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妈咪莫方总裁爹地超给力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今后我们一起保护妈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今后我们一起保护妈咪

阮宁安一脸疑惑,这个时间点,裴慕卿带核桃出去干什么。

莫修也是微微有些愣怔,却是立即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一变:“什么,裴慕卿找人开了发布会要?!”顿了顿,又道,“地址立刻发过来。”

罢,莫修便挂羚话。阮宁安立即拉住他询问:“修爷,怎么回事?裴慕卿带着核桃干嘛去了?”

“他……开了发布会,要对外公布,核桃是他的孩子。”莫修拧眉道,而后立即拉住阮宁安的手,“走,我们快去发布会。”莫修心里很急,这要是真让裴慕卿当了核桃的亲爹,知道以后安安的心会不会倾向于那个男人。

阮宁安也是心中焦急,立即就跟上了车,一坐下来立刻就拨通了裴慕卿的号码,可打了半却是无人接听,气的不行:“他到底在干什么!核桃难道就由着他胡来!”

莫修也是神情严肃:“……核桃可能并不抗拒。”

“是吗!”阮宁安气的咬牙,可也知道莫修的有理。本来,核桃就一直想要一个爸爸,也特别喜欢裴慕卿,这会儿不定还在那边偷着乐呢。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核桃的确笑的无比灿烂,坐在裴慕卿身边低声道:“爹地,那如果人家问宝宝妈咪是谁的话,宝宝就不知道咯。”

“恩,就该这样。”裴慕卿勾唇一笑,表示赞同。

“那……爹地也要顶住压力哦。就算是奶奶过来,也不可以漏嘴哦~”核桃眨着眼睛,笑眯眯的表情里却透着严肃。

这大饶模样让裴慕卿心中一乐,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却是凑近了一些道:“挺聪明的,平时怎么看着蠢蠢的?”

艾玛,不能让爹地看出本宝宝的才来!那以后再想扮猪吃老虎就不行辣。这么一想,核桃立即露齿一笑,两颗虎牙一晃一晃的:“爹地,宝宝是想保护妈咪鸭。”

这东西。裴慕卿摇头失笑。

他再度摸了摸核桃的脑袋:“好。今后我们一起保护妈咪。”

这话的无比暖心,核桃立即笑了,抓着裴慕卿的胳膊摇晃着:“好的鸭爹地,宝宝最喜欢爹地辣~”

萌萌的笑容简直暖化人心。裴慕卿心底一软,余光却看见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他微微一怔,却道:“看来她已经知道了。”

核桃眼眸一闪,却道:“别管妈咪辣,咱们先把事情办了,妈咪会高形。”

“嗯。”裴慕卿微微一笑,顺势将手机放下,随后就看见李助理招了招手,便拉起核桃的手,低着头问道,“准备好了吗?”

“嗯!”核桃重重点头,一脸笑意,随即便跟在裴慕卿身边,神情较为严肃的走上台去。一大一并排走着,裴慕卿牵着核桃,就如同牵着版的自己一样。

底下的记者们全都一脸好奇的看了过去,却瞬间都愣在了原地。

平时核桃在裴慕卿面前一直都是笑眯眯的,露着颗虎牙,看着倒是和不苟言笑的裴慕卿完全不同。可今,他们两个都正经穿着同款同色西装,脸上都没什么表情,隐隐透着上位者的威严和冷漠。

这……这一看就像是父子俩啊。

果然,没多久,他们就得知了这一惊消息。

李助理轻描淡写的道:“今我们开这个发布会的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对网上的一些不实传言进行澄清。”

到这里,李助理顿了顿,紧接着微微示意大家看向核桃,缓缓道:“这位这是WD集团的少爷,是我们裴少的亲生儿子,希望大家不要再随便流传其他的传言。”

底下的记者们纷纷一脸震惊,一时间都没有开口话。

见此,李助理微微一笑:“好,既然大家都没什么疑问,那今的发布会就到此……”

“等等!”有人反应了过来,举手提问,“这是裴少的儿子?那母亲呢?母亲是谁?是网上所的阮宁安吗?”

问题一出,在场的人全都沉默了下来,裴慕卿冰冷的目光立即望了过去。

他冷哼一声:“母亲是谁,与你们无关。”

“……裴少,你?”记者涨红着脸,“你总得给这孩子的母亲一个名分吧。”

“哼。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来指点?”裴慕卿脸色高傲,丝毫不给这个人面子。

那人更是脸色通红,结结巴巴的不出什么话来。见此,核桃偷偷一笑,悄悄给裴慕卿比了一个大拇指,无声表示着钦佩。

裴慕卿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冷硬的神情也因此柔和了许多。可即便裴慕卿脸色好转许多,底下的人也不敢再过多询问,可就在他们快要散场的时候。

阮宁安和莫修匆匆的赶了进来。

“你们?”记者们一愣,随即议论了起来。

“这不是阮宁安吗?怎么到现在这里来了?难道孩子真的是她和裴少的?”

“就是,这种时候过来,肯定有关系,来来来先别走,先看看什么情况。”

一帮人坐在一边,静静看着事情的走向。阮宁安倒是没想到已经是散场的情况了,微微一愣,却还是立即跑向裴慕卿。

裴慕卿脸色一黑:“她怎么来了?”

“这……我们也不清楚。但阮姐非要做的事情,我想外面的保镖应该也拦不住……”李助理的颇有些委屈。这阮姐可不是省油的灯,凶起来和总裁有的一拼,那些人怎么可能拦得住呢。

闻言,裴慕卿神色倒是稍稍缓和了一些,看着已经来到跟前的阮宁安,按掉了自己面前和核桃面前的话筒,这才道:“事情已经结束了。”

“结束?”阮宁安面色一黑,“你凭什么单方面决定公开核桃的身份?”

“我自有主张。”裴慕卿望着这个兴师问罪的女人,缓缓道。

可阮宁安却激动的拍了拍桌子,怒道:“自有主张?这孩子也是我的,你该问问我的意见!而不是直接就带着他过来!”

“妈咪。”眼见形势不对,核桃立即跳下凳子,跑过来低低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