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 姐弟悲情乾坤镜,仙侠军镇随盗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姐弟悲情乾坤镜,仙侠军镇随盗匪

且说,小青三姐妹,后夜冰寒刺骨的夜风中,在这群马场内,惊跑了盗马贼。她们和人们又把大群马赶回大房内,马医准备解药,三位仙侠,一位在场地外守卫,她和另一位回到休息的歇息地。

她们操劳、忙碌了大半夜,她展转未睡,想着晋王主仆,今天要潜入将军府,要到见不得阳光的阴暗角落里,探知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和秘密,她们三姐妹随时准备着,晋王在紧急或危难之时,迎难而上,冲锋陷阵。这时,突然看到锦袋中包裹的阴阳乾坤镜,潸然泪下,她擦着泪水来到院中,一丝愁绪和念想侵袭着冰凉的身体中唯一痴热发颤的心,她全然不顾小院内,冰寒刺骨的夜风,泪眼遥望着,远在长安皇宫御书房内冰寒夜风中裹着棉衣的戬弟,这位大隋开皇盛世的缔造者,忙碌着初始的政务、军务、百姓民生,酬划统一江南之前的,边疆稳定,阅批奏章。她拿着阴阳乾坤镜,早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眼泪模糊了眼晴,不敢面对乾坤镜,呜咽着,“戬弟……你……你好吗?”她赶忙擦眼泪,你……还在……熬……夜吗?御书房中的杨戬,听到身上的阴阳乾坤镜有动静,赶忙拿出,手有些颤抖,心中慌乱,拆着裹着的布,也是泪如雨下,想着后夜了,青姐好长时间没通话,又有什么大事,又忙碌一夜不睡了,远远的对着镜,怕泪飞落上面,又要发生大灾难,他不停擦着,象掉线珍珠似的泪水,看着断断续续的字迹,也是呜咽着说不出话,强忍着说道,“青……姐你……好,姐……又哭……泣了。”自己怎么了?怎么和青姐一样了,哭哭泣泣的。他又说了,“姐,今……天咱……姐弟……俩怎……么了,应该……髙兴。”他慌忙擦着泪。那边冰寒夜风中的小青还在一手捂着嘴悲声哭泣,又擦着泪,远对着乾坤镜说话了“戬弟咱……不哭了,长时……间不见,应该……髙兴。戬远看着镜子,青姐还在哭泣着,估计快该上朝了,“青姐……咱不……哭了,想着……你那边……正是……冰寒……夜风,戬给……姐说件事,我下旨……让广儿的媳妇萧氏,去西北了,姐……又要……辛苦……照顾……孩子……们了。这几句话,戬哭泣着、呜咽着、说不好。小青哭泣着,不敢哭了,还的说正事,他该上朝了,赶忙说道:“戬弟……这段时间……护卫……晋王去……大漠……护卫……马群了,平安……出了大漠,……还不……平稳……马群……先不动,安稳了……再送往……中原,……我和晋王……都很好。”杨戬看着,断断续续,续续断断的字迹。悲声嚎放,真想看看青姐,在天宫王母面前有誓约,下界两人不能以仙灵之体见面,急要关头时小青以本原之体见面,违背誓约要受天界惩罚的。杨戬满眼含泪,忍不住说道:姐你……憔悴了吧,戬好……想姐呀!天……冷了,……照顾……好……别人,别……忘了……自己,千万……珍重……柔弱……的身体,……姐……好了,……戬才……安心。冰寒夜风中的小青,看到镜面上的字迹,心中好似(决)了堤坝的洪水,再也无法自治,悲声嚎放,不能再说了。她稳定一时情绪说话了:“戬弟,你怎么象个姑娘似的,姐很好,想着你朝中事很忙,又是天天熬夜,那样身体吃不消,你要多……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以后还有很多事要干,你好了……姐才放心,快该上朝了,咱们……再见吧!”说罢,又是悲泪哭泣。杨戬此时,擦着满脸泪水,心想,真是快该上朝了,稳定情绪说话了:“姐又象个小女孩哭泣了吧,咱都不哭了,应该髙兴,只有姐好了,戬才髙兴,天不早了,姐多珍重,再见!”杨戬赶忙收起阴阳乾坤镜,早己无法控治,又是一阵悲声嚎放。(阳写这段天界神将与仙侠的泪悲的故事,数次呜咽、悲泪哭泣,此时阳想着一首韩国歌曲《呜咽》送给本故事中的两位数次呜咽、悲泪、悲情的两位姐弟情的苦命鸳鸳,现实中象他们一样的人们。[呜咽,你从来不曾放声而笑,原来我们是那么尴尬的关系吗?虽然我们曾一同经历过风雨,却连对视也没有、连牵手也没有,整个世界都在注视着你,你却是一如既往的黑暗,我的心里只装着一个人,却只能又一去、目送你的背影,就这样渐渐抑郁成伤,呜咽着、想念你的那些日子,呜咽着、无法随心所欲的日子,呜咽着、我的泪水倾涌而下,想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我不会哭出声来,也曾有像那样笑着的瞬间,即是你留给我的只有伤痕,我也会笑着面对你的背影,我一直只能是那样的哭泣吧,呜咽着、想念你的那些日子,呜咽着、无法随心所欲的日子,呜咽着、我的泪水倾涌而下,想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呜咽着、在倾涌而下的我的泪水中,呜咽着、我却试着安慰自己说着没关系,现在你不会再来到我面前,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再见了。且说,晋王,捂着肚寻到大哥府第,大哥见晋王这时着急赶来,想着有大事,他们来到房中密室,晋王说道:大哥,刚才听到皮三和舅管家商量,朝庭要运来大大批军晌和粮晌,他们正在商议问军中之人,抢截之事,好象是土谷浑过来的人。你派人暗监视皮三,我的化装去群马场找朋友,大哥拿来衣服,晋王穿上,慌慌张张骑马而去,一路急驰狂奔赶往群马场,几十里路,时间不长就赶到了,小青是数千年的仙侠,方圆几十里,随时都在监护中,见晋王这时飞马赶来,她昨夜一夜没休息,不顾身体疲惫,面容憔悴,早己等在路口,赶忙迎过来,晋王见青姐在路边迎过来,赶忙下马说道:仙侠,我刚才在将军府,听皮三和舅管家说,黑道消息,朝庭秘密往西北运兵晌和粮晌,他们安排军兵打截这批晌银,我和侍卫抽不开身,请仙侠安排姐妹,,惊跑他们最好,估计今夜他们要去抢截。我是装病出来的,我的告辞了。晋王告别仙侠,这坐骑又是一路狂飙,赶到大哥府上,片刻不停,换罢衣服,赶往将军府,后院的厨房内。

且说,这皮三来到悦来客栈的赌房内,进门远远就看到这哥,这位西北汉子,十分有特点,和大隋朝的人们不一样,这家伙黑黑粗糙的特别大的头上一副圆盘胖脸,两边密密的黄胡子,头顶中间光光的,四周披散着长长的黄头发,个子一米九多,膀大腰圆的,估计体重有二百多斤,声如狮吼,道上外号黑狮,这皮三远远喊到:“黑狮大哥”。估计正输着,听到喊声,一脸的不髙兴,本想发脾气,看是皮三,也没吭声。皮三又喊到:“黑狮大哥,有好事,快过来。“这黑大汉不情愿的把牌一推,起身走过来,狮子吼道:“皮三哥,有什么好事,想着我。“这皮三神密兮兮的背着场内人体,拍拍自己身上的鼓鼓的破货,想发财不想,狮吼道:”谁都想发财,怎么个发法。“皮三说道:现在那边的弟兄,你身边有多少。黑狮吼道:“有武功能干的,有十五六个。”皮三说道:“带你十六人就可以,道上人多嘴杂,绝对保密,道上有笔大生意,干不干。”黑狮吼道:“道上什么生意,这么神密。”皮三说道:“道上朋友有批不多的货被抢了,要扳回面子,夜里从此处过,再把货抢回来。“黑狮听了笑着说道:“这事好干,弟兄们手到擒拿,不过的先交仃金。”皮三猴精,拍拍身上硬贷,手指动着。黑狮心中明白说道,手指比划一个。皮三点着头说道:“一个就一个”。身子贴着黑狮,拿出鼓鼓的袋子中,一个小金圆宝,把袋子塞进黑狮身上。皮三说道:“给弟兄们安排好,天黑前咱俩人在此处见面吧。”说罢,髙兴的点点头走了。且说,小青和一姐妹,下午,天黑前赶到将军府门口,在不远好观察着大门口动静,不一会,一膀大腰圆的家伙。黑狮过来了,在大门口踱着脚步,转悠着,忽然,皮三从将军府大院内走出,出门看着黑狮,贼眼瞅瞅四周没人,走过来了,他们低声私语一会,他们分手了。这黑狮在前面走着,小青俩姐妹在不远处跟着,这黑狮进了军镇大院,小青给妹妹说:妹妹你在附近盯着,我跟他进去,看看军镇大院里边情形,小青身子一晃不见了,这守门的卫兵根本看不到,小青就进去了,跟随在黑狮的身后,去看看这伙究竟有多少人,夜里什么时侯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