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无限之万界掠夺 > 第十四章 他是我罩着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十四章 他是我罩着的

“董香酱……”

小坂依子眼中泛起泪花,心中感动至极。

“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居然会是这样。”

方羽低声呢喃,不过这也正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满足了自身恶趣味的方羽直接将小坂依子扔给了雾岛董香。

不顾雾岛董香要杀人的目光和小坂依子幽怨的眼神。方羽直接离开了。

回到自己住处的方羽和衣而睡,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或许该去看看金木研那个倒霉的主角怎么样了。

第二天方羽醒来,打开电视机,观看起新闻。

【昨晚东京一工地上高空钢架因不知名原因落下,砸中了两名路过的学生,其中一人当场死亡,另外一人重伤,现已送往医院抢救……】

“剧情终于开始了。”方羽起身,准备去医院看一下这个主角,顺便见一见嘉纳明博。

嘉纳综合医院。

方羽提着一袋水果,向医院的护士打听了一下昨天入住的一个叫金木研的病人后,提着水果就朝金木研的病房走去。

此时,一位护士刚刚端着饭食从病房里走出来。

等护士走后,方羽这才提着水果走了进去。

一进去,方羽便看见金木研用被子将自己全身盖住,而在他的旁边坐着的一位中年医生似乎是在耐心劝导他。

方羽直接敲了敲门,提醒两人自己的到来。

嘉纳明博见到方羽提着水果,以为是金木研的朋友,是来看望他的,随即起身。

“金木君,既然你的朋友来看望你了,那我就不便多有打扰,你好好休息吧!”

嘉纳明博略表歉意的说道,向方羽点头致意,随即离开了病房。

“金木君,我来看望你,也不打一声招呼吗?”看着躺在床上的金木研,方羽忽然开口说道。

原本用被子捂着自己,不想出来的金木研听到有人来看望自己,而且这个声音还不是他的好友永近英良的。

“你是?”

金木研将被子拿开,露出头来,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方羽。

方羽走上前来,将带来的水果放在桌子上。

“我是谁并不重要的,只是听说了金木君被工地上高空落下的钢架砸中,特地过来看一下。”

金木研有点莫名其妙,眼前这人他又不认识,却突然跑过来,还带了一袋水果,金木研也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

“那真是多谢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阁下?”金木研客气的问道。

“我叫神羽乐,你叫我神羽就可以了。”方羽笑着说道。

“那好,神羽君。”

两人就这样交谈了几分钟后,最后方羽才一脸客气的起身,准备告辞。

“今天真是多有打扰,还请金木君不要见怪。”方羽客气的说道。

“没有没有,神羽君能够来看望我,还带着一袋水果,应该是我感谢神羽君才是。”金木研连忙客气的回道。

“那我就先走了,就不打扰金木君休息了。”

“对了,金木君……”走到门口的方羽突然回头,微微笑道:“几天后,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

“?”

金木研莫名,不明白方羽话语中的意思,就这样看着方羽离开了。

离开病房后,方羽并没有立即离开嘉纳综合医院,而是找到医院的护士问清楚嘉纳明博的办公室后,朝着嘉纳明博的办公室走去。

扣扣!

“请进!”

嘉纳明博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

“嘉纳医生,你好。”

方羽推门而入,看着坐在椅子上正在处理文件的嘉纳明博。

“你是……金木君的朋友?”

嘉纳明博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看着方羽,这才想起来两人之前见过面。

“请问你是有什么事?”

嘉纳明博疑惑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就是想找嘉纳医生借一样东西……”方羽笑了,笑容有些寒冷,一双猩红色的赫眼取代黑色的眼眸,一只紫色的鳞赫触手迅速从赫包中出现,朝着嘉纳明博射去。

【世界剧情破坏进度:26%,奖励源币200】

“不错,看来得加快剧情的进度了,这样一直等下去的话还是太慢了。”

方羽破开办公室的玻璃,一对鲜红的羽赫从背后升起,几个展翅间,方羽消失在了办公室。

……

东京,4区。

一条略显脏乱的小巷中,方羽来到一家隐蔽的面具店前,紧接着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不知道客人你需要哪种面具,当然也可以进行定制。”呗先生坐在椅子上,头也不回的说道,他正在制作一副新的面具。

“我想要定制一副面具,至于形象的话,就给我弄成恶魔的样子吧,我比较喜欢恶魔。”

“可以,三天后就能制作完成,到时候客人你可以来取。”

“好。”

……

夜,

黑暗再次降临,又到了方羽狩猎的时候。

一条偏僻的小巷中,方羽的甲赫幻化成一把锋利的紫色长剑,一剑将面前目露恐惧,已经吓得走不动路的喰种分成两半。

用系统直接掠夺了他的赫子,方羽微微皱眉。

现在这些低级喰种的赫子对他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看来只能猎杀更加高级的喰种了。

就在方羽进行狩猎的同时,另一边,金木研早已忍受不住喰种的饥饿,被一阵尸体的味道吸引,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巷中。

在这里他遇到了西尾锦。

“闯进别人家的地盘会是怎样的,你小子应该是知道的吧?”

西尾锦提起金木研的脖子,一把将他按在墙上,猩红的赫眼中闪烁着杀意。

“不…不是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碰巧路过这里。”

金木研拼命的挣扎,西尾锦的大手就仿佛一双钳子,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他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西尾锦仿佛是听到了笑话一般,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想象一下,当你的女朋友一丝不挂的躺着,旁边一个下半身脱光人,他跟你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碰巧路过。

这跟你现在对我说的不是一回事吗?”

西尾锦掐住金木研的脖子越发用力,嘴角上扬,显得很是兴奋。

“那种坏家伙,必须弄死他。

所以说,我现在要弄死你!”

“所以说,你现在要弄死谁呢?西尾君?”

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在上空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箭雨落下。

西尾锦想都不想,随手就将金木研扔出去,同时向后退去,躲避这箭雨。

“他可是我的小弟,怎么,西尾君?你现在还要弄死他吗?”

方羽神色冷漠,居高临下的看着西尾锦。

“你又是哪里跑来的一根葱?”

西尾锦毫不客气的说道,他现在的火气很大,居然有人敢从他手中救人。

“说话这么没礼貌,那你就去死吧!”

三根紫色的鳞赫触手从方羽背后伸出,朝着西尾锦打去,同时背后的羽赫也释放出一阵箭雨配合鳞赫的攻击。

“那就来看看,谁怕谁啊!”

西尾锦释放出了自己的尾赫,一个闪身,躲开了方羽的箭雨攻击,同时快步跑到墙边上,猛地登起,借助登起一瞬间释放出来的强大冲击力躲开了方羽的鳞赫触手,身体猛然越至半空中,身后的尾赫猛然一个拍打,朝着方羽狠狠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