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村花盛开 > 第七十三章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面慈心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十三章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面慈心善?

“哎呀......你甭管我作不作,反正这笔买卖你不吃亏。”顾柏低头看了眼手机,起身站了起来,“先不说了,四点之前我得走,再不走狗仔子就杀过来了。真被他们拍到了,这事可就变味了,我们要炒也得炒那种纯洁的CP。你说对吧?”

“你丫少给我放花屁,我说同意了吗?”我伸了个懒腰,语气里透着大大的不耐烦。

顾柏看着我,一脸嫌弃,然后向我发出了似曾相识的灵魂拷问:“听听,这是一个女明星该说的话吗?”

顾柏有些做作地看着我,调侃道:“张钇锶你变了,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多有礼貌,那家伙……跟我说话恨不得一口一个您!”

闻言,我一脸无奈:“这么多肤白貌美名气大的女明星,你为什么非得找我呢?我人缘又不好,热度又不高,身上的烂新闻一大堆.......”

“因为我觉得,我们是朋友。”顾柏说得很认真,语气里听不出敷衍。

“朋友”二字,像一块被烧红的烙铁,毫无防备地被顾柏甩到了我的心口,烫得发疼,“你为什么这么认为?不久前你不还怀疑我故意拉着郜雪彤借你上位吗?”

顾柏自然听出了我言语里的嘲讽,一时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么怀疑了一下,你......你就当我被迫害妄想症吧。”他微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你也要理解我,接近我的女明星差不多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是被她们搞怕了。你还记不记得前年,网上疯传我和一个小野模怎样怎样......”

“那件事我记得,不是有照片吗?”我好奇地打断他。

“那次我要去夏威夷工作,结果在机场遇到了那女的,不知怎么的,就突然中暑晕倒了。你说说,就在你跟前,你能不管吗?我就让工作人员扶了把,结果第二天就‘有图有真相’,说我和小野模同游夏威夷。你说说,现在的女的都怎么回事?为了红连脸面都不要了吗?”

顾柏的语气很平静,脸上的无奈一眼望穿。顾柏对女人的一贯戒备,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个重度恐女症患者。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在深更半夜跑到我家急赤白脸地向我抱怨。对比之下,顾柏的信任让我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

然而,我特煞风景地来了句:“你就不怕我也搞你?”

“你不会。”顾柏笃定异常。

闻言,我大恼:“顾柏你别恶心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面慈心善了?”

顾柏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不是,张钇锶你今儿吃枪药了?一句话三个刺儿,姓江那小子又惹你了?”

顾柏其实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只是他的细腻用错了地方。也不知道顾柏在心里给我加了多少戏,再次看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一分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

我抬手指了指大门,“出门左拐,随手关门,谢谢!”

“我可给你提个醒,男生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折腾的时候最好悠着点儿。”顾柏不为所动,继续揶揄道。

“那你呢,你对林星的耐心什么时候用完?”我忍不住反唇相讥。

然后,顾情圣很认真地说道:“那你就是在用一个好男人的标准来要求江侃了。”

不愧是顾柏,夸起自己来毫不嘴软。我看着顾柏,继续说道:“你一面说让我消停点儿,一面又拉着我跟你炒CP,你不觉得你很矛盾吗?”

“这......这你就不了解男人了,江侃那人吧,我和他约过几次游戏,线上线下都太自信了点。你瞧他追你那姿态,多高。这号人啊,你就得挫挫他的锐气,让他有点危机感。”顾柏自顾自分析起来,自以为很有道理。

我迟疑了一下,犹豫道:“你给我说实话,你这么埋汰江侃是不是因为和他打游戏打输了?”

“怎么可能因为这个,你当我三岁小孩啊!”顾柏又气又恼(我怀疑是恼羞成怒),低头看了眼手表,忿忿然离席,“得,我算是白说了。时间不早了,8点钟我还要飞上海,得回去补个觉。这事先这么定了,改天再聊。”

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一说完顾柏就溜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走到玄关处给我关了个灯,讨好地道了声“晚安。”

我看着将明将暗的窗外,心里暗骂了句:晚安你个大头鬼!

送走了儿子,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了。我拿起手机,刚想刷会儿微博,江侃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我扫了一眼屏幕,怏怏地按了挂断。不多时,江侃又把阵地转移到了微信上,垃圾信息一条接一条:

“我们谈谈吧。”

“我真的受够了。”

“谈谈狗的事情也行。”

......

我看着那些消息,心里一阵烦躁,三下五除二把江侃的微信拉黑了,动作如行云流水,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我寻思着,这回该消停点了吧。

哪成想,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江侃用实际行动否决了。之前去盛江娱乐参加面试之前我加了一个“Kevin”的HR,当下这个Kevin正接着江侃的话茬继续给我发消息。我反应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这个Kevin也是江侃。

第二天一早,我去丽姐家探望丽姐和宝宝。丽姐对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桩桩件件深感无奈,宽慰我说,“正好趁这个时间调整调整状态,过段时间我就回来上班,咱们重整旗鼓,从头再来。”

交谈中,丽姐提到了江侃,她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儿,本来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今儿我还是想替小侃说一句话,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孩子有时候性子有点倔,说话也不耐听,但绝对没什么坏心眼。你们应该好好谈谈的,有些事情早晚要解决。”

“丽姐,江侃做事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永远自以为是,永远高高在上,他太可怕了,他不是喜欢我,他只是想操控我......”

丽姐一边给宝宝喂奶,一边耐心地听着我对江侃的控诉,时而蹙眉,时而点头。丽姐看着我,忽而淡淡笑了笑,“江侃身上确实有点公子病,做事有点以自我为中心,但在你面前,他已经收敛很多了。你们现在还小,人都是会成长的,你要给他一点时间。”

“他以前......喜欢过别人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显得自己很矫情,好像很在意江侃的情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