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凤姬现世 > 第140章 敌人的敌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拖着疲惫又兴奋的身子回到许府,就见丫头小环凑了上来,“怎么样啊,小姐,见到麓林书院的男子了吗?”

“小环,你再这样,我可真就把你许配出去了。”

“小姐,小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许南烟从不为难吓人,不过是句玩笑而已,“我饿了,快将晚饭端到我房间去。”

“小姐,老爷说让你去前厅一起用膳。”

平时都是分开吃的,只有家里有大事才会需要同爹爹吃饭,许南烟心里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看着小环一脸没心没分的样子,问道:“爹爹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吧。”

小环摇头,又道:“听前厅的小厮说,今天老爷心情不好,可能想见见小姐吧。”

于是,怀着沉重的心情,许南烟径直走向前厅。

许家在朝堂上势力很大,曾经的门客,现在也都成为了城之栋梁,不过城主圣贤,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臣子。

于是许家被赐予了欢芜都内最大的宅院。

从许南烟的厢房走到前厅,就花费了她全部的精力,可她还是要保持镇定,毕竟,不打起精神,随时会被她那个阅人无数的爹爹看穿。

可今天,前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爹爹,娘亲,我来了。”

“烟儿来了。”母亲慈爱,温柔聪慧,将整个许家上下管理的井井有条。

许南烟生得了母亲的模样,却遗传了父亲豪爽的性格。

“今天爹爹让我上前厅吃饭,是有什么事吗?”

她当然知道,在过几天,爹爹和娘亲就要去往南方了,那个时候,整个许府上下,就是她一人的天下。

不过,现在还不到得意忘形都是时候。

“简直是气死人了。”许蒙将一双筷子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实在吓坏了许南烟,她一动不动的坐着。

“好了,老爷,你这样,该吓坏烟儿了。”

母亲劝着,许蒙就将目光转到女人的身上,“烟儿,过几天为父和你母亲就要远下南方了。”

“你一个人能行吗?”

“父亲请放心,虽然我未必又母亲这般能力,把许家上下打理的这样好,可是烟儿也会尽自己的全力。”

许南烟窃喜,感情今天吃饭,就是为了交代自己而已,还好还好。

“现在,可不单是治理许家内务啊。”

“老爷...”娘亲想阻止。

倒是许蒙,有意想让这个女儿尽可能的知道这些事情,分辨出其中的利弊,既已二八,是时候承担些事情了。

“烟儿,你知道为父今日在朝堂上听到些什么吗?”

“烟儿不知。”回答的乖巧,一点不是在外闹腾的模样。

许蒙点点头,她倒是从不关心朝政,是好事,也未必都是,“今日,齐家那大士,竟然向城主提议,应该减少征战。”

“大量的将人力,物力投入到医术的发展上去。”

“齐家?”许南烟不太了解。只是明白欢芜城中,有两大家族,齐许两家,许家历代为武将,打下的江山。

而齐家,钻研医术,将欢芜的经济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说白了,就是一文一武的对抗。

“这齐鸣,简直就是想让我们许家完蛋。”

“老爷,你也不能那么说,现在太平盛世,不出去大战了,城主也不会革了你的职,许家还是一样在朝中坐镇啊。”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涉及到齐家的时候,父亲总有些偏激,这更让许南烟从小就不大喜欢姓齐的那一家人。

听着父母争论,许南烟饿扁的肚子,也不敢轻易动筷子。

“烟儿,你要记住,此次我们去南方,待回来之时,这欢芜都可就要换一番天地了。”

许蒙脸上有些怅然。

他疼爱自己的嫡妻,所以从未纳妾,也因为这样,膝下单薄,除了许南烟,家中无一男丁可以继承他的事业。

可为了保住许家的曾经风光,他不得不利用自己的女儿。

“父亲,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守住许家。”

“你是一个女子,终要嫁人,为父也...”

顿了顿,他实在说不出那些让女儿幸福的鬼话,只能道:“你身为许家的嫡女,有你抹不开的责任。这一点,为父要你记住。”

“爹爹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许南烟没心没肺,根本听不懂。

“你也到了成婚的年级,等为父从南方回来,就为你寻一户人家,不仅能保许家太平,也能让你后半身荣享富贵。”

“爹爹,烟儿不要。”

许蒙面色氤氲,“什么不要,就算不是为了许家,难道你还不嫁人了?”

“既要嫁人,何不挑选些朝中大臣的子孙,这样,于你于许家,都是好的。”

再想反驳什么的时候,母亲阻拦了她。许南烟虽是大胆,可也不敢再造次,只能闷闷吃完一餐饭。

回到厢房,她的气也没得到抒发。

“小姐,你怎么了?老爷夫人马上就走了,你就可以去麓林书院了,怎么看你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开心什么?等他们回来,就是我被关进另一个牢笼的日子。”

“小姐,老爷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千金大小姐,就算是学得了医术,难道真的能去大街上开医馆吗?”

许南烟疑惑,“为何不行?”

“那不是让世人笑话许家吗?”

在这样一个迂腐的年代,她能为许家做的,好像真的除了嫁人,没有别的出路。可那么想,心里有愤愤不平,她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只能如此。

“小环,你都知道齐家的什么事吗?”

小环顿了顿,她掌握了很多八卦,对于老爷在朝堂上的死对头,当然更是了若指掌,“小姐想知道什么?”

“你就随便跟我说一些吧。我看看待父亲他们走以后,能不能出点力。”

或者说,是出口气。

“齐家...是书香门第,以医术见长,齐家当家的,便是老爷在朝堂上的劲敌,齐鸣。”

“除了齐鸣在是朝中重臣,他的那些家人,都是欢芜都大小医馆的掌事。”

许南烟觉得遇上了一个不好对付的人,”所以,齐家几乎垄断了欢芜的所有医馆?”话句话说,也就是垄断了经济。

小环点头,齐家简直无懈可击呐。

“不过...”小环现在居然还会卖关子了。

“不过什么?”

许南烟瞪着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睫毛飞扬。

“不过,这齐鸣齐大老爷,有一个头疼的人物。一直跟他作对来着。”

“哦,还有这样的人?”

她明白,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要是真的能结成盟友,让齐家遭到重创,那么父亲有可能同意自己开医馆的事情。

就算不开医馆,不再逼她嫁给不喜欢的人也是好的。

“恩,就是齐老爷的小儿子,齐墨无。”

齐墨无?这个名字,她怎么如此熟悉呢?不就是今天在麓林书院见过的那个纨绔子弟?

若是他,真的能助自己一臂之力?