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无限之万界掠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地狱之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四章 地狱之血

“我们走吧,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

看着方羽大发神威的样子,玄月已经知道最后的结果,淡淡地说道。

“是,路西法大人!”

……

黑暗天幕之中,看着消失不见得夜魔小队众人,方羽脸色苍白的收回了黑暗天幕。

【发现异常空间波动……系统扫描中……】

“系统?!”

【系统扫描中,请勿打扰!】

系统的声音响起。

方羽嘴角抽了抽,也没有继续呼唤系统,而是快速吸收空气中的黑暗元素,开始恢复自身消耗的元气。

一个时辰后,恢复完毕后,方羽的脸色也没有原先那么苍白了。

“那么,现在就先去失乐园吧,先将东西拿到手!”

身后十二只漆黑羽翼展开,辨认了一下方向,方羽振翅朝着失乐园的方向飞去。

……

撒哈拉大沙漠深处,一个不为人知秘密基地之中。

一间密室之中,K的身影正在不断的忙碌着,而在他面前的培养罐中,一具赤裸着的少年正在其中。

如果方羽在现场的话,就会发现培养罐中的少年的模样居然与自己有七八分的相似。

不知道忙碌了多久,K终于停歇了下来,贪婪而又火热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盯着培养罐中的少年。

“终于,完成了!”

“哈哈哈哈!”

“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九千年了,终于,都要结束了!”

一道黑雾从K的身上冒出,那是一个黑色的骷髅形状的黑色雾气。

伴随着骷髅黑雾的出现,整间密室瞬间变得阴暗下来,阴森的气息弥漫开来。

嗖!

骷髅黑雾猛地一下子窜入培养罐中,而也就在这时,培养罐中的少年紧闭的眼眸睁开。

砰!

一拳将培养罐打破,K,或者说是缪尔五世从中走了出来。

……

失乐园。

一栋豪华的西方装潢的别墅,客厅之中。

玄月坐在一个豪华沙发上,而在他对面的则是刚赶到失乐园的方羽。

“玄月,将我们约定好的东西给我吧,另外你的计划也可以提前开始了。”

方羽轻轻地抿了一口热茶,说道。

“可以。”

玄月淡淡地说道,大手一挥,一瓶血红色的瓶子出现在客厅之中的茶几上。

“这是你要的地狱之血。”

看着茶几上的地狱之血,方羽眉头微微一皱,道:“只有一瓶的话,怕是不够,至少需要两瓶!”

“两瓶?”

玄月淡淡的问道:“你要两瓶干什么?”

方羽也没有打算瞒着玄月,道:“一瓶是给我自己的,另外一瓶是给琉星的,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他的第七感是驭云之术,如果喝下地狱之血的话,完全可能进化为乙太……”

“可以。”

玄月也没有犹豫,挥手又是一瓶地狱之血摆放在了茶几上。

“这瓶地狱之血可不能让我拿给他,你不是带着三月还有四月回来了吗?就让他们带着那个科学家葵波娃娃还有地狱之血回去,我想你应该会安排好一切的……”

说着,方羽拿走了其中一瓶地狱之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方羽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打算,直接离开了失乐园。

看着方羽离去的身影,玄月端起茶几上的热茶,轻轻地抿了一口,沉默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伊峙总司,剩下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这些就交给你来安排了!”

“是,路西法大人!”

隐藏的客厅屏风后面的伊峙总司走了出来,直直地盯着茶几上的地狱之血,恭敬道。

“希望,别让我失望啊!”

玄月淡淡道,看着窗外渐渐映红了的晚霞,微微出神。

……

太平洋的某个无人海岛上。

离开失乐园后的方羽直接找了无人的海岛降落,看着手中的地狱之血,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仰头一口喝下。

地狱之血就像是普通的矿泉水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检测不明法则入侵宿主,系统启动紧急驱逐方案。】

刚一喝完地狱之血,方羽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脑海中就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系统,立刻给我停止。”

听到系统的声音后,方羽急忙开口阻止道,要是让系统将地狱之血的效果驱逐,那他岂不是白喝了。

【嘀嘀嘀,驱逐方案停止……】

就在方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突然,心脏狠狠地一阵跳动,然后又剧烈的停了下来。

剧烈的痛苦瞬间弥漫全身,让方羽的身子狠狠地抽搐了下。

砰!

脚下一个踉跄,方羽倒在了地上,地狱之血开始发挥了它的作用。

然而就在这时,黑暗的气息瞬间从方羽身上散发出来,顿时弥漫了整座海岛。

方羽的第七感是驭暗之术,而地狱之血本就是使用来自魔界的生物的遗骸制造的,都是同属于黑暗的序列。

这一刻,方羽的驭暗之术不由自主的开启,和地狱之血进行着斗争。

……

与此同时。

失乐园,二楼,一间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中,四月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刚一睁开眼,就发现了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下意识的,四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

自己的衣服竟然被人换过了。

四月现在穿着的衣服已经不是在黑月岛上的那一套了,她的那套衣服早就在战斗中损坏了。

咔嚓!

就在这时,鸠得身影突然冒了出来,看着脸色阴沉的四月,冷汗从额头冒出。

“那个,我是不是出现的有些不是时候……”

鸠话才刚刚落下,一道黑影瞬间就朝他袭击了过来。

很快,一道道凄惨的男声在房间中响起。

“混蛋!我让你偷看,我让你换我衣服!”

四月愤怒的大吼,鞭子狠狠地抽在鸠的身上。

“大小姐,衣服真的不是我给你换的啊!”

鸠欲哭无泪,衣服真的不是他换的,现在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且他又不是战斗型的堕天使,只是一个奶妈型的堕天使,面对四月的“暴邢”根本就无从反抗。

砰砰砰!

就在四月施展暴邢的时候,房门敲响,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四月小姐,路西法大人要见你!”

芝麻愣愣的看着正在施展暴邢的四月,又看了看一眼被施展的对象后,这才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