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超越吞噬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责之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五章 责之重

无双之左标的是A级装备,但却有个小标识,那就是获得另一只右手手套后将会获得提升,直接迈入S级装备的范畴。

这只没有任何增幅自身属性的手套被李安心收入囊中,偌大西区武具仓库,A级武具不说一百也有八十件,甚至有三件S级武具。

但却都不适合李安心,这三件装备太注重杀伤力,不是李安心的菜,他自己本人就已经是个大杀器了。

时间也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李安心走到门口柜台,敲了敲桌子,把在酣睡的艾玛惊醒。

“早上好,几点了,中午吃什么……”艾玛流着口水眼睛迷蒙,嘴里咕哝着奇怪的话语,让这名本身秀丽的美人看起来多了几分迷糊可爱。

李安心觉得有点负罪感,艾玛那双熊猫眼看起来就像是很久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迷糊了几分钟,艾玛终于缓过神,她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后脑说:“A级记忆删除带来的后遗症,每次睡醒都迷迷糊糊混混沌沌的,要好一会才清醒……好,让我看看你挑了什么宝贝,是最里面那三件S级武具吗。”

李安心将无双之左的标牌丢到桌上,艾玛捡起来定睛一看,她突然面容严肃的看着李安心。

“我说你……是不是没有睡醒,要是拿错牌子了现在还可以去换,快去快去。”

她明显没想到李安心会拿一件辅助效果的武具,这只手套虽然效果很强,几乎等于无限食库,但是却没有提升任何战斗力,艾玛本以为李安心会挑选一件趁手的武具,这样他去迷雾森林会轻松不少,但没想到他居然挑了个这个。

李安心摇摇头说:“我就要这个,无双之左。”他再次肯定了标牌,没有拿错。

艾玛顿时一脸丧气,但她又转念一想,李安心还挺神秘的,莫古司的尸体上的三个伤口看起来都不是无面之王造成的,那地方又只有李安心和晕到了的红淑姬,杀了莫古司的人不言而喻。

李安心既然有如此实力,这双手套他选择了未必没有他的用意,更何况他肯定比自己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不会做一些损害自身利益的无趣举动。

想到这里,艾玛脸上又挂起笑容,她将标牌收起来,带着李安心去陈列柜,小心的通过虹膜指纹和一长串密码解开了玻璃柜的锁,取出这只手套递给李安心。

她眼神玩味,看着李安心珍重的收起手套,不由得笑着说:“行啦,这样你也挑完了,我们回去吧,你也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中午12点准时出发。”

李安心点点头,两人离开库房,走进电梯,待电梯门完全关上后,艾玛突然开口:“你知道这双手套的前主人怎么死的吗?”

她不等李安心发问,继续说道:“它的前主人死于全身精气干枯,我们找到他的尸体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是被风干了数百年的木乃伊一样,全身干枯如同老柴,以至于我们搬动他的尸体的时候,只是轻微触碰,他就断成了数截,断面干枯无比,所有肌肉组织都曾黑褐色。”

她转过头看着李安心,表情严肃:“每件武具都有利有弊,这只手套会在长时间没有吸收精气养分的时候主动吸取主人的生命力,你如果没有做好准备的话千万别直接戴上。”

李安心点点头,虽然他并不惧怕这双手套的吸收生命,但对艾玛的好意提醒他却十分感激。

“好的,我会注意的,谢谢……不过为什么这双手套的备注里没有写这些呢?”李安心虽然不介意,但对于没有标注出弊端还是略微有些无法释怀。

艾玛翻了个白眼说:“写不下了,只能靠我口述。”

李安心呼吸微微一滞,感情刚刚不是提醒自己而是在做介绍啊!

艾玛心里却微微一叹,这只手套在送来的时候,博士就嘱咐过了,如果不是使用者一定要这只手套的话,就别告诉他弊端。

对此艾玛还十分不解,但博士的做法都有他的用意。

艾玛送着李安心离开了电梯,李安心又回到了西区分部大厅,这里现在依旧灯火通明,李安心耳边不断传来呼喝。

“第十二区的兽依旧被二科D组束缚,让攻击强的能力者快去击杀!”

“第二十五区的兽被压制了,拆解队去把它拆了,这只兽的皮是上好材料!”

……

李安心耳边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数百名能力者的全部行动,捕杀四方仪投入的兽。

这种场景十分难得,在鹿园他根本就没见过,那里最多是一两只兽出没,最多一次也不过是三只兽一起行动而已。

看西区分部这边游刃有余的模样,明显是经常对兽发起攻击,这种程度的协同作战不是被动防守可以达到了,必须见过长年累月的作战积累才可以如此轻松的捕杀兽类。

李安心放空了一下自己,走出西区分部,白锋正靠着自己的那辆老爷车抽烟,他不是能力者,也没办法干涉这方面的事情,载李安心回家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后的事了。

“呦,大英雄,您来啦!”白锋调侃到,李安心那套真空吸盘攀爬设备还是白锋提供的,他打电话给白锋后者立马送来这套东西。也多亏了白锋的神速,不然李安心很可能错过红淑姬,让她坠落了。

“哈哈,什么大英雄,我只不过做了件分内中的事。”李安心摇头笑说:“换了是你,你也会去做的,只不过是我有能力可以做到而已。”

白锋收敛了笑容,看着李安心,郑重的鞠躬,这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语气有点颤抖。

“感谢你,李安心,谢谢,是你让那些战士们得以安息,如果不是你,我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没办法还他们一个真相,更别说复仇了。”

李安心没有去扶他,而是让白锋静静说完,这名中年男子需要的是抒发自己,而不是让人去安慰。

果不其然,白锋对李安心鞠躬后吸了吸鼻子又直起身,夹着香烟的手掌搓了搓眼睛笑骂到:“你小子还真不客气,我还等着你拉我一把呢。”

李安心微微一笑,两人坐上车,在破烂老爷车的喘息嘶吼中消失在灯火通明的分部大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