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妈咪莫方总裁爹地超给力 > 第二百三十章 这么逞强有意义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三十章 这么逞强有意义吗?

裴慕卿微微沉眸,眸中神情微晃,可还没完,莫修就扑了过来,一把拽住阮宁安,急急道:“安安,这里还是有点危险,你先在外面等着吧。”

“我没事。”阮宁安摇摇头,笑道,“多亏裴少出腿相救呢。”

莫修闻言也看了过去,点头致谢:“多谢。”

“不需要。”裴慕卿脸色一黑,莫修这幅样子分明就是在表明,他和阮宁安是一体的,而他裴慕卿只是个外人。

就在这时,薛清雅也看不下去跑了过来,一弯腰就看向了裴慕卿的脚,问道:“卿哥哥,你的脚怎么样了?疼不疼?赶紧脱了鞋子看看有没有肿起来吧?”

薛清雅着就要弯腰,却被裴慕卿一把扶住,道:“不用。没事。”

裴慕卿脸色不太好看,李助理也赶了过来,劝着薛清雅:“薛姐放心,裴少不会有事,您还是先去医院看看自己的伤吧。”

李助理的话让薛清雅一愣,她后知后觉的摆出几分疼痛的样子来捂住胳膊,随后道:“没事,我没事的,只要卿哥哥没事我就放心了。”

她的倒是真心实意,看的阮宁安目光一闪,跟裴慕卿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去救人了。

莫修很快跟了过去,裴慕卿却静静站在原地没动,薛清雅看的心中一喜,哼,卿哥哥这会儿应该就知道那个贱饶无情了吧。

她的眼里满是得意,忍不住又伸手勾了勾裴慕卿,道:“卿哥哥,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吧。我胳膊也越来越疼了……宁安这里有经纪人陪着,应该没事的。”

裴慕卿微微侧身,避开薛清雅的手,却是冷着脸道:“李助理,找个人带清雅去医院。”

“是。”李助理答应一声,可薛清雅不肯走,他只好道,“薛姐如果坚持不去医院的话,我这就找私人医生过来,亲自给薛姐您看一看。”

薛清雅一愣,狠狠瞪了一眼李助理才不情不愿的道:“走!”她胳膊没受伤,当然不敢让卿哥哥的私人医生看。

于是,薛清雅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李助理离开,直到薛清雅上车,裴慕卿都没有看她一眼,她的心瞬间就凉了下来。

而裴慕卿只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原地,微微抬起刚刚踢飞石块的右脚,微不可查的深吸一口气,神情隐约有些不自然。

阮宁安心中挂念裴慕卿的脚,时不时低头看一眼,夜色中见他右脚微抬,不由好笑的摇摇头:“这么逞强有意义吗?”罢,她便找医生要了瓶活血化瘀的药膏,朝着裴慕卿走了过去。

而本来微微侧身的裴慕卿立即站直了身体,面色严肃:“都救好了?”

“嗯。”阮宁安微微颔首,递过去一瓶活血化瘀的药膏,道:“喏,刚刚给你拿来的,抹点药吧。”

裴慕卿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可笑容还没扩散开来就听见阮宁安对李助理道:“李助理,这个药膏是一早中晚三次,以后还麻烦您了。”

“没事没事,为裴少效劳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李助理立即笑着答应,随即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凉意传来,顿时吓得闭住了嘴,犹豫着道,“不过我最近可能有点忙,能不能麻烦阮姐……”

“不校”莫修插嘴拒绝,语调温润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李助理应该也很清楚,我们也很忙。无论是重新修复这栋别墅,还是辟谣发展事业,都很忙的,恐怕没时间去管裴少的事情。”

莫修的有理有据,李助理无言以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自家裴少黑聊脸色,咽了口口水,艰难道:“听起来的确很忙……”

“嗯。”莫修点头,随即看向阮宁安,“安安,走吧,今晚我们先去我朋友家借助一晚,明再去找过渡期间的正式住所。”

阮宁安点头,可还没转身就听见裴慕卿的声音。

“等等。”阮宁安看了过去,却见裴慕卿直接将手机递了过来,缓声道,“东西有话要跟你。”

核桃?阮宁安一怔,立即接过电话,谁知才一放到耳朵旁边就被里面的大吼声震得忍不住拿远了医院,而里面核桃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妈咪!宝宝听咱们家房子炸了?!是真的吗?你和修哥没事吧?!”

核桃大呼叫的,好在此时这里只有阮宁安他们几个人,倒是没什么被偷听的风险。阮宁安哭笑不得,在核桃吼完之后才道:“嗯,塌了一半,不过修修也很快的,修爷没事,你放心。我更是一点事情都没樱”

“呼。那就好鸭。”核桃呼出一口气,而后问道,“那妈咪你这段时间住在哪里鸭?”

“还没定,今晚先住修爷朋友家里。”

“不要嘛妈咪!你和修爷搬过来和宝宝一起住嘛。”核桃嗷的一声立即道,完美领悟了裴慕卿特地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意思。

“……不好吧?”阮宁安一愣,下意识就要拒绝。

可核桃却立即撒娇起来:“妈咪,没啥不好哒!反正今爹地去现场的事情明肯定都会报道出来,瞒也瞒不住哒,还不如直接住过来呢,宝宝好想能见到妈咪……和修哥啊!”顿了顿,核桃还是自觉加上了修哥,免得修哥一生气,死活不愿意带着妈咪过来住。

可阮宁安还是觉得不妥,她看了一眼莫修,又看向裴慕卿,这才缓声道:“算了,这太麻烦裴少了,对他的声誉不好,我和修爷还是……”

“我不在乎。”阮宁安的话还没完,裴慕卿便开了口,一脸平静。

“你……”阮宁安一时语塞,可还是试图拒绝,谁知核桃直接就哭了起来。

“嘤嘤嘤妈咪,你根本不知道宝宝听楼塌的身上有多担心你,要是妈咪这些不跟宝宝一起碎觉,宝宝根本睡不着的,嘤嘤嘤……”

核桃哭的十分有技巧,根本不妨碍话,“实在不行,宝宝就出来跟妈咪碎觉,反正宝宝不放心妈咪和修哥两个去独在外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