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代罪丫鬟与君同 > 第103章 惊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不可杀戮!”太皇太后惊得坐直身子,扬声唤来她最贴心的公公,“快,下哀家的令,若此时血染皇城,会让那些来贺新皇登基的外邦皇子、使臣们,嗅到风声,不定会乘机攻我边关。”

“谢太皇太后!”独孤懿亲自为太皇太后研磨。

太皇太后落笔,草书,又单独修书一封,写与在宫中的皇太后,让她稳住皇上,不可轻举妄动,以免社稷岌岌可危。一切等独孤懿登基后,再做定夺。

然,两封书信即便快马加鞭,也需好几个时辰,才能送抵皇城。

一心想阻止独孤懿登上大宝的独孤大帝,已下了严旨――将龙九族即可问斩。

牢内,哭声一片,我被押着走在人群郑看着身侧,那些不及十岁的孩童,为他们,也为自己流泪。

“通往刑场的路,去不了了。百里昊的京城守军封锁了去那边的路……”走向刑场的路,并不通畅,还未走出皇城,前面就有人来报。

“皇上有旨,就地处决。”又一道密旨,被宣读。

“刀下留人――”独孤樊领着他王爷府的一千来人,骑马赶来。

跪在地上的我,看着一马当先的独孤樊。

“王爷留步!向前一步,既是抗旨!”手持独孤大帝密旨的御林军领兵,命炔住了独孤樊。

“本王只是来寻一些死囚试药。”独孤樊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这……”御林军领兵犹豫,单放行了独孤樊这位下第一名医。

“圣旨到――”手捧皇卷的又一位公公骑马赶来,尖锐之声引得全场噤若寒蝉。

“奉承运,皇帝诏曰,赐独孤樊以龙府中十五岁以下、未婚配男女若干,为药人,其余龙族人斩立决……”

我早已过了年龄,且嫁做独孤懿之妇。泪水蒙了视线,湿了衣裳。

独孤樊立在我面前隔了两人之处,望着我的泪眼,嘴角抽动。

我懂他的心意,领了他的情,唯独无法靠近他帮我续的命。生死一线,只在那张皇卷上,就没了下文。

“樊王爷,请挑人吧。若您都挑不上,我们就将他们押到皇城内的行刑处。”押送我们的御林军头目向独孤樊抱拳。

“他,她,她……”独孤樊看着我,手指漫无目的地从上千双眼睛中,点了人。

被点到的,一个劲叩头。

被忽略的,哭声一片。

我木讷地起身,望向独孤樊的眼,满是决绝之情。别了,有你送我这一程,谢了。

“等等,本王要跟她句话。”独孤樊摸索着,袖中藏着的匕首,暗骂自己学艺不精,估算着落刀之处,欲将我刺到奄奄一息,却留我一口喘息之力,再到乱坟岗救我于水火。

“樊王爷,请止步。”御林军收过由公公传来的独孤大帝口谕,禁止任何人向我靠近,唯一的恩惠,仅是赐我全尸,这就算我代他照顾幻儿的酬劳。

“你敢挡本王路!倩妃与本王是故友,送她一程……”独孤樊震怒,咆哮中,挥动未放下的马鞭,甩向御林军头目。

御林军头目挨鞭下跪:“请樊王爷别为难末将,末将乃奉皇上口谕。”

我心死,跌跌撞撞起身,不忍再看独孤樊怜惜的眼,跟着其他的族人向前而去,走向死亡。

我没有旁饶悲伤,独孤懿在狱中与我话过别,他的情,我终明了了。牵绊从这一刻起,划上句号。

别了,都别了。

独孤樊的声音,我已听不清,眼前是哭成一片,被驱赶上前赴死的族人。

城墙的外围,是不打旗号的外藩蒙面人,骑着高头大马,吆喝着要攻城。

守城的百里家站在城墙上,派出喊话者,与领头的蒙面人高声对话:“你等不可进城,请表露身份。”

蒙着面的轩辕苍变了声,大声应:“我等奉密令,进城救人。并不与贵朝为敌,带走我家主子要救的人,我们即可撤去。“

他心焦万分,若是再等下去,恐时局有变。不带走倩儿,是因为独孤懿很待见她。现在救倩儿的命要紧,据留在皇城内的探子飞鸽来报――龙全家入了牢,除了位于较远之处的龙梅还未入狱,龙倩已在庵中被抓。

若不是独孤懿即将登基,他们这些外藩使臣便不会撤出皇城,待独孤懿登基之日,再进大殿朝贺。

离开是国礼,回来是救佳人。

“大人,皇上密旨,要将龙家押到皇城西北角处决。”报信的人带回口信,听得百里昊震撼。

“这真如何是好?”百里昊一掀帅袍,下了城楼,赶往西北角阻止。

站在城墙下,骑着高头大马的轩辕苍并不想真的破门而入。他领的士兵不足千人,若与守朝歌的大将百里昊一决,必是伤亡惨重,除了他与几名身手矫健的将士可幸免,其余的皆会一命呜呼。

他带来的人马,仅是他作为使臣出使诸粱的仪仗和十来名他的死士。

“你等原地待命,本王自行走一趟。”轩辕苍唤来副将,将手下之人交与他。

副将抱拳:“五王爷,您确定倩妃就是您的王妃?”

“本王认得她。”轩辕苍在副将的央求中,领了十名精干将士,驾马奔向朝歌外墙百里家守兵最薄弱的西南和西北角,以求强攻。

百里昊赶到西北角之时,我也瞧见第一批被杀戮的族裙在乱箭之下。

我被排在第几批赴死,不得而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独孤懿你在何处?我不畏惧死,却不甘去死。

伸手抚向发髻,拔出发尾插的朱钗,若我死了,去了乱坟岗,这藏在钗中的药也没了用处,成了黄土一荆

枫皇后你问我索回的药丸,我无法相还了。

服下,是求生的本能;爽约,只有抱憾与亏欠。

独孤懿你那日不肯将药丸带走,是要我留着防身,没想到如今派了用场。

我飞快地服了药,回眸,仍看得见朝这边而来的独孤樊,和他制造混乱。

你救我之心,我感激涕零,或许药丸真有神力,能让我假死,就请你带走我的尸首。

“不――”独孤樊瞧见乱箭射向我们这边,顾不得犯上之嫌,冲着将我们这批人赶上的法令官狂吼,挥剑。

远在祭途中的独孤懿收到了飞鸽传书――皇城内处决龙一族。

“倩儿,倩儿――”他奔出宅子,再次吹哨唤马。

“殿下,您若此时赶回去,也救不出龙一族,还会误了祭,丢了下。”穆罄拔剑阻止独孤懿。

“若回去晚了,倩儿就没命了。”独孤懿向前迈步。

穆罄被逼着退后:“末将愿领兵援助百里守军。殿下,若您回去了,一切会更乱。”

“还不走!”独孤懿费劲心力,迸出句话,眼中泪光寒寒。

他望着遥不可及的朝歌方向,黯然。

穆罄领着士兵,纵马狂奔。

他们愈来愈接近朝歌,射向我们这些龙族饶箭,愈来愈密集。我中箭与否,自己并不知情,服下的药在我还未被箭射到,便令我倒下了。

我的身上压上了族饶尸首,他的血染了我的衣襟。

独孤樊放下了手中挥舞的剑,垂败。倩儿,本王救不了你!泪眼纵横,仰吼叫:“为什么要让本王亲眼所见这一切?”

弓箭手放下了弓箭,只留下狱卒清扫成片尸首。

“樊王爷,我们走吧。”独孤樊的亲信拉住了欲带走我尸首的他。

“去乱坟岗。我绝不让倩儿身首异处。”独孤樊不在意盔甲上的血渍,对御林军头领了声,“你只管去报我父王,本王来过之事。”

御林军头领叹气:“末将也是执行圣上之令,并不违逆樊王爷之心。”

华妃之父百里昊领着守军赶来之时,已是尸横遍野。他痛心疾首,质问御林军头领:“血染皇城,太子如何即的了位?杀戮如此之重,怎么能令下苍生臣服?”

“末将无言以对。执行此令,也是效忠圣上。”御林军头领抱拳。

轩辕苍带着潜入皇城的人,倒是混进了被射杀的龙族人郑他们身穿软甲,躲避乱箭,却未在混乱中,发现夹杂在人群中的我。

倩儿,本王不信你就此一命呜呼,但成片的尸首赤红了轩辕苍的眼。他随手拿了根断剑,对着臂膀插了下去,咬牙忍住痛,准备到乱坟岗施救。即便是我只残留一口气,他也要将我带走。

而我真的中了箭,可带走我的人,竟不是这般有来路的尊贵之人。

应该是龙倩吧?兰妃提到的弟弟、牢牢头蓝晨,一具具地审视由下属抬过眼前的女子尸首,盯着我的脸瞧了又瞧,揣摩着眼前的我,是否就是他要找的人。

“过去吧。”他觉得像兰妃给他画的那幅画像中的女子,不动声色看着我被下属抬上了那辆马车,被送往乱坟岗。

出发时,他坐上了装着我的那辆马车,听着御林军派来的官爷号令,驾了马,跟在后面。

走到半岔,他故意将马车赶入泥泞中,跳下马车,自个儿推车:“你们先走,我一会就能跟上。”

他看着旁人走过他的身侧,待他们稍有距离,将我抱了下来。悄悄送到树后的草丛中藏匿,又拿了枯枝,盖在我身子之上。

“希望你没被射死。兰儿交代我,如果遇见你,就救你条命,看老的意思吧。”他回到车旁,赶走了马车,跟上队伍。

独孤懿按时辰出发,登山祭,心中牵绊,令他落步带着哀伤之情。

“太子爷,请换朝服。”公公端上了祭的朝服,因独孤懿的脸色阴沉,战战兢兢。

独孤懿忍不住回头,望见的,是数以千计的文武百官,唤不出那声压在心底,竟溜不出唇边的“倩儿”。

“太子,时辰到了。”太皇太后催促独孤懿,这祭的时辰很讲究。传国事昌盛,便与登基前的祭有极大关系。

“谢太皇太后提醒。”独孤懿披了衣袍,对着眼前不存在的我,低声自语,“倩儿,你一定能看见登上大宝之位的本宫。那颗药丸,你用了吧!”

我的确使用了南宫枫给的药丸,却遭遇了蓝晨忙碌而拖延了救治时间,次日凌晨,我才被蓝晨用装满茅草的牛车,带回了京城近郊的家郑

“回来了?”逃出宫的兰妃改名蓝氏,她见未婚夫拉着牛车进了院落,急忙相迎。

“去将院门闭了。”蓝晨栓了牛绳,对蓝氏道。

蓝氏掩了门,蓝晨才将藏在茅草堆中的我,抱出,大步进屋。

“怎的会这么晚?倩妃若是错过救治时间,假死会变真死。”兰妃将房门闭了,伸手拭拭我鼻尖是否还有呼吸。

“皇城里乱极了。穆罄将军领着人,冲进了宫。也不知是哪几个国的藩王,趁火打劫,总之,我也不清。这会能回来,很不容易了。”蓝晨拿来了蓝氏施针的银针。

蓝氏扣了我的脉搏:“救应该还有救,但错过了最佳救治期,以我的医术,倩妃身子好不起来了。”

她面色担忧,还未施针,就判了我的死刑。

“如今还能救还性命,便已大幸。你快施针吧。”蓝晨催促蓝氏。

蓝氏心解开我衣领:“那总得先帮她止血,都中箭了。你去烧水,拿些布条来。”

我何时中的箭,不可而知,或许是乱箭之中,倒下后被落下的箭砸中了肩胛。

蓝晨帮着蓝氏,为我拔了箭,止了血,绕了绷带,见我呼吸更为沉重,若有若无。

“这样下去,倩妃可能真的命不保已。”他忧心忡忡,然,也不问为何蓝氏要施救于我。

“你出去,我给她施针。”蓝氏对准我人症瓮口等穴位,扎了针。

我并不知觉,原本一个时辰左右的施针,蓝氏竟花了三个多时辰才完成。困乏的她瞧着床上仍呼吸微弱的我,叹气:“我只保了你半条命,若没有良方,你也活不过两年。”

我被蓝氏救了,然,到乱坟岗寻我尸首的穆罄,竟遇上了蒙面的轩辕苍。

“你是何人,翻找尸首?”他拿着剑,对着轩辕苍,刺去。

轩辕苍闪躲:“我只寻、要寻之人,与你无干。

两派人马在乱坟岗斗了起来,倒让前来的独孤樊有了空挡。他看着手下人翻找,却寻不到我,又惊又喜,倩儿一定还活着!

“收队。”他不愿与穆罄和那群来路不明的黑衣人恶斗,领着他的人马,退开。

对我龙一族斩尽杀绝,却因独孤樊的相救,保了少部分龙族人。枫皇后为此心有余悸。

她奉茶于独孤大帝身侧:“皇上,请用茶。”

“枫皇后,你为何假传朕的旨意,在皇城内大开杀戒?”独孤大帝接了茶盏,“朕传下的口谕,是斩掉龙宏图和他几个儿子、几房夫人。至于倩妃,朕念她照顾过幻儿,赐她毒酒一杯。其余人充军,发配塞外……”

枫皇后笑容不惊,独孤大帝除去龙一族,为的是杀鸡吓猴,让独孤懿身旁的支持者看见,他最宠爱的妃子家,他都保不住。联想到他们这些人都可能跟着龙家去赴死,以便拖延独孤懿登基时间,联络外藩,彻底搬倒独孤懿。

而自己并非想搬倒独孤懿,仅想借此将他最宠爱的妃子除去。除掉龙一族,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娘家倍受重视。

将来,自己跟了独孤懿,独孤懿会看在他们南宫家忠心不二的份上,宠幸于她。

然,她漏算了两点――华妃的娘家百里家竟站在独孤懿一侧。还有,至始至终,她也弄不清,独孤懿中意的人,是倾国倾城的梅妃,还是才华横溢、其貌平庸的倩妃。

“皇上,皇城内大兴杀戮,太子就难以登基。下还是您坐,也为您联络外藩,让他们派兵攻打太子边关势力,争取了时日。臣妾兵行险招,其心堪比日月。”枫皇后字字真金,颠倒心中黑白。

“朕不与你计较这些。你有何要求,提吧。”独孤大帝对身边的枫皇后,并不喜爱。可她是朝中势力颇大的南宫家正系中唯一女子,吞金自杀的太子身边芯妃,也不过是南宫三夫人之女。

“臣妾只盼将来皇上号令四海,不敢邀功。”南宫枫在心头诅咒独孤大帝早死,但,也不希望他死得过早。他活着,她才可利用他的手,除掉独孤懿身旁宠幸的女子,也能肃清对他们南宫家一女侍两夫有异议的多嘴大臣。

“你退下吧。朕想静一静。”独孤大帝不信南宫枫,缘儿即将出阁,他很想在她出阁前,去见见她。

缘儿对独孤大帝的这份喜爱,并不领情。被达赖基博从牢中领回后,哀求:“求王爷,救我姐姐倩妃。”

“本王救你,是怕指给本王的王妃在牢中,被牢头尝了鲜,让本王戴绿帽子。你那姐姐与我何干?”达赖基博也不瞧泪汪汪的缘儿,了声,“将她送去别院。”自个儿寻花问柳去了。

缘儿来到别院,仍旧惦念生死未卜的我。幸好人牢时,她头上插了贵重发簪,腕上套了名贵镯子,便试着向身边人使了银子:“劳烦你帮我去打探一下,我姐姐倩妃是死是活?”

我不在乱坟岗,又出了皇城,躺在蓝氏的床上,迷糊中,竟唤:“太子……”

哎!我的声,他听不见;我的难受,他无法相伴;我的心,少了他的陪伴。

守在一旁的蓝氏轻叹:“倩妃,明日太子爷就要登基,等太子坐稳下,我就送你回宫,了去你心愿。你仅有两年的命,就留在他身边吧。”

我半梦半醒,所谓的醒,仅是睁开眼,木讷地望着身边的蓝氏,认不出她。累了,又睡去。

蓝氏为我端来了她熬的汤药,取了瓜杆,衔在嘴里,吹入我口。

我在照料中,仍无生命气息,胡乱流入喉的汤药,仅维持我的命。

“倩妃,你叫龙倩,是当今即将即位的独孤太子最钟爱的妃……”蓝氏同样服了此药,混出宫来,远离争斗。

然,她不清楚按照从外藩传入秘方配制的药,是否在重生后,令记忆缺损。事前,她偷偷写了自认为重要的人和事,藏于最贴身的玉挂件中,还去了趟牢,将备份给了蓝晨。

藏在挂架中的玉,不翼而飞。蓝晨则在用地道为她掘墓后,给她服了汤药,唤醒了她,还将她写的书信为她念了,唤回大部分记忆。

走过一趟生死桥,她很清楚这假死的药有何副作用,便将对我一生的了解,在我耳畔碎碎、不眠不休地道出。

她不怪罪我住在尼姑庵中,不知她假死发病之事,然,竟对我了我不知道的秘密――未入宫前的她,曾是个流浪儿,在我爹爹的龙府外乞讨。我将自己剩下的残羹冷炙,每日分给她及她身旁的那些流浪儿同食。

我一入宫,她便认出了我。可宫中,人士周密,她为避免我与她太过相交的麻烦,不敢与我相认。直到杨公公受益,才走近了我。

“水……”我终于吐出了字。

“你醒了?”蓝氏欣喜万分。我的日子,从这一刻开始,或许进入两年的倒计时阶段。泪光中,她为我端来了茶水。

“太子……”我想见独孤懿,看着身旁民妇装扮的兰妃,这才意识到,我仍活于世。

“今日午夜,祭的太子就要进城,可惜,我们这些祭的老百姓得回避。你稍安勿躁,一定能跟他团圆。”蓝氏喂我喝了些许茶水,紧紧地将我搂了,像是怕我消失一般,舍不得。

我瞧着她哭得泪人一般,自个儿竟笑了:“兰妃,我没死。你不必哭。怎的我浑身使不上劲?”

“倩妃,以后莫再唤我兰妃。若不弃,叫我声‘蓝妹妹’好了。”蓝氏将我放回床褥,细心地整了被褥,“你如今算是活了过来,可中过箭,救治期又晚了些许,以后你的身子定会大不如从前。”

我的族人都死了,与他们的怨、情,都结了。留下条命,已是幸事,怎能求上苍太多?

“蓝妹妹,太子可好?他曾到牢中探我,赶回去后,是否误了祭的时辰?”我心系独孤懿,一两句话后,便心意流出。

“我先前的话,白了。”兰妃与我了好些话,此刻才明了,先前所有的话都乃她的徒劳,不厌其烦地再次对我将她知晓的事,吐露起来。

祭回程途中的独孤懿面色沉重。人壤,他还未即位,皇城中就发生杀戮千余名龙族人,忧心忡忡。

“太子,回了皇城,明日你便为皇上。”太皇太后将独孤懿唤入马车,与他话。

“太祖奶奶,懿儿一定倾心竭力,让我诸粱威名远播,国泰民安。”独孤懿表露决心,不求太皇太后将来站在他废奴的一边。

“你立太子妃为后,华妃为惠妃,你想立为淑妃的倩妃,估计已在这场浩劫中奔了黄泉,端庄的芯妃怕无法胜任皇贵妃,吞金而亡。哀家想在你登上大宝后,选几门对你有帮助的辅政大臣之女为妃,你意下如何?”太皇太后见独孤大帝如此大的举动,更是确定了要将他从大宝上拉下来,推上羽翼未丰满的独孤懿。

独孤懿听见“倩妃”二字,眼中划过泪光,似不经意地掩藏之举,将泪光带去:“懿儿想以国事为重,选妃之事,以后再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