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 晋王客栈遇大哥,兄弟赤诚诉家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晋王客栈遇大哥,兄弟赤诚诉家事。

且说,晋王和侍卫在房间休息一会,刚到午时,还不到吃饭的时间,走下楼来,天空的太阳,艳丽异彩,他们站在客栈的大门口,西北的初冬比中原寒冷,夜里呼啸着的,疯狂,凶猛、彪悍的,西北风到早上还一步三回头,迟迟不想离去,上午的冰寒之风,有些温和,依然侵袭着不穿棉衣的人们,都紧缩着颤抖的身体,在大街上快步行走着。

这个大镇是西北最大的镇子,西北边一里路的,大军镇是大隋朝最大的军镇,东西南北做生意的人们,特别是出入大漠人们,自发组织商队,大批贷物都在这个大集镇上集中和分散,这家悦来客栈是存放和集散最大的场地和仓库,一街两行好多生意和悦来客栈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这家主人养着很多中原的很多保镖,武林髙手,黑、白道上鱼龙混杂的人们,还有外番的武术髙手,这客栈门口,依然是车水马龙,这家主人是钱庄、粮庄、客栈、饭店、仓贮,多种经营,他的背后暗中有个更大的操纵者,背景非常复杂。

快到吃饭的点了,这客栈门口,旁边和路对面停满了豪华的轿子、华车、马匹,穿着各色貂皮的官老爷、绅士老爷、带着太太、小姐们带着Y环,富商、军官装束的人们,都陆陆续续来到客栈内大饭店,江湖道上的各种人们,客栈楼上也出来些,做生意的富商们,有中原人,有外番之人,来到饭店,突然,从客栈大门进来两位男的,一主一仆,这主人二十出头,武将装束,一米八多,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虎威阵阵,这晋王眼前一亮,心想,好一位正义凛然的英雄好汉。大隋朝有此英雄,这西北可安定也。此饭店有东、西两个饭厅,一般平常之人去西边饭厅,少花钱吃一般的饭菜,东边的饭厅有身份和有钱的人们,在此厅吃筵席。晋王和侍卫来到这东饭厅之内,里边没有空桌,他们看到西北角桌上坐两人,他两人走过去,所坐之人正是他们在刚才外面见的武将装束的年轻人,侍卫上前笑着问道:“朋友,你们几位用餐”。这两位知道两位问话意思,点点头说句话:“你们坐吧。“四位坐在同一桌上,这武将的仆人,长的是标致精干之人,想着功夫也了不的。这位仆人看着坐着的,美姿仪的晋王和十分标致的侍卫,两位不是平常之人,四位彼此都有好感,仆人看都没说话,找些话题说话,先开口说话:“两位大哥做大生意的吧!”侍卫正要说话,晋王手暗拍拍他,晋王说话了:“我们弟兄在家学些看家护院的棍棒小功夫,想着这西北尽是英雄豪杰,特拜访髙人学些真传功夫”。对方两位也是绝顶聪明之人,看这两位在说些客套话,想着人家两位只要出门在外,不是一般功夫之人。两位的菜上来了,也许是英雄相惜,这位相貌堂堂的主人笑着对上菜的跑堂说:“再上些好酒好菜,我们四人好好叙叙。”一会跑堂的又端来好酒好菜,四位坐在一起,晋王和这位武将大哥,酒逢和已千杯少,他们好象是上辈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说不完的心中话。晋王瞪着眼瞅着这位大哥,看着他说话的眼神、说话的口形,好象那么熟悉的脸形,在什么地方见过,他苦思冥想,想的脑仁疼,也想不起来。这大哥说着话,开始不在意,后来他发现,给他说话不应声,总盯着他,好长时间了,这大哥心想,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他总盯着,不好意思说,他时不时摸摸脸,他还盯着他,他摸摸鼻子,他还盯着,这哥笑了,兄弟你总盯着我看,我不好意思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这时晋王回过神来说道:“大哥,你脸上什么也没有,刚才在外面,我第一眼看到你,觉的面熟,你象一个人,怎么也想不起来象谁了,印象非常深,我脑仁想炸了,也想不起来,也许是上辈子的事,以后再想吧!”这位大哥也认真的说:我刚进客栈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出,你也象我以前认识的人,印象非常深,象个女的,你的眼睛、鼻子、嘴吧!就是一个人似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以后咱们天天见面,天天想,一直到想到那个人为至。两人都笑了。

在天界的王母看到这两位话语这么投机,笑着说:“这两个孩子,刚到一起,就这么髙兴、投缘,叫谁都羡慕”。且说,晋王和武将大哥,都是一前一后从天宫下界的,女侍神和侍卫之将,他们天天在天宫当值,天天见面,他和她互相盯对方不知多少次,以至对方的眼、眉毛、捷毛,灵动的鼻子和嘴、牙齿、舌头都深深的铭刻脑海中,骨子里,以至血液中,甚至基因中,难怪审视的清清楚楚,以至他们两位下界到人界多少年后,一见如故,甚至一见倾情。天宫这帮侍女、天将都象是王母的孩子,王母看着这一帮男男女女的孩儿们,心灵机巧,聪明伶利,心中非常欢喜,现在总时不时想着,他们和她们以前的事。王母心中思潮万千,这次戬儿作为天界神将下界,统一大江南北,结束数百年混乱割据局面,建立大隋朝开皇盛世,以至后世的大业盛世,开创和影响延续后世数百年的繁华太平盛世,天界下界很多天将、侍神,仙界的仙子,妖、孽,魔、煞,真是鱼龙混杂。杨戬、小青、灵儿,魔界大麽头的处处破坏,他们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艰难险阻,惊涛骇浪,暗礁密布,魔风险滩,孩儿们还要受很多心灵的煎熬,有句古语,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象杨戬、小青姐弟数千年的与魔界的大魔头,明斗、暗斗,现在总是死战大魔头,几个大魔弟子愣是不敢战,小青三姐妹。以后,他们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大事要发生。天界也没有办法,能保护他们,一定会保护他们,真保不了,只有他们自己保护自己了。

且说,晋王和这大哥他们四人吃了饭,来到客栈楼上,晋王和侍卫的房间,侍卫看晋王想给大哥说什么话,心想,有些事还是他们俩说,别人不在现场最好,他借故说些由头,和仆人走出房间,他和这位兄弟说:“主人们有些事,咱们不知道最好,咱们出来去街上赶集吧!”这位兄弟也很髙兴,他们一块走出客栈、走向前面集市。

晋王看侍卫和仆人出去,想问大哥一些事,“大哥,兄弟想问你一件事,要有难言之隐,全当兄弟没说”。这大哥何等聪明之人,也猜中晋王心事十有八九。想这兄弟不是平常之人,说道“兄弟说话太外气,存吉日吉时,咱弟兄结拜(意式)并立誓约,兄弟有什么话,尽管说来,大哥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晋王说道“兄弟想着大哥一定在大将军府军职很髙,方便之时,给兄弟引见一下”。这大哥想着这兄弟在试探他底细,只有以诚相告,兄弟两人心中都痛快,大哥心中充满无奈,眼含泪花说道“兄弟呀!实不相瞒,大哥我和这大将军,原本是一家,我们父辈是亲弟兄,人家父亲为兄长,执掌将军府将军一切大决断,我父仁厚心善,不宜执掌军权,大将军杀伐决断,将令威严,人家年长为大将军,执掌一切,重要事物,我父亲后来和大将军总是意见不一样,说不到一起,不想发生矛盾,转让放弃一切实权,在家中修文、修心、养性。大将军心中十分高兴,总的顾及面子,显露仁慈之心,三推三让,答应父亲辞程,大将军也的做表面文章,任命我为一不掌权的偏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