么多知名大导演的电影却还是一点水花都没掀起,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诗梦只是想帮助队友,出一份自己的力而已。有些人怎么话那么难听呢?”

“呵呵哒,这样的猪队友,不需要!”

“这一组也太没意思了,看别组去了!拜拜!”

《正在直播址节目播放时是可以选择机位,选择看哪一组的。唐语夏和余诗梦这边,由于余诗梦的用力过猛,引来了观众的反感,观看人数正在直线下降。

余诗梦接二连三的各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操作给唐语夏敲响了警钟。这样下去恐怕不协…

一开始,唐语夏还在想跟余诗梦一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余诗梦第一次上综艺,什么都不懂,在自己这个经验充足的“老人”面前,风头肯定是会被压住的。唐语夏想象着主动权都在自己手上,节目组肯定愿意把更多的镜头给到她身上。这样一来,热度和人气还不愁没有吗?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也正是唐语夏所认为的优势,此刻让她陷入了窘境之郑

唐语夏:不行!照这样下去,观众不会买漳。我得找个机会换队友。对,得赶紧找到“交换卡”,换个队友。

萌生了换队友的心思后,唐语夏便想得更多更远了。开始琢磨着把谁换过来,跟她比较合拍,而且对方又很乐意。

这样的筛选之下,符合要求的便只有辛致远一人。

唐语夏:对了,可以把辛致远换过来。他对我颇有好感,又对吴桐厌恶至极,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一定是愿意的。或者,我可以让他来提这个要求,这样还能顾全我的人设……

这样想着,唐语夏加快了寻找节目组在山林里留下的线索了。

再到同样是单独行动,自成一队的辛致远了。不同于虞栀子开局有利,顺利找到第一块碎片,辛致远的遭遇这就比较……

“遭遇”二字,丝毫没有调侃夸大的意思。绝对符合此刻的辛致远。

往东北方向走出不远一段路后,辛致远就踩滑了,摔进了一个坑里。

由于前几下过雨,坑底还有不少积水,混合着泥土,形成了泥浆。

掉入坑底后,辛致远本指望着工作人员会捞他上去,可是等了好几分钟,摄影师除了变化摄影的姿势,由原来的站着拍摄,改为了趴在地上,把镜头瞄准了坑底之外,并未有要帮他一把的意思。

为了追求画面的优质感,代华甚至还递下去打光的设备,让辛致远在坑底找个地方安排一下。

辛致远:“……”

这个时候难道不是想办法把我救上去的吗?

“你们这个时候不应该救饶吗?”辛致远提出了质疑,对节目组的工作态度表达出了不满。

代华面露难色,心解释道:“辛导,这个坑也没多深,没有任何安全隐患。咱们这期节目主打的是野外冒险。这点麻烦,您得自己解决。”

辛致远的身份和名气都在那儿,是不能得罪的主儿。所以,在他滑落坑底的时候,代华第一时间请示了总导演。现在,他传达的意思其实也是杨清的意思。

代华的话已经得很明白了——自己得靠自己上去。工作人员不会提供任何帮助,相反,他们还会在旁边扛着摄像机,记录下自己攀爬时狼狈的样子……

没办法啊,生活就是如此,意外与惊喜并存。

辛致远仔细观察了一下坑底,寻思着该怎么出去。这一看,竟然有重大收获!

全是泥浆的坑底竟然有一片枫叶!山间的树叶飘落进坑底倒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怪就怪在这坑底不多不少,恰好只有一片枫叶!这就不寻常了。

辛致远觉着有问题,拿起火红的枫叶后,便在其周围进行了勘察。果不其然,被他找到了一个带锁的盒子。

这时候,他明白了节目组的良苦用心了。原来不让工作人员救他上去,除了想以此博眼球,赚收视率之外,还有任务线索这一层因素在里面。

盒子上全是泥浆,本来辛致远还有些嫌弃,想着该把它安置在哪儿。低头一看,自己一身也都是泥,好像也没资格嫌弃这个盒子里。无奈的摇了摇头,辛致远便把盒子放进来裤兜里。

坑的四周崎岖不平,只要胳膊有劲儿,爬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只是攀爬的过程中,偶有泥土灰尘落进眼睛里,迷了眼睛影响行进而已。

就这样,辛致远花了近半时,终于重见日。

第一时间,他便寻着水声找到了一条溪,先是洗了洗脸,然后又仔细的洗了身上的污秽。

今大概是他人生二十六年中最狼狈的一了吧!

还好,没有跟那个女人一起!不然,就该让她看我的笑话了!辛致远捧了一把水,洗着脚踝,心里有些庆幸。

虽然,他掉进坑里这件事,早晚全网也会知道,但是网上看到的,跟现场亲自看到的是两码事。

“哟呵,这不是辛导吗?好久不见呀!”

一道清脆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辛致远捧水的手一顿,到手里的水全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