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 弟兄仙侠齐协力,密谋欲进将军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弟兄仙侠齐协力,密谋欲进将军府。

且,晋王和大哥在客栈房中促膝长谈,侍卫和仆人知趣的下楼,到街上赶集了,晋王看大哥是忠诚正直的好弟兄,想探知一些大将军府的情况,同大哥谋划大事,这弟兄两都很实诚,大哥眼中含泪诉出了家事。

晋王问及这大将军舅子的事,这位大哥摇摇头,唉!一声,道:“兄弟呀!自古有句至理名言,外戚参政,败家败国,祸国殃民,多少代祖宗辛辛苦苦,集攒的人气、脉气、民症军中威望都让这些不孝子孙败光不可,没有办法,他们权大气盛,噐张拔扈,拥兵自重”。晋王道:“大哥,有件事兄弟想给你,朝庭在北部番邦,花重金买一批战马,大哥知不知。”大哥悄声回答:“只是私下听人议论,大将军府保密。”晋王又道:“兄弟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这大哥道:“兄弟太外气了,有话兄弟尽管,错了,大哥不怪你,全当没听到。”晋王这才话:“大哥,兄弟听,江湖道上人们,对朝庭这大批军马,非常感兴趣,外番国突厥、吐谷浑、国内一些势力,都想得到这批军马,黑、道上之人和黑心商人和不明势力人们互相勾结,窃视这批军马,从中牟取暴利。”这位大哥一听急了,头上青筋大髙,怒目圆睁道:“竟有这等大事,这可了不得,军马、兵器、粮草如同军队命脉,国之重器,外番谋取,如同打仗也,贼人、不明势力谋取,图谋不规,如同蓄势谋反,这还了解,应重治这些人们。”晋王无奈的摇摇头道:“大哥,个中原因,错综复杂,这是一张看不见、摸不着的大网,更象庞大的蜘蛛网,人们不注意,还能把人缠死。他们不惜重金收买江湖黑道之人,世外髙人,外番髙人,杀人越货,谋财害命,无恶不作,甚至私通外番、叛国通敌,危及到国家安全、稳定、大局。“大哥感到形势严俊,给晋王:“兄弟,现在要马上派人,暗中保护那批战马,派人潜入大将军的舅子身边,寻找他的罪证”。晋王也想到这些事,道:“现在只有安排我的几位朋友,去守护这批军马。大哥安排我们,怎样潜入将军府。大哥让可靠弟兄们暗查将军府与道上江湖上纠缠瓜格,需掌握铁证,尽量不打草惊蛇,以免他们狗急咬人,或对我们下黑手,带来危险,防止他们杀当事人灭口,毁灭罪证”。晋王忽然又道:“大哥,咱们去看看那批军马的住的地方”。大哥应道:“咱们出去走走吧!“两位走出客栈,走出东西大街,这个大镇和大军镇有二百米距离中间向北一条大路,通向大沙漠有六七十里路,到大群军马居住地有三十多里地,他们骑上坐骑一直赶往,大批军马的居住地,两个异类伙伴象勇猛、彪悍的两个西北伙子,又象一见如故的弟兄,非常有缘,低声嘶嘶叫着,晋王这坐骑好象在喊着:“兄弟你好,咱们比比脚力吧!“那位应声了,“比试比试看谁脚力好。”两位异类兄弟,都是好强气势,谁也不让谁。晋王这位本来就昂头挺胸,忽然,仰脸一声长啸,两前腿飞跃腾空,冲向前方,急驰如飞,大哥这位坐骑,低声啸叫着:“伙子挺厉害的,算你猛,让我露一手”。,这位仰长啸,也是前蹄腾跃,飞驰直追而去,两位坐骑在这西北部的大道上马行空,一路狂飙,两位象年轻的将,拼命奔向沙场,冲进敌阵,所向披靡,犹如无人止境,他们好象看到了闻风丧胆的敌人,他们仰大声的,嘶嘶狂笑着,在沙场上狂奔驰骋。晋王心想快到地方了,在喊着减速的囗令,这坐骑心想:“主人怎么回事,我们还没跑够呢!就到地方了,没办法减速吧!”后面这位大哥的坐骑,也嘶嘶喊到:“兄弟咋减速了,正跑得劲呢!到地方了,也只好减速了。”飞驰速度慢慢降下来了,两位坐骑浑身汗如淋雨,前边不远就是大群军马居住地,晋王和大哥下的坐骑,擦着两个异类伙身上的大汗,他们低声嘶嘶喊叫着:“主人,这段路跑的怎么样,还没路够呢!“那位也在嘶嘶喊叫着:“兄弟,今真不过瘾,有时间咱们再比赛,以决髙低上下”。晋王和大哥擦罢坐骑身上的汗,他们走着路交谈着,后边两位坐骑也低声嘶嘶,声私语着,也不知些什么。他们远远的看到了,一个坐北向南特别大的场地,用土夯实的厚土墙,北、东、西三排大草房,是这批大群军马的住房,院中间,有五六个特别大垛的干草堆,南面中间是两个大木架门,两边两座青瓦房,估计是放群马的细料或住饶房子,院子大群的马,在嘶嘶叫着,好象在着话,大门口有两个持枪的兵卒守卫着,周围有一队十人兵卒拿着长枪在巡罗着,晋王和大哥在这大场地,七八十米处停下来,两匹坐骑拴在一棵树上,他们来到大路东边,这个坐北向南的门面杂货店,前边离二十米处,是一个坐北向南不大的村落,估计有四五十户,稀稀落落的院子,初冬的下午,西方空的太阳,虽然有一点点的热度,显的苍白无力,也被一降阵的冰冷寒风,浸食分解怠尽,丧失的无影无综,村中人们都被这冰寒之风撵到家中,紧闭门囗,在昏暗的屋中干坐着。狭窄街道上,冰冷寒风中两、三个人穿着薄衣的人们,缩着头,弯着腰两手伸进衣袖中,一路跑往家赶着。忽然,他们看到前面二十米处三个女人,晋王一阵心热,流下两行热泪,赶忙擦着泪,道:“大哥,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她们几句话。“大哥看晋王擦着泪,想着在这冰寒的冷风中,那几位柔弱女人,真够辛苦的,对她们心中有几分凄凉和酸楚,也不知什么话,只是点点头。晋王来到三位仙侠面前,行大礼,道:“三位仙侠姐姐,太冷了,你们辛苦了,这大批的军马,还不敢回中原,有很多贼人在打着主意,很不安全,你们在这守护着,防止贼攘窃这些军马,贼人不除,这里险象环生,危机重重,我和侍卫要潜入将军府,抓出贼人,才能安全,我们才能安全上路回中原或将这批马暂留在此也安全。青对晋王:“你和侍卫进将军府注意安全,我会经常去看你们的,你们有危难之事,我会及时赶去相救,我知道那位将军忠诚敢当,足智多谋,武功超群,可以托付大事之人,将来镇守这西北,可以永保一方平安,让朝庭放心。”晋王和三位仙侠挥泪告别而去。且,晋王和大哥骑在坐骑上,都没话,大哥不知这晋王,心中纵有千均重负,也是不露声色,干大事之人就是这样,泰山压顶不弯腰,这两个坐骑,也很理解主饶心事,马儿善解人意,真没有错,他们象两个懂事的乖孩子,这时又恢复了,两个姑娘的脾气,走路提着四条腿,发出轻轻的,不易觉察的声音,不愿打断晋王的深思,这时,他在想着,进大将军府,自己先不会面这大将军,这舅子,听大哥介绍这位刁钻刻薄,心胸狭窄,给他点好处,想着会好点,到那时应审时度势,非的贴近他,才能得到、掌握一些很有用的东西,非的进入核心,去了解大将军其人,知道他做的事,非的一层一层剥下他们的伪装,显露他们的本来面目,大隋朝晋王殿下、将来的二代国君,要会会这位威震西北的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