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超越吞噬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博士之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博士之威

阿鲁卡多·撒门多尔坐在家中,他面前是一名单膝跪地的斗篷人。

“龙侍和燃骨都死了吗。”

“是的,已经确认尸体了。”

阿鲁卡多·撒门多尔拾起杯子,轻抿一口,醇厚的酒液在口中化开,这上好的白兰地一瓶价值千金,加上冰块后更是一绝。

“这样唯二可能会暴露我们的人也消失了。”阿鲁卡多淡金色的眸子带着淡淡的微笑,他面前单膝跪着的斗篷人身体却微微颤抖。

龙侍和燃骨跟随阿鲁卡多多年,如今却成为弃子,而且是被阿鲁卡多主动抛弃的,这令斗篷人十分胆寒,甚至心中升起一股惧意,自己多年效忠的少主真的值得为之献出生命吗?

“不要惧怕,也不要怀疑,他们两人的牺牲是值得的,为了保存我族最后的荣耀,别说他们俩个了……就是让我死也没有什么怨言,任何可能暴露我们的因素都要排除干净。”阿鲁卡多·撒门多尔一眼就看穿了面前单膝跪地的斗篷人在想什么,他出言宽慰,语气平和,加上本就十分清澈的嗓音,让人不由产生出信服的感觉。

他面的斗篷人跟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怀疑而面红耳赤,还好有斗篷遮着,不然他堂堂一个中年人脸羞红的像猴屁股,那看起来可不太美妙。

“下去吧,不要有多余动作,继续做你好你的工作,没有暗语通知不必再来见我。”阿鲁卡多摇晃了一下杯中酒液,菱形的杯壁将他的脸庞映射出数块,每一块中都能看到他淡金色的眼眸。

“是!少主!”斗篷人应声退下。

在斗篷人离开后,阿鲁卡多收敛起笑容,他眉宇略微有些忧愁。阿尔米勒出手都失败了,还好他只是自己牵线,报酬是那个老狐狸出的。

“嘿,那老东西要大出血了,不知道阿尔米勒会如何敲诈他呢。”想到这里,阿鲁卡多呵呵一笑,似乎燃骨和龙侍的死对他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甚至懒得去回想。

……

穿着中山装的老大爷手里提溜着一瓶普通二锅头和一只烧鸡,嘴里哼着小曲,用钥匙打开了老旧公寓的门。

门里的装潢很普通,真的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模样,脱掉鞋子,老大爷走进客厅。

电视里正在直播新都部队对抗兽群,播报员激动的在不断说着什么。

“这一只是鳞割兽!它的鳞片十分锋利,硬度超过钢铁!擅长直线冲刺,用遍布全身的锋利鳞片切割敌人!它的正面冲刺速度甚至超过了285公里每小时!但在新都部队的攻击下却丝毫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画面一转,一名全身包裹漆黑甲壳的人双手低着鳞割兽满布尖刺与锋利鳞片的下巴,活生生顶住了这只形状像蛇一样却十分短粗的怪物的冲击!

同时无数攻击能力落在这只鳞割兽的身上,溅起血花和碎裂鳞片,鳞割兽痛叫嘶吼,震的人耳膜发疼。庞大的身体疯狂抽搐扭曲,宽大的尾巴摔打着地面,土石飞溅飞沙走石,但无论它如何挣扎却都无法挣脱面前被漆黑甲壳包裹着的能力者的束缚。

最后随着一道十分耀眼的紫色光柱击穿鳞割兽的头颅,这只巨兽不甘心的抽搐了两下,软到在地,庞大的身体溅起尘土无数。

“十五分钟!只用了十五分钟!新都部队就完成了对这只强大鳞割兽的捕杀!”

不等这名记者吹嘘,电视就被人关掉,盖亚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她转过头看着像是普通老头一样的博士。

普通的面容十分温婉,但此时她温和的双眼眼神却十分幽怨,看的博士一阵干咳。

“咳咳,还不睡觉呐,几点了!早睡早起身体好知道不。”博士努力岔开话题。

但天下最利莫过于软刀子,尤其是在盖亚温柔如水却始终带着幽怨的目光下,博士很快就败下阵来。

他将烧鸡和二锅头放在茶几上,十分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担心安心那孩子,但这不是在锤炼他吗,铁不锻打不成利器,人不锻炼不成人杰。”

“我知道,但他受伤了。”盖亚举起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她要说的话。

博士一拍大腿,叹了口气:“我知道他受伤了,我也很难过啊,毕竟……唉,所以我这不是跑到那只老龙那里讨要了一滴龙血吗,这滴血制成药剂给安心服下,他很快就能突破桎梏,达到B级,到时候他也有了能闯荡黑暗大陆的本事了。”

盖亚低下头,在本子上沙沙写字:“你还要他去黑暗大陆?”

“这不是为了锻炼他吗,这片大陆太过平静,有守仁镇压签订契约的四大神兽镇守,没有兽敢太过放肆,就算是兽潮也是收敛过的,目的在于洗练人类,而不是屠杀。只有黑暗大陆才是真正的险地,也是我为安心开辟的试炼场所,你放心,到时候我肯定不会让安心一个人去的,那个计划就是为安心准备的。”博士说的眉飞色舞,他十分得意,毕竟以一个大陆做试炼场,这种手笔还是值得他炫耀的。

盖亚闻言眼中幽怨略有散去,但还是带着一丝不甘心。

“他一直针对安心,一直没有停过。”

这里的他指的是那名酒保老龙王,最初新四方仪的四人就是听了他的话去对付李安心的,毕竟他和博士是对弈多年的老对手了,不管博士出手如何怪异,他都会慎重至极的去对待。

李安心本来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感知能力者,在新都混两个永久入驻资格,让母亲和妹妹能到这里获得更好的生活,但在老龙王的授意之下却面对了数次战斗和袭杀。

要是李安心知道老龙王仅仅只是警惕博士的一手棋,而对自己展开无穷袭杀,那他肯定会哭笑不得。

博士挠了挠头,他吸了吸鼻子说:“行,你先把酒喝了,我让人去警告一下那几个小崽子,不让他们再找安心麻烦,那个闹腾的最厉害我给他宰了,杀鸡儆猴,你看如何。”

盖亚眉头舒缓,眼中幽怨也消失,温柔如水的目光再现。

“可以,让安心轻松一点。”

博士哈哈一笑,将那瓶大瓶装的二锅头拧开瓶盖,递给盖亚。

盖亚接过瓶子,双手抱着小口喝着,眼睛微眯,琥珀色的眼眸满足的弯成月牙。

博士满意的点点头,转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台巴掌大小的通讯器,脸色转冷,他冷漠开口说到:“让人去警告一下那三个王八蛋,再吧萨科斯·波立维恩给宰了,那个老东西活的够久了,他手里还有一些好东西,都一并收缴了。对了,如果遇到阿尔米勒·泰托安就警告他,让他半年内不得出手,不然杀无赦。”

盖亚听的真切,她好看的琥珀色眸子也不再微眯,而是完全闭起,仰头将一瓶二锅头饮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